第12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21

十岁以前,我们家和外公家是邻居,所以我算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后来外公他们搬走了,搬到舅舅身边,他曾经对别人评论我的姐姐和我:“那几个丫头是没比的,就是她那个儿子,主意那叫一个正。”

主意正,是非常有主见听不进别人话的意思,不知道怎么得了这个评价。

我妈也同意,说我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

尤其现在年纪大了,她更是不太管我。只是偶尔会催促赶快找个女朋友,说男人要是没女人照顾,寿数会短很多。态度还算温和,知道一向都是她尽管说,我不反驳,可是说完了,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阳奉阴违。

试探地同她说过几次,说我谁也看不上,连自己都没办法,更不可能和别人结婚,就一个人这么过一辈子了。

她很忧虑。

但是独身主义者总比同性恋更让人能接受一些,在我家乡的那个小城镇,闭塞落后,大概连两个男人可以相爱都没听过,或者是根本拒绝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

22

最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离开这个城市,是因为他才留在这里,现在他走了,我也就该走了。留下来,会时时刻刻的意识到他就在不远处,身边是他的妻子,或许不久以后还会有个孩子。

或许应该去北京,换个环境,而且离家近些。

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也许从此以后会刻意地屏蔽掉所有关于他的消息。

我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热切地盼望他能幸福,只是,想起这幸福没有我的份,还是会非常的难过。

23

以前发的《浮生六记》那个贴子又被人顶上来了,对比着看,也只有轻微的叹息一声。

那时多快活,天那么蓝,树那么绿,看什么都像在唱歌,嘴上说不敢奢想“天长地久”,不过是故作姿态。

想起他说:“左右不过是一辈子,还是找个看得过去的比较好。”

言犹在耳,我却已经从天上摔到了地下。

24

好消息是,同学从很远的北方,坐了两夜的火车,向导师硬拗过来两周的假期。

在浮生六记里也提到过,以前的那么多同学当中,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毕业时还为此半感谢半调侃地写了一篇《不够知己》给他,秀才人情纸半张,大家聊发一笑。

在本地工作读研的几个同学听说他到了,都计划要重聚,大醉一场算是接风。

他很坚决的打了回票:“谁说我是来参加婚礼的。”

25

我们以前都笑他是比苦行僧还要端正自持的人,大学四年,按时睡按时起,没见他看过电影,没买过零食,没逃过课。

他对所有人都是敬而远之的,就连逛街也向来是独自一人。所以大四的时候,他要我陪他去定王台找书,当时真是受宠若惊。

他放出话,说很久没回来,所以拉我当壮丁,婚礼我们两人都是不去的。

说实话,心里面倒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不参加说不过去,去了,就等于把自己送过去让人凌迟,有人说痛到了极至,伤口会痊愈得更快,可是我不敢保证自己能承受得住。

听到老公要结婚的消息,千里迢迢从东北赶过来陪我,又将整件事都揽过去,把我开脱出来,因为这个从心底里感激他。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同老公有了什么矛盾,百般追问,打算居中调和,又打电话叫老公过来,说要给他赔罪。

他不理会,拉着我在市里转了两天,故地重游。

26

最近的睡眠状况还是不好,眼睛干涩得发疼,点再多的眼药水也没用。

昨天逛街回来,觉得很累,躺在沙发上闭目休息。

他坐到对面的茶几上,问我感觉怎么样?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正面讨论这件事,以前他虽然知情,但是不会问我们相处的细节,我也不会同他讲。他是百分之百的异性恋,对这个会觉得别扭,我也怕说这些会让他不自在以至于厌烦。

可是除了他,我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讲,听到他可怜我的语气,突然间就哭了出来。一直的压抑忍耐,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情绪总是灰的,成了习惯,已经没办法痛痛快快大声哭出来,只是眼泪不停的向外涌,哽住了喘不过气,对他说:“我好难受。”

27

他无话可说,两个人的事,即使是再好的朋友,能插手的程度也有限。

聊起以后,我说我会等到他三十五岁,他极力反对,说这是个很不切实际的打算。

28

感情本来就是件不切实际的事,喜欢这个人,不是因为他好他帅,或者是他有钱。而且他根本不帅,也没钱,我比别人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老公的种种缺点,他拖拉,总要等事情迫在眉睫才肯动手,他笨,老是学不好英语,还有点油滑。

可就是喜欢上了,不知从何而起,也没有附加的条件。

“南康,南康,快点长大”,回贴里有人这样说。

我可以长大,可以像很多人一样,找个合适的人过下去,或许不是很喜欢,可是日子久了,彼此间总能培养出一点真情,或者很轻易的说分手,重新再找。

要不就干脆做个最实际的人,在夜晚拥抱接吻,天亮就成陌路。

我当然可以,我只是怕,所有的,抵不过这一个,因为不是他,醒来后只剩下加倍的空虚寂寞。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愿意等下去,而是不得不等下去——知道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着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了。

29

人们常说时间才是最伟大的,一切都会被它消磨殆尽,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最终都会过去。

我只能慢慢向前走,也许很多年以后,再回忆起今天的种种,那时候,心里或许已经有了别人。

或许还在等,可是已经记不得自己为了什么而坚持。

又或许,他已经回到我身边。

30

你看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每个都行色匆匆,遇见了,淡漠的看上一眼,谁也看不穿别人身后的故事,谁也不知道别人的心里,是不是住着这么一个人。

-END-

--------------------------------------

推荐阅读:

《但愿人长久》

《浮生六记》

《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