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番外篇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第50章 番外篇

一般苏州过年,都是要去买年花的。
小年夜银监中午就放了假,沈落打电话给夏一洋时,对方接电话的声音明显做贼气虚,沈落挑了挑眉:“你们在开会?”
夏一洋无奈道:“年前最后一次,陈会得嚎一嗓子。”
沈落笑起来:“他那什么破习惯。”
夏一洋说:“我们领导就这么点爱好,你先去超市?”
沈落:“那你正常下班?”
夏一洋想了想:“今天应该能早点,最起码不用加班了。”
沈落哼了一声,看不出来有多高兴,夏一洋刚想哄几句,突然电话里就听他问道:“你今天收巧克力了没?”
也不知道这阳历农历怎么就这么有缘分,近几次不少情人节都接近农历的快过年,节上加节倒不是说有多好,但心里总会多惦记个事儿,琢磨着这节到底怎么过。
夏一洋就算到40岁了,这脸到哪儿都还是吃香的很,之前SZ银行招了一批实习生,有被分配到个金底下的,沈落也见过一两次。
年轻的姑娘小伙总有年轻的魅力,性格好些嘴甜些的更是不得了,夏一洋到这位子,可说是英俊多金的钻石王老五,与沈落那几乎养老的银监局不同,周围莺莺燕燕花花蝴蝶,总能让沈老爷操心的睡不着觉。
“当然没人送我巧克力啦。”夏一洋语气淡定,“都这么大年纪了,谁还看得上我啊?”
沈落没吱声,过了一会儿才淡淡道:“下班我来接你。”
夏一洋:“……”
挂了电话后夏一洋整个人都不太好,他歪过身子,看了一眼自己办公桌角边上放的一箱巧克力,表情很是复杂,菜菜还赶巧着进来,手里拿着一盒白色恋人。
夏一洋头都痛了:“你怎么也凑热闹?”
菜菜:“我这是下属巧克力,给你点面子的。”
“别给我面子了。”夏一洋叹了口气,“这么多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理。”
菜菜也过去看了一眼,表情唏嘘:“领导啊,你真受欢迎……”
夏一洋没好气道:“谢谢你哦。”
菜菜:“你要不分流一点?行里人不能分,行外的应该没问题吧?”
夏一洋略一思考,拍了下手,菜菜看着他拿出手机,偷偷摸摸去了茶水间,也不知道跟谁发消息。
谢孟收到夏一洋微信消息时有那么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他最后回了电话过去:“你要分我什么?”
“巧克力。”夏一洋说话都神秘兮兮的,“今天不是情人节嘛。”
谢孟:“你收了多少?”
夏一洋:“一大箱……我来上班就看见桌上摆满了,都不知道谁是谁的。”
“……”谢孟张了张嘴,“这么多?”
夏一洋奇怪了:“你没有吗?你应该比我多啊!”
谢孟:“我是单独一件行长室,钥匙只有我和我秘书有,别人进不来也送不了。”
夏一洋:“……”原来还是爬的不够高啊!
谢孟大概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情况和夏一洋不太一样,于是便出主意道:“你要不分我这边来点?”
夏一洋真是感激涕零:“可以吗?!季老师会不会有意见啊?”
自从季钦扬得了两届金鹰最佳音乐制作人奖后,他就完全不是几年前那种无名小辈的状态了,先不说数不清的烫手邀约,有不少公司都希望能请他到前台去,季钦扬自从上过一次访谈节目后就再没有露过脸,那访谈跟千古绝唱一样,在网络上点击逆天。
因为坚持不露脸的原则,季钦扬几乎就成了半个娱乐圈的边缘人物,人人都知道他音乐做的好,说是花天价买他一首作词作曲的歌,回头就能是今年最佳,因为不算明星,于是为了尊重,都喊起了季钦扬季老师。
“不告诉他就行了。”谢孟想的倒是挺简单,“他晚上的飞机才到虹桥,回来肯定晚,你把巧克力送来,我们先解决了。”
夏一洋当然只会说好,特意跟陈会请了假,就为了去销赃,谢孟为了保守起见,还给季钦扬发了消息,确认对方什么时候回来。
只可惜,这两男人似乎都忘了,今天是情人节,而他们的另一半显然都要更加精明浪漫一些。
季钦扬到了虹桥机场后经纪人还特意打了电话来确认要不要接送。
“不需要。”季钦扬开了免提翻短信,确认花店的年花是不是准备好了,“我没告诉谢孟我提前回来了,就为了给他一个惊喜,我自己开车直接去他行里接他,你就放假吧。”
经纪人乐呵呵:“季老师真是浪漫啊。”
季钦扬对着后视镜理了下刘海,挑眉道:“我也觉得自己很浪漫。”
经纪人:“……”
订的海棠花因为是名贵货,店家花了差不多一年多时间才准备好,老板娘是个美人,出手大方的熟客都是能进后堂的,季钦扬算是个名人,自然能被安排了进去,结果没想到花店后堂里居然还能碰上熟人。
沈落明显到了已经有些时候,男人交叠了双腿坐在梨花木的宽椅上,右手边一盏茶,翻着年前最后一天的报纸。
两人打了个照面后都怔楞了一下,季钦扬摘了墨镜,笑起来:“哟,这么巧呢?”
“……”沈落其实不太想见着他,因为基本上碰到季钦扬就没什么好事,谢孟和夏一洋关系好,但只要季钦扬在,沈落就感觉到自己与夏一洋的二人世界变的岌岌可危。
“你什么时候订的花?”季钦扬自然大方的坐到沈落对面,老板娘送来了茶,他还挺有闲情雅致的举了举杯。
沈落合上了报纸:“大半年前订的……你也订了?”
季钦扬:“这儿的高原之火那么有名,当然得提前订。”
沈落虚情假意的笑了下:“有眼光。”
季钦扬被夸的多了向来不会客气,他平平扫了对方表情一眼,突然道:“准备送夏总办公室去?”
沈落:“订了两株,一株送办公室一株摆家里。”
季钦扬撇了撇嘴,似乎是暗中比较了一番,发现没输也没赢,颇有些不是滋味。
沈落差不多能猜到对方心里想些什么,但也不屑那么幼稚的去计较,只是难得看到季钦扬吃瘪,心里倒也痛快,于是越发气定神闲等他的花。
结果等到四盆花都搬上来了,季钦扬和沈落都傻眼了。老板娘身后跟着四个壮汉,平均两人才能搬得动一盆,这架势就有些可怕了。
“要不我们帮忙送吧?”老板娘还挺热心,“两位把地址给我,留言条什么都能送到。”
开玩笑,一年难得浪漫的邀功时机,沈落和季钦扬当然不会假以他手,更何况谢孟和夏一洋还都是银行企业,留言条这种被外人看见了还容易生是非,最保险的就是以朋友名义亲自送过去。
既然不想让人送,这么大盆的海棠自然只能两位老公亲力亲为互帮互助了。
季钦扬的偶像包袱重,抬个花还要全副武装,口罩墨镜一样不少,进SZ银行大厅时差点没被保安拦下来,沈落毕竟年纪在那儿,虽然平时锻炼也不少,但时髦度总比季钦扬要差一点,要不是银监爸爸的光环加身,全行上下的目光大概都得奉献给季钦扬。
菜菜大老远看到沈落的时候表情除了震惊就是紧张,她快速迎上去,就听见沈落问:“你们夏总呢?”
菜菜一个结巴:“夏、夏……夏领导出去外派了!”
沈落蹙了下眉:“他这个级别还要出去外派?”
“……”菜菜沉默了一会儿,只好岔开话题,“沈处您怎么来啦?”
季钦扬从海棠后面露出脑袋,拉下口罩无奈道:“先别说话,把花放下。”
送了海棠,转了一圈结果人没见到,送花借口是假,临时突击查岗为真的沈老爷自然心里不高兴,季钦扬倒是没多想,赶着要去谢孟那边送花。
两人在路上换了沈落开车,季钦扬还对着车里的后视镜打理发型。
“你不要看太严了,男人嘛,当然要给点空间。”季钦扬一副过来人的语气,经验丰富,“你看我就很给谢孟自由。”
沈落冷笑了下,边打方向盘边道:“你知道银行每年进多少人吗?”
季钦扬一时没明白这话的意思。
沈落继续道:“不先说新进的那些俊男靓女,SZ和DW银行是苏州公认美人最多的两个银行,DW新区支行更是美女如云,高层一水的女性领导,收入高能力强,就算人家没意思,谢行长一直在这种环境里,你倒是能放心?”
季钦扬脸色慢慢不好看起来:“真那么多?”
沈落嗤之以鼻:“我银监的会不知道?”
季钦扬皱着眉不说话。
沈落看了他一眼,落井下石道:“而且最近DW园区支行和新区支行正在合作项目,朝夕相处的,你看着办吧。”
夏一洋与DW园区支行已经很熟了,抱着一大箱巧克力上楼时还有小姑娘和他打招呼,夏一洋特别热情的想把巧克力分出去:“要不要吃?”
小姑娘捂着嘴笑:“我们还想送谢行呢,可惜人家不收。”
夏一洋恍然大悟:“原来可以拒绝啊?!”
小姑娘们笑的不行。
谢孟在部门底下等他,看到人招了招手:“洋哥。”
夏一洋从小长了张嫩脸,到了现在的位子才被人叫总,平时熟悉的哪喊过他哥,领导陈会更是一口一个崽子的喊他,真是生平第一次被叫“哥”,还是从谢孟嘴里喊出来的,夏一洋可说是心花怒放,那声答应的“诶”里满是欢喜,音调都高了个八度。
“洋哥。”谢孟又叫了他一声,看到那一大箱子巧克力也有些惊讶,“这么多吗?”
夏一洋很是不好意思:“多吧……你要吃吗?”
谢孟忍着笑:“我不怎么吃甜食,你都不知道谁送的?”
夏一洋叹了口气:“应该是新进的那些小姑娘小伙子们,年轻人嘛,比我这种老家伙时髦太多啦。”
谢孟接了他的箱子,觑了他一眼道:“那你怎么处理?藏一点在我这儿,然后想吃来吃?”
夏一洋也想不到好办法:“反正不能带回去……沈落不高兴事情就大了。”
谢孟低头看着箱子里花花绿绿的巧克力包装纸,想到季钦扬那吃醋水平,顿觉抱着的箱子都有些烫手,他与夏一洋对视了一眼,两人从对方脸上都看出了点绝望的味道来。
谢孟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道:“拿我办公室去吧,能分分能吃吃,实在不行只能先藏了。”
夏一洋点头如捣蒜的答应,谢孟按了电梯键准备和夏一洋去楼上的行长办公室藏巧克力,看着电梯上来时两人还有说有笑,结果电梯门一开都不说话了。
电梯里,季钦扬和沈落一左一右搬着一盆快一人高的高原之火,同时转过脸来。
夏一洋:“……”
谢孟:“……”
沈落猛地按住开门键,眯着眼睛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夏一洋真是难得机智了一回,指着谢孟怀里的箱子,“我来送年货!”
谢孟:“……”他这是深刻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被自己队友卖个干干净净的友谊。
季钦扬凉凉的开口:“送的什么呀?”
谢孟也不维持兄弟塑料情了,转身便把箱子塞回夏一洋怀里去:“我决定还是不收了,毕竟也是别人送你的,我收不太好。”
夏一洋:“……”
这战友情谊维持的实在是太短,一秒就崩的让人猝不及防,当然想跑也肯定是跑不了了,沈落和季钦扬搬完了花就在谢孟的行长室里坐着,一副审讯模样盯着两人。
谢孟倒是比较冤屈,毕竟是真的一块巧克力没收,最多只能算个包庇罪,原本想着帮夏一洋销赃。
夏一洋就不好过了,一脸哈巴狗委屈的看着沈落,最后也只能垂死挣扎着问了句:“要不要一起吃巧克力……?”
沈落抱着胳膊,没什么表情的问:“你吃了?”
夏一洋:“还没呢……来不及吃。”
沈落叹了口气,他半低头,修长指尖拂过眉骨,最后从从内里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盒巧克力。
“先吃我的吧。”沈落说,“吃完我的才能吃别人的。”
夏一洋:“……”
季钦扬一副“瞎了我的狗眼”般的震惊表情,顿觉输了半茬,回头去找谢孟时对方倒是没什么意外的样子。
只见谢行长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到了季钦扬面前:“情人节快乐。”
谢孟说,“我亲爱的季老师。”
——————————————————————————END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