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千全复得乐桃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但她又不便娇嗔呵叱阻止,因为这是多年来兄弟姊妹们的一点情份。

  不过,她也真正担心陆贞娘和韩筱莉,以及朱擎珠和阮媛玲四女不高兴而影响了大家的感情。

  陆丽莎莎已经怀孕数月,腹部早巳鼓起,她当然不会介意。

  是以,她一直展着愉快的微笑,坐在椅轿上,欣赏着“黑煞神”等人的吼叫!

  华幼莺和阎霄凤因为婚后不久,和玉哥哥才同床共枕没有几次,当然不会这么快就知道是否已有了娃娃。

  但是,两个人都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将来她们一定会做母亲。

  陆贞娘、韩筱莉,以及朱擎珠和阮媛玲虽然说是娇靥上也绽着笑,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多少含蕴着一丝凄然!

  她们一方面怨自己的命苦,她们也都觉得上天注定玉弟弟该有几个孩子,那是人勉强不了的。

  “风雷拐”终究是已经进入老年的人,因而趁机笑喝道:“好了,好了,留点力气吧!

  往后欢吼的机会还多着哪!”

  如此一说,大家都哈哈笑了。

  但是,华幼莺和阎霄凤的娇靥却突然红了,她们似乎敏感的感觉到,下次被欢呼欢吼的人,应该是她们两个了。

  吼声一停,纷纷上马,江玉帆一马在前,沿着山道迳向东北兰英岭方向走去。

  廖汉南和四名护堡武师跟着秃子哑巴等人走在一起,张嫂李嫂的两顶椅轿则跟在陆丽莎莎和佟玉清的轿后。

  于是,一行人众,浩浩荡荡的迤逦前进,拖拖拉拉的前后长达近一里地。

  江玉帆和陆佟五女,以及“悟空”等人,虽然此时的心情与来时迥然不同,但由于倩玉被甄小倩抱走,多少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虽然,在每个人的内心想像中,只要盟主江玉帆一到达兰英岭,甄小倩一定会把倩小姐交出来。

  但是,因爱成恨的事太多了,何况佟玉清和甄小倩还有杀父之仇呢?

  不过,根据张嫂李嫂的说法,甄小倩仍应该留在兰英岭上。

  因为兰英岭上还有不少仇兰英留下的心腹部属,一面重建新舍,一面开垦上地。

  如今,兰英岭成了“仙霞宫”的属地,将来派“独臂虎”仇兰英夫妇负责开垦这个地区,已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天午后,形状像个馒头的兰英岭,已经在望。

  在这一刹那,每个人的心情自然会各有不同。

  江玉帆的心中当然是想的稍时见到甄小倩的事,以及她可能提出的要胁问题。

  佟玉清心情紧张,内心惶恐,唯恐甄小倩已转回了中原,以及她们母女再想见面可就难了。

  坐在椅轿上的陆丽莎莎,却不时觑目看一眼矗立岭南的那座崎险绝峰。

  因为,那里就是她借机练剑,和玉弟弟一度缠绵而有了腹中的这位王子或公主,不过,现在想来,仍有些心跳脸红。

  想一想,这件事也真是太冒险了,所幸她这么做符合苗疆国的需要和迫不得已,否则,江玉帆等人必然会讥她不知羞耻。

  其实,在她当初这么做时,何曾想到会有今天?

  当初,她是下定决心,永远不再见江玉帆等人的。

  谁知,天遂人愿,麒麟送子,她竟真的在和江玉帆春风一度之后而怀了孕。

  这时,她觑目偷看那座绝峰,傲然矗立群峰之间,高耸入云,乍然看来,严然有如鹤立鸡群之势。

  陆丽莎莎看了绝峰苍翠油绿,耸然雄伟之势,她突然有了一个预感,她和江玉帆两人造第一个心灵血肉的结晶,必是一位王子,而且,将来必是苗疆立国有始以来最伟大的国王。

  陆韩朱阮四女以及华幼莺和阎霄凤,有的觉得时事变迁,有的兴起旧地重游之感。

  但是,仇兰英的感触却比每一个人的感触都格外强烈。

  她因为在这座圆岭上花费了许多心血,渡过了许多岁月,而且,她也就在这片土地上丧失了她的丈夫。

  虽然,她现在又有了归宿,而并不是她真正希望得到的,但是,她已经觉得差强心意了。

  这时看看原先被烧毁的大寨,业已全部恢复原状,当初肥沃的草地岭坡,这时也都变成了片片良田。

  由于距离的拉近,每个人都看到,当初仇兰英留下的心腹部属,都在田中辛苦的忙碌着。

  “悟空”等人看了这情形,俱都暗赞仇兰英也是一个有眼光有见地的侠女。

  当然,由于想到了仇兰英,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独臂虎”。

  虽然有人暗中羡慕“独臂虎”有艳福,到头来娶到这么一位美丽明媚而又能干的好妻子。

  但是,真正了解“独臂虎”心思的人,却知道他真正喜欢的却是“鬼刀母夜叉”薛金花。

  如今,“独臂虎”已经死了对“鬼刀母夜叉”的心,因为,她马上就要变成“黑煞神”

  的老婆,他的盟弟媳妇。

  “独臂虎”也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他认为老天爷该让谁成为夫妻,谁就跟谁成为夫妻,一些也勉强不得。

  譬如他“独臂虎”,当初和十一凶煞纵横武林,作梦也想不到会到蛮荒来碰上一个强盗头子的青春寡妇,这能说不是命吗?

  所以,自从仇兰英对他有了表示,而“鬼刀母夜叉”对“黑煞神”露了真意,他也就一心喜欢他的健美新人仇兰英了。

  由于江玉帆等人行列壮大,尚未到达岭前已被田中工作的人发现。

  那些人俱是见过江玉帆和陆佟五女的人,加之他们又知道仇兰英也加入了“游侠同盟”,是以,一看江玉帆等人到达,一声吆呼,全体反应,纷纷向岭下迎来。

  由兰英岭上各处田园中跑来的男女人众,竟有一百六七十人之多。

  他们一见江玉帆等人到达,纷纷振臂欢呼!

  “欢迎江盟主,欢迎少夫人,欢迎‘游侠同盟’的诸位男女大侠!”

  欢呼之声,响彻山野,群峰回呜,热情实在感人。

  江玉帆等人早在马上含笑挥手,一到近前,纷纷下马向前道声“诸位辛苦”。

  那些人见了仇兰英,虽然个个神情激动,倍感亲切,但却都没有特别涌上招呼。

  因为仇兰英在离开兰英岭大寨时便有了叮嘱和交代,告诉他们,她在“游侠同盟”中,只是游侠中的一份子,礼节绝不可能超越盟主,这也正是仇兰英的聪明之处。

  一阵寒暄之后,立即徒步向大寨前走去,因为每片田与田之间,都已有了路。

  大家的马匹,也早已由兰英岭的人接了过去。

  正在前进中,一个中年妇人,头戴竹笠,突然发现了倩玉乳娘李嫂。

  只见她的目光一亮,脱口急声道:“李大嫂,你怎的倩小姐不带就走了呢?那位甄姑娘又回来了呀!”

  如此一说,全体震惊,纷纷止步看向那位中年妇人。

  江玉帆和佟玉清等人首先回身迎了过去。

  那位李嫂早已兴奋的流下泪来,同时哭声道:“甄姑娘现在那里?”

  这时,知道这件事情的其他男女,也纷纷的答道:“还住在你们原先住的那个大院子里!”

  江玉帆听罢,不由“噢”了一声,立即惊异的去看陆丽莎莎和陆佟五女。

  佟玉清早已迫不及待的道:“李嫂,那咱们就快去吧!”

  陆丽莎莎急忙道:“贤妹慢着,既然她仍在,我们进入大寨后再去也不迟,不必急在此刻一时!”

  佟玉清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她母女连心,恨不得马上将自己的心头肉抱进怀里。

  只听那个方才说话的中年妇人,正色道:“不慌不慌,她在院子里等你们!”

  陆贞娘听得心中一动,不由关切的道:“她究竟在等谁?”

  那位戴斗笠的中年妇人听得一楞,但仍迷惑的道:“当然是等这位李大嫂呀?”

  就在这时,大寨方向再度传来了欢呼!

  显然,大寨内的人众也闻讯赶了出来欢迎。

  一位年长的老者则欢声道:“有话到寨内大厅上再谈吧!”

  于是,一行人众,挟着此起彼落的欢笑声,迳向大寨门前走去。

  佟玉清关心爱女的情形,一面前进,一面靠近李嫂和那位头戴竹笠的中年妇女,关切的道:“请问这位大嫂,你是怎样在那天发现甄姑娘又回来了?”

  那位中年妇人神态谦恭的道:“李大嫂他们刚刚走后不久,她就抱着那位小妹妹回来了……”

  一旁前进的李嫂,立即埋怨道:“你就该劝她赶快去追我们……”

  话未说完,那位中年妇人已正色道:“谁说没劝她?她说不用追了,她说你们马上就会回来,她要在寨里等,你看,她不是说对了吗?你们真的回来了!”

  佟玉清知道中年妇人头脑单纯,不知道什么心术机智,因而岔开话题,道:“你看那位甄姑娘,待那位小妹妹可好?”

  中年妇人立即正色道:“好的不得了!”

  李嫂含泪关切的道:“小姐没有要找我?”

  那位中年妇人摇头道:“我看那位小妹妹和甄姑娘玩得满高兴的,好像没有吵着要找你!”

  李嫂一听,噙在眼眶的泪水,立时滚了下来。

  说话之间,蓦然响起一阵欢呼!

  佟玉清定睛一看,发现业已到了大寨门下。

  在近三百人的男女欢迎下,江玉帆等人被簇拥着进入大寨。

  大寨内业已重建,新的大厅,新的房舍,当日被火烧得的痕迹,早已不见。

  虽然大寨内的人非常热情,但江玉帆等人却无心到大厅上待茶。

  仇兰英自然清楚江玉帆和佟玉清前来的原因和这时的心情。

  是以,急忙吩咐几个主要的负责人留下招待,其余人等,立即去准备晚宴,全部集合在大厅中。

  仇兰英的话在这些人中就是绝对命令,只听一片欣然欢呼,纷纷跑回各人的岗位去准备。

  陆丽莎莎这时才望着护堡武师廖汉南,关切的道:“廖武师,你们住的独院是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片独院后,临近一座小花园的精舍独院内。”

  说着,举手指了指东南数座独院之后。

  陆丽莎莎等人举目一看,只见广场的尽头,一连数座独院,在那片房面后,果然有一些青竹花树逸出。

  李嫂却有些忧急的道:“这里这么多人欢笑欢呼,那位甄姑娘不可能听不到,她为什么不前来此地呢?”

  她的话显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因为,甄小倩在起程前去“仙霞宫”的那天清晨,是故意将倩玉抱出去的,目的就是逼江玉帆出面,迫使江玉帆和她会面,她怎会再自动的前来?

  只见陆丽莎莎望着江玉帆佟玉清俩人,宽慰道:“你们俩人快去吧,带着李嫂一块去,不过,最好先让玉弟弟一个人先进去。”江玉帆和佟玉清同时应了声“是”,带着乳娘李嫂,迳向示南那片精舍独院走去。

  陆丽莎莎则望着陆韩朱阮四女,以及“悟空”等人,宽慰道:“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到大厅上坐吧!”

  但是,和江玉帆并肩前进的佟玉清却不这么想,她认为甄小倩这么做,必有她的企图和目的。

  是以,她一面前进,一面低声道:“玉弟弟,我这时心情很乱,届时见了甄小倩,必须好言相劝,切不可羞辱她,或强行把倩儿夺回来,那样会吓坏了孩子!”

  江玉帆也一直在想着心事,这时一听,只得道:“我知道,我自会见机行事。”

  说话之间,三人已到了两座独院之间的通道前。

  穿遇通道,蓦闻跟在身后的李嫂,道:“少堡主、少夫人,就在那座独院内!”

  江玉帆和佟玉清举目一看,只见前面一座精舍独院,台高三阶的院门开着,院中十分寂静,听不见有任何声音。

  独院的后面,果然是一片小型花园,由于院门前就植了无数花圃,独院看来就像建在花园中。

  由于院内过份寂静,佟玉清首先吃了一惊,不自觉的道:“是不是她听到欢呼声又走了?”

  江玉帆肯定的道:“绝对不会,果真那样,她又何必回来?”

  佟玉清却忧急的道:“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丝声音,至少该有倩儿的声音呀?”

  说话之间,三人已到了院门前。

  李嫂立即迫不及待的道:“奴婢先进去看看!”

  江玉帆一听,急忙伸臂将她拦住,道:“我们一起进去。”

  说罢,举步登阶,迳自走进门内。

  绕过迎壁,即是两厢小厅,院中阶前,均有花砖砌成的花圃。

  两厅门窗紧闭,小厅上的门窗却都开着。

  江玉帆先咳嗽了一声,示意有人来了。

  但是,小厅内并没有回应。

  佟玉清不由压低声音道:“李嫂,院中没有仆妇侍女?”

  李嫂立即正色道:“原来有的呀,不知如何不见了?”

  佟玉清不由焦急的道:“那一定是走了!”

  李嫂道:“可是,方才迎接我们的那位大嫂还说甄姑娘在呀?”

  三人登阶进入小厅,举目向内一看,江玉帆和佟玉清的目光同时一亮,飞身扑向厅内的八仙桌前。

  因为,八仙桌上尚放着茶壶瓷碗,以及儿童喜欢吃的糖果!

  江玉帆伸手一摸磁碗,脱口急声道:“茶水还是熟的!”

  说话间,佟玉清和李嫂早已分别奔至两端的客室门前,掀开室帘向内察看。

  江玉帆立即焦急的道:“在不在?”

  佟玉清和李嫂俱都焦急的摇头道:“不在!”

  就在这时,厅后花园中,突然传来一个清脆娇滴而又关切的声音道:“小倩,不可动花,花上有刺,痛痛哟……”

  江玉帆和佟玉清,以及李嫂三人一听,目光同时一亮,几乎是同时脱口兴奋的道:“她们在后面花圃里!”

  说话之间,三人绕过竹屏,急步奔出后厅门。

  厅后是一个小院,圆孔砖墙,红漆木门,由院中,可以见园中全部景致。

  只见奔出后厅门的江玉帆,突然刹住身势,急忙平伸双手将佟玉清和李嫂拦住。

  佟玉清急忙定睛一看,只见数丈外的花业之中,一个身穿黑缎袍,头戴黑风帽的女子,正蹲在花径上,拿起一个银衣小女孩的小手在察看着。

  那个小女孩约两岁年纪,看来十分可爱,白胖胖的小脸蛋上,嵌着两颗乌溜溜的大眼睛,正在那里张着小嘴愉快的笑。

  不错,佟玉清第一眼就看出来,那正是她的心爱女儿江霆凤。

  那个黑衣黑帽女子,正低着头,察看小女孩的手,并用纤纤如春葱般的柔荑为她擦拭按摩,同时心痛的埋怨,道:“你看,小手弄脏了吧?好在没破,以后要听阿姨的话,哦?好乖!”

  小孩立即天真活泼的“格格”笑了,显得十分顽皮可爱。

  一听那女孩子的说话声音,江玉帆立即回过头来望着佟玉清,悄声道:“是她,甄小倩!”

  佟玉清还没有和甄小倩交谈过话,仅在武当山匆忙间照过一次面,但却由衷的暗赞一声她的确称得上是个美人胚子。

  这时一听江玉帆说出是甄小倩,为了怕对方看见,急忙和李嫂退进小厅内。

  江玉帆则走下后厅阶,轻轻拉开后院门,迳向仍蹲在地上的甄小倩和爱女江霆风身前走去。

  由于倩玉面向着后院门,江玉帆一出院门便被她发现了。

  只见她小眼一楞,立即惊异的大声道:“阿姨,有人来了!”

  身穿黑袍的甄小倩闻声一惊,急忙转首,目光一亮,依然清丽艳美的面庞上,立现惊喜之容,同时由地上站起来。

  但是,就在她站起来的同时,双膝已被两只小手紧紧的抱住了,同时,响起倩玉的惶急声音,道:“阿姨,我怕!”

  甄小倩悚然一惊,急忙俯下身将倩玉抱起来,同时,拍着倩玉的腰背,宽慰的道:

  “小倩,不要怕,他是你爹……”

  岂知,倩小玉竟惶惧的一转身,坚绝的道:“不要!”

  走至近前的江玉帆,俊面上显得十分尴尬。

  但是,甄小倩却惭愧的低下了头!

  江玉帆仔细打量甄小倩,发现她皮肤嫩白,不施脂粉,眉清目秀,樱口红润,她实在较以前更为清丽、成熟、艳美!

  他很想赞美她几句,但发现她大风帽的内帽,黑带齐眉,显然仍是佛门弟子,并未还俗。

  是以,将赞美的话,立即改口埋怨道:“你不该来!”

  甄小倩一听,眼圈立时红了,同时幽幽的道:“‘慧真’师太圆寂了,我一个人,实在在那个小庙里待不下去了……”

  江玉帆听得心中一惊,不由吃惊的道:“‘慧真’师太什么时候圆寂的?”

  甄小倩低头流泪道:“就是我去‘九宫堡’的一个多月前!”

  江玉帆不由淡然道:“你去‘九宫堡’作什么?”

  甄小倩这时拾起早已噙满热泪的美目,哀怨的看了一眼江玉帆,幽幽的道:“去找你!”

  江玉帆一看甄小倩哀怨凄苦相,心中早巳见怜!

  但是,他却不敢表现出来,因为,甄小倩已是佛门弟子,而且,佟玉清和李嫂的四双眼睛,都在他的身后边。

  是以,他只得淡淡的道:“你找我作什么?”

  甄小倩默默流泪低声道:“告诉你,我要转投到黄山‘慈云庵’‘慧如’老师太的门下……”

  江玉帆听得心头一震,脑海里顿时想起了也因他落发的华馥馨来。

  在这一刹那,他觉得甄小倩不适合到“慈云庵”去修行。

  但是,为了什么,他乍然间却说不出个原因来。

  是以,心念方动,口中已说道:“不,你不适合去‘慈云庵’!”

  甄小倩听得一楞,不由迷惑的道:“为什么?”

  江玉帆顿时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由有些生气的道:“我说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何必要问!”

  甄小倩被叱的立即低下了头,但却幽幽的道:“那我今后到什么地方栖身呢?”

  江玉帆略微沉吟道:“你就留在此地好了!”

  甄小倩听得神情一喜,道:“你是要我蓄发还俗?”

  江玉帆断然道:“不,我要在此地给你建一座佛堂!”

  岂知,甄小倩也断然道:“不,我不要待在此地……”

  江玉帆立即低声道:“可是我每年中只有新年时才回‘九宫堡’去!”

  甄小倩一听,立即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就在这时,抱在怀中的倩玉嚷着道:“阿姨,回去嘛!”

  甄小倩悚然一惊,急忙抬头,连连应着“好”。

  由于她内心感于江玉帆虽然不可能再和她有进一步的感情发生,但她却感激江玉帆对她并没有忘情。

  换句话说,至少江玉帆感于她的可怜身世和坎坷遭遇而富于对她的同情。

  现在虽然还闹不清江玉帆何以不希望她前去“慈云庵”,根据他的终年常住在南蛮来看,他至少不希望她甄小倩离开他太远。

  由于她内心的感激和激动,一双美目中,顿时涌满了泪水!

  倩玉一看,立即伸出雪白肥胖的小手,胡乱摸着甄小倩的清丽面庞,不高兴的道:“不要哭嘛,阿姨!”

  甄小倩一听,立即连连笑着道:“好,阿姨不哭!”

  江玉帆一看,趁势向前一步,伸出双手,和声道:“小倩,过来,让爹抱!”

  他之呼“小倩”,只是平时呼喊的习惯,但听在甄小倩的耳里,在感动之余,却激起了她内心的热情复燃!

  是以,她也情不自禁的前迎了一步,将怀中的倩玉向前一送,同时笑着道:“去,乖,让爹抱……”

  岂知,倩玉竟两只小手紧抱着甄小倩的玉颈不放,同时慌急的哭声道:“不,不,不嘛!”

  江玉帆本想趁机将倩玉抱过来,却没想到倩玉竟不认得他这个老子,害得他俊面通红,十分尴尬。

  甄小倩立即深情柔声宽慰道:“小孩子就要全靠时常亲近,只要你时常陪她玩耍,她自然就会喜欢和你接近!”

  江玉帆望着她颔首应“是”,这才发现甄小倩的娇躯几乎可以说趁送孩子之势拥进了他的怀里。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顿时惊觉到院内还有佟玉清和李嫂。

  是以,急忙一定心神,立即提议道:“噢,莎莎公主她们都来了,我们也到前面去坐吧!”

  一提到陆丽莎莎等人,甄小倩娇餍上的欢容立逝,不由幽怨的道:“听说你和此地的莎莎公主,还有两位师妹,最近才由女王和江堡主在‘仙霞宫’主的婚?”

  江玉帆不便说什么,只得应了个“是”。

  甄小倩突然抬起头道:“你的五位少夫人答应你这么做吗?”

  江玉帆只得道:“她们五位原都赞成!”

  甄小倩一听,不由黯然低下了头,同时,感慨的叹了口气道:“她们为什么就不能多空我一个呢?”

  江玉帆听得心头一震,赶紧正色道:“两情相悦,贵在知心,只要灵犀相通,心影相印,又何必一定要同衾共枕?”

  如此一说,甄小倩的娇靥顿时红了!

  她久久才拾起头来,认真的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你以前在塞外贝子庙说的话算数了?”

  江玉帆一听,八九年前在塞外贝子庙和甄小倩相会的一幕,立时浮上了脑海!

  一个清丽绝俗少女的影子,立时涌上了心头。

  那时他大概十二一岁,但甄小倩却已是十五六了,当时甄小倩的母亲曾笑着问他:

  “把我们小倩给你做媳妇好不好?”

  他仍记得,他当时曾毫未思索的欣然说了声“好!”当时的甄小倩曾深垂粉颈,娇靥通红,两手捻动着辫梢,用一双乌溜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含情的偷望着他。

  这时甄小倩再度提出来,因而使他再度毫未思索的道:“当然算数!”

  甄小倩一听,神情格外的激动,不自觉的流泪哭声道:“有你这一句话,我就是苦死,也心甘情愿了!”

  说罢,竟真的掩面哭了。

  怀中的倩玉一见,小心眼里原就有些恐惶,这时一见,也不由“哇”的一声哭了!

  甄小倩悚然一惊,急忙抬头止哭道:“乖乖,小倩乖,不要哭了……”

  江玉帆趁机催促道:“我们到小厅上谈吧?”

  甄小倩一听,突然惶惧的道:“我不去,她们一定在那里边!”

  江玉帆一听,只得正色道:“没有人,只有李嫂!”

  甄小倩不由有些不信的道:“真的?”

  江玉帆听得道:“你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甄小倩虽然仍以怀疑的目光看了江玉帆一眼,但已开始举步前进。

  江玉帆默默的跟在身后,尚未到达后院门口,人影一闪,李嫂已由院门内奔出来。

  李嫂一出门口,立即伸展着双臂激动的含泪欢声道:“噢,小姐,小姐……”

  说话之间,已到了近前!

  甄小倩也面带愧色的望着倩玉,道:“哇,小倩快看,谁来了!”

  乳娘终究是吃了两年多乳水的人,倩玉一见李嫂,立即哭叫了一声,急忙扑进了李嫂的怀里。

  李嫂一将倩玉抱进怀里,立即迫不及待的转身奔进院门内,唯恐甄小倩再把倩玉抱走似的。

  但是,甄小倩一见,突然花容大变,不由得脱口哭喊道:“李嫂,请你让我再看她一眼!”

  但是,李嫂那里肯听,飞步奔进了小厅内。

  甄小倩一看,不由伤心的掩面哭了!

  江玉帆黯然道:“你很喜欢小倩?”

  甄小倩掩面哭泣,双肩颤动,虽然哽咽的已不能说话,但却连连的点了点头。

  江玉帆宽慰的道:“你今后仍有很多和她相处的机会……”

  话未说完,甄小倩已伤心的哭道:“不会再有机会了,佟玉清不会再让她的儿女看到我!”

  江玉帆一听,立即正色道:“这你就错了,果真这样,当初她便不会给她心爱的女儿取个乳名叫倩玉了!”

  甄小倩只得道:“我是说,佟玉清虽然心肠好,但你其他的夫人未必就有这么大的肚量!”

  江玉帆立即果断的道:“至少没有人敢反对我!”

  甄小倩一听,不由惊喜的突然抬起头来,瞪大了美目,急声道:“你也同意让小倩经常和我在一起过活?”

  江玉帆一听,两道剑眉立时蹙在了一起。

  甄小倩一看,立即绝望的黯然道:“我就知道……”

  话刚开口,江玉帆已沉声道:“我并非不能答应你,但我上面尚有爷爷父母,如果你把小倩经常留在你的身边……”

  甄小倩立即道:“你不是说,你和八位少夫人要经年留在南蛮的‘仙霞宫’吗?”

  江玉帆毫不迟疑的道:“但双玉和倩玉却不在此地……”

  甄小倩立即正色道:“你们把这么小的两个孩子放在‘九宫堡’,你们放心吗?”

  江玉帆则无可奈何的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姥姥的命令,谁也改变不了!”

  甄小倩听得目光一亮,脱口急声道:“你是说,双玉和倩玉都要送到姥姥那儿去学武功?”

  江玉帆一听,想到当初自己所受的苦,不由有些心疼的点了点头。

  甄小倩一听,神情大喜,立即兴奋的道:“我现在马上就赶往塞外姥姥处去!”

  说罢转身,举步就待驰去。

  亮影一闪,江玉帆已挡在她的面前,两人险些撞个满怀。

  甄小倩娇靥一红,立即惊异的道:“你要做什么?”

  江玉帆正色道:“将双玉送往塞外姥姥处,那是遇了年以后的事,现在你用不着这么急!”

  甄小倩一听,内心自然感激,知道江玉帆并不希望她急急离去。

  但是,她却黯然一叹道:“我知道姥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我要在两小到达前的两三个月,先在姥姥附近盖好一座佛堂,先和姥姥建立了感情和信任,才可以每天看到双玉和倩玉……”

  江玉帆却黯然道:“怕的是爷爷会派我的八位母亲轮番前去照顾……”

  甄小倩立即道:“那也没有关系,八位堡主夫人都不认识我,也就不会知道我的底细……”

  江玉帆不由神情忧急的道:“可是,万一是家母对你起了疑虑,或者阻止你和两小接近……”

  甄小倩立即颇有信心的道:“我不是一个让人看了讨厌的人,我一定会讨得八位堡主夫人的信仰和欢心……”

  话未说完,娇躯一闪,直向东北花园的矮墙前飞身驰去。

  江玉帆不便用手拉她,只得关切的叮嘱道:“当心,少林武当各门派,仍在派出大批高手暗中察访你……”

  飞驰中的甄小倩却立即欣然道:“我现在是‘了空’,当年的甄小倩,早巳被‘金毛鼠’宇文通给杀了……”

  话未说完,业已飞身纵出花园矮墙。

  紧接着,一个起落,飞身纵上大寨,纤影一闪,顿时不见。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门响。

  江玉帆落寞的回头一看,竟是爱妻佟玉清,一脸关切的走过来。

  佟玉清一见江玉帆回头,立即亲切的道:“她走啦?”

  江玉帆黯然道:“她先到姥姥那里布署去了!”

  佟玉清却宽慰的道:“两个孩子能多一个人照顾也多一份爱,你不是说,当初你一个人在那儿太孤独寂莫了吗?”

  江玉帆一听,心头突然舒畅了不少!

  于是,提一提精神,含笑道:“好了,我们到大厅上去吧!”

  说罢转身,即和佟玉清双双向院门走去。

  进入院门登上小厅,佟玉清才提醒道:“噢,我让李嫂把倩玉抱给莎莎师姊她们看去了。”

  江玉帆会意的点点头,看看自己身边最心爱的妻子,想想她跟着他许多个形影不离的日子,以及为他生下了一个活泼的女儿,和一个英俊的儿子,她不但对他的情义多,就是对他们江家,也尽到了做媳妇的责任了。

  但是,想想他自己,除她之外,还又多娶了七位妻子,这至少剥夺了她应得的爱,和她应得的权利。

  心念至此,不自觉地感激道:“玉清姊姊……”

  佟玉清轻柔的“唔”了一声,立即亲切的含笑抬起了头。

  当她抬头一看,发现江玉帆的俊面上充满了惭愧之色,因而深情的笑着道:“什么事让你烦心?”

  江玉帆不由讪讪的道:“姊姊,你给我的太多了!”

  佟玉清一听,不由“噗哧”一笑,道:“这话正是我要说的,你给我的太多了!”

  江玉帆立即强烈的正色道:“不,姊姊这样说是不公平的……”

  话刚开口,佟玉清已正色道:“不,绝对公平,也许你觉得方才对待甄小倩太热情了,其实那正是你心地善良的表现,你同情她、怜悯她,但并不是爱她!”

  江玉帆一听此言,不由坦诚认真的正色道:“不错,我觉得最了解我的就是我姊姊你……”

  话未说完,前面突然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那么我呢?”

  江玉帆和佟玉清同时一惊,急忙抬头,只见小云雀似的阮媛玲,含着刁钻的甜笑,正站在数丈外的通道尽头。

  一看是阮媛玲,江玉帆自然放心了不少,因而也风趣的笑着道:“你当然也是最了解我的一个!”

  说话之间,已到近前,三个人都愉快的笑了。

  佟玉清首先笑着道:“有什么事吗?玲妹!”

  阮媛玲立即正色道:“莎莎师姊不放心,让小妹来看一看!”

  佟玉清“噢”了一声,立即望着江玉帆,催促道:“那我们快去吧!”

  于是,三人并肩前进,匆匆向大厅方向走去。

  这时红日已经落山,暮色已笼罩了大寨,大厅内已燃起了数十盏纱灯,光明如画,人声嗡嗡,显然已聚集了不少人。

  前进中,阮媛玲突然关切的道:“咦?那位甄小倩呢?”

  佟玉清恍然道:“噢!她已经走了!”

  阮媛玲一听,不由惊异的道:“她为什么走了?”

  佟玉清正待说什么,大厅上已经传来数声欢呼道:“盟主和佟少夫人回来了!”

  江玉帆三人举目一看,只见灯火辉煌的大厅廊檐下,正站了十数名兰英岭大寨内的人。

  接着一阵人影闪动,陆丽莎莎和“悟空”等人也纷纷由厅内迎了出来。

  江玉帆和佟玉清阮媛玲,三人一到厅阶前,陆丽莎莎和陆贞娘,以及韩筱莉等人便纷纷惊异的道:“那位甄姑娘呢?”

  阮媛玲抢先道:“她已经走了!”

  陆丽莎莎等人一听,俱都神情一呆。

  进入大厅,全厅三百多人,纷纷鼓掌欢迎。

  江玉帆游目一看,全厅摆了三十多桌酒席,酒菜已备,单等他到来开始了。

  于是,他走到中央一桌特定的大椅前,举起早已满好的一杯酒,立即朗声道:“诸位辛苦了,让我们大家干了这一杯!”

  话声甫落,欢声雷动,震耳欲聋,每个人都端起面前的酒杯,仰颈一饮而尽。

  饮罢了杯中酒,仇兰英立即示意大家来向盟主和八位夫人敬酒。

  但是,陆丽莎莎却朗声道:“诸位请坐下,盟主有重要命令宣布!”

  全厅人众一听,顿时鸦雀无声。

  所有的人都静静的坐下来,只有江玉帆一人仍立在原地。

  江玉帆神情肃穆,一俟众人坐下,立即朗声道:“诸位兄弟姊妹们,我想大家已经都知道了,那就是女王已把‘仙霞宫’方圆百里的土地赐给我们,我们为了报答女王的恩宠,我们要把这百里之地的地区,建成一片乐土,一片世外桃源,而你们的兰英岭,却正是我们这片乐土的大门……”

  话未说完,全厅立时暴起一阵欢呼!

  江玉帆一俟欢呼稍落,立即继续道:“现在,我要派两位我同盟中最杰出的兄妹,也是你们最欢迎最尊敬的人来领导你们!”

  说此一顿,特的一指“独臂虎”和仇兰英,继续以欢欣的声调道:“那就是这位郭堂主和仇执事,他们两位均被任命为本地区的正副总管事……”

  话未说完,全厅人众,早已暴起一阵声震厅瓦的如雷欢呼!

  “独臂虎”和仇兰英,立即含笑起身,先向江玉帆和陆丽莎莎行礼,这才由“独臂虎”

  洪声道:“俺不会说话,俺也不愿多说话,因为多说没用,俺只知道,不怕苦,不畏难,少说话,多流汗,记住这些就行了……”

  话未说完,全厅再度暴起一阵如雷欢呼!

  这阵震耳欲聋的男女欢呼,显然是对“独臂虎”和仇兰英的由衷拥护!

  这席晚筵,就在这种极端愉快融洽而又亲切的气氛中,直狂饮到三更深夜,大家才尽兴而散!

  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游侠同盟”却还有无数次的酒席等着他们宴饮!

  现在中原和四海武林平静,江湖无争,业已呈现了升平远景!

  但是,“游侠同盟”并没有就此结束,而他们却恰似日正当中,他们的宏伟大业,也恰恰刚刚起步!

上一章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