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他们说他们对不起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01

在我面前的这扇门的后面,是我最爱的家人以及朝夕相处的人。可是现在,我该怎么推开这扇门,镇定自若地面对他们呢?

我在门口深吸了几口气,手搭在门的手柄上,却始终没有勇气转动一下。

那一年进入这个家,我以为我会永远成为茱家的女儿……可是没有想到,多年后的今天,会在这个家重逢自己的亲生父母。命运真是一个天才作家,能够将每个人的命运书写地那么多姿多彩。

我扯起嘴角苦涩地一笑,然后做好了决定一般,转动门的手柄,假装镇定地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我和往常一样向家里的人说这么一句话。

“嗯,小白……”茱爸爸点了点头,却眼神异样地时不时望向端木夫人他们。那边坐着的就是——我曾经的父母。端木夫人站了起来,看着我,眼中饱含晶莹的泪珠。

望着此刻雍容华贵的端木夫人,我心里明白,当年她下定决心一起我的那个举动是正确的。

因为少了我这个累赘,他们能够更好地生活。他们不愿意那么贫困潦倒下去,他们要和当年一样,不,是更有钱!少了我的他们,更能够不断地向上攀登。他们成功了,他们现在是金融界数一数二的端木集团的负责人了。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小娅……”恍若经历了几世浮华的声音响起。

这样的声音里面包含了什么……内疚?愧疚?欣喜还是什么?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说话,只是冷漠地叫了一声:“端木夫人你好!”

这一声冷漠的“端木夫人”着实对眼前的她打击不小,她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

“小娅,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是你的妈妈啊……”端木董事一脸的责备和心寒。

“我的妈妈和爸爸当年去买棒棒糖没有回来,你们是吗?”我冷笑了一声。

我淡漠地看着端木董事,不说话,毕竟是他们理亏在先。他们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啊!

“小白,不要这样……”茱爸爸皱了皱眉头。

“爸,没事。”我微笑着说道。是的,茱爸爸茱妈妈才是我的爸爸妈妈,而你们算什么?

“端木娅,毕竟我们生了你。”端木董事冷哼道。

“是的,虽然我的体内流着你们的血,可是,我是茱小白,不是端木娅。当年,被你们抛弃在小区内,等了半天不见你们的踪影,下雨了却傻傻地在那里等待的端木娅,已经不在了。我,现在是茱小白!”我大声地吼道。

茱小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紧紧地握住了我因为激动而不停颤抖的双手。

“是的,从端木娅被我在雨中领回家的那一刻起,你们就没有资格重新站在她的面前,恳求她的原谅!因为,她现在是茱小白,我的妹妹!”

“我们当年也是不得已啊……”端木夫人嘶哑地说道。

“哼,不得已,不得已就可以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丢弃吗?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小白不是被我们收养,而是被送往孤儿院,又或者遇到拐卖儿童的人该怎么办?”茱小悠声音的分贝也不由得提高。

“我……我们……”端木夫人早已说不出话来,眼泪如同开了闸的水一般“哗哗”直落。

“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用一句简单的道歉就能够挽回的。”看见如此伤心的端木夫人,茱小悠不由得心软了。

“知道,我知道……我知道现在无论我们怎么弥补小娅,她都不会原谅我们了……”伴随着端木夫人的这句话,我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

“可是……对不起……对不起,小娅!”

听到这句话,我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可是……对不起……对不起,小娅!

“呵呵……”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大笑起来。

你听见了吗?他们说,他们对不起……

他们对不起我!

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他们自然可以如此待我,因为他们给我的生命就是他们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可是现在呢?他们却对我说对不起……

他们说他们对不起!

“小娅,你能原谅我们吗?原谅爸爸妈妈当年的自私,不顾你的感受……我们知道错了……”望着印象中高达的父亲,此刻却低声下气地向我道歉,我的心底一片凄凉。

或许在艰难的时候,他没有低过头;或许在收到凌辱的时候,他没有低过头;或许在公司刚成立需要客户的时候,他没有低过头。

可是,他现在竟然向他的女儿低头……

呵呵,应该说,他低过两次头。

第一次,在命运让他不得不抛弃女儿的时候低头;第二次,恳求女儿原谅的时候低头。

爸爸……您这是何苦呢?

我眼角的眼泪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渐渐地,视线已经模糊了,只能在泪光中依稀看见他们忧伤的面容。

我忍不住脆弱地蹲下,大哭起来。

茱小悠看着我,皱着眉头。

茱爸爸和茱妈妈看着我,也心疼地皱起了眉头,但是他们没有走过来说什么。

端木夫人蹲下来,抱着我痛苦,端木董事紧握着拳头,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有人说,眼泪滑过句点,一切就会好起来。可是,属于我的句点,究竟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它的踪影?

身体四周传来了暖暖的体温,就好像小时候妈妈总抱着我哄我睡觉的感觉,那么温暖那么美好。可是,妈妈,可惜不是你……可惜不是你和我一起走到今天,和我一起走到今天的是茱爸爸和茱妈妈,他们对我真的就好像亲生女儿一样。

真的,好可惜不是你……不然,或许我们也会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好多个可惜啊,可是时间无法回头,没有橡皮擦可以擦去当年的伤痕。

可惜不是你……

02

后来的后来,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是怎样收场的。我只知道,现在我还住在茱家。

或许我也真够厚颜无耻的,居然还赖在这个家里不走。可是这个家,真的很温暖很温暖,有我一直迷恋的幸福。但是,端木夫人和端木董事临走前,告诉了我一件事情,那件事对我来说犹如五雷轰顶,震得我头昏脑胀。

“小娅,你是不是与清水言和黑羽凉他们其中一个在交往?”端木夫人看着我,温柔地问道。

“嗯。”我轻轻地应了一声。应该算是吧……我现在和清水言在交往,可是,我喜欢的人却是黑羽凉那个大笨蛋!

“果然。”端木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嗯?”顿时我的心充满了疑惑。

“傻孩子,那天你是在黑家看见我的吧?那时黑家和清家的人都在……”端木夫人像打哑谜一样。

我愣了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睁大了双眼。

“三家公司中的任意两家联姻,对另一方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唉……”端木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

……

难道说他们早就知道我是端木娅,所以……才来接近我的吗?

我神色慌张,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悠,端木……夫人……说的是真的吗?”我神色异常地问茱小悠。

茱小悠愣了愣,随后说道:“谁知道呢……或许有可能吧。是你见了端木夫人之后,清水言突然回归的,是吗?”

“嗯……”我点了点头。

“或许,可能吧……”茱小悠停顿了一下,“但是清水言是真的喜欢你吧……”

“谁知道呢。”我轻轻地说道。

第二天,失眠的我起来后,发现两个黑眼圈特别明显。我无力地在洗脸的时候照着镜子,唉,一夜之间憔悴了许多啊。

当我洗漱完毕回到房间内,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是清水言的来电。

经过昨天的事,我心里对清水言有了一丝猜疑,于是我特别尴尬地接起了电话:“喂,言,有事吗?”

“嗯,小娅……我想见你。”清水言的声音有一丝疲惫。他昨天也一夜未眠吗?

“嗯,好,在哪里?”他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吧?

“在‘Lovers咖啡厅’好了。”

“嗯,好!”

随后,我出门前往与清水言相约的“Lovers咖啡厅”了。

“Lovers咖啡厅”,和“恋人广场”一样,充满了粉色恋爱的气息。

我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穿着干凈的清水言,亚麻色的头发,是那样显眼,更让人看一眼就难忘的事,他如同天使一般的气质。

他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天使,或许正因为太像天使,所以才不适合做恋人吧……

因为,对于我来说,我要的不是天使而是一个恋人。

天使总会有飞走的那天,抓也抓不住。而恋人,只要我不放手,他就不会走吗?

我走过去,坐了下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微笑着说道:“言,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

这时,一个服务员走到我的身边,我随意点了一杯咖啡。没过多久,服务员就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我的面前。

我放了方糖然后加了奶精。

“小娅……我……”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清水言,我的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嗯?”

“你应该都知道了吧……”清水言苦涩地一笑。顿时,我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颤抖。

“嗯,我知道了。”我佯装淡定,可是我的心却在此刻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般,疼得很厉害。我不喜欢被别人欺骗,至少不喜欢被自己信任的人欺骗。

因为小时候被自己最爱的爸妈欺骗,已经很受伤害了。可是,为什么……我总是要重蹈覆辙呢?是我太好欺负,还是我太善良太傻了?

“清水言,是不是你的父母让你这样做的?”我的声音忍不住颤抖起来。

“嗯……”清水言不可否认地点了点头。

我颤抖着双手,勉强喝了一口咖啡:“所以,你就答应了?只因为他们是你的父母……”

“是,我是答应了,可是……”清水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打断:“可是,可是什么?”我的情绪终于无法控制了,于是我索性嘶吼起来,“所以,你就开始接近我,并且说要和我交往吗?”

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不是?

“小娅……”

“够了!”我打断了他,“是,我知道我是端木集团丢弃多年的女儿,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小娅,我没有欺骗你!”清水言的声音有些嘶哑,“就算当时妈妈那样和我说,但也因为我满脑字都是你,所以我才同意了他们的要求,转学到帝都学院,仅此而已!虽然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可是我的出发点不是为了什么狗屁合约,而是为了你,你知道吗?”

或许清水言因为激动,所以说出了脏话,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形象。

这样的他,让我害怕……

没有可是,一切就是如此。无法抹去,无法回头。

我拿出手机,却不知道该打给谁。或许在此刻,我是被神遗弃的孩子。我孤单彷徨,我不知所措,我无所适从。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异常想听一个人的声音,哪怕只是听他的一句话也好。

于是,我颤抖着双手,在手机的名单中,找着那个人的名字——黑羽凉!

“喂——”听着他的声音,我的眼泪开始肆意地流下。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声音就是发不出来。

“是小白吗?”听着他叫我的名字,我的心顿时微微颤抖。

“嗯……”我嘶哑地轻轻应了一声。

“你怎么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担忧的声音,可是我却在这个时候沉默了。

我望了望四周,有一排空荡荡的长凳,经过雨水的洗刷,愈发显得沧桑。我走过去,不顾还在下雨,就坐了下来。

“小白,你在哪里?”电话那头依旧传来他的声音。

我紧紧地握着手机,贴在耳边,轻轻地说道:“没事……我只是想听你的声音。”

“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好吗?”他温柔地说道。

此刻的他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拿着手机和我打电话?他还会不会抱着熊GG呢……我光顾着自己遐想,却不回应他。

此刻的我完全不知道这样会让他更加担心……

“凉,你能唱一首歌给我听吗?”我轻轻地问道。

“可以!你要听什么?”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一个下雨天,虽然是白天,我却依然很想听那首歌……

“唱《雨下一整晚》好不好?”

“嗯……”

随后,黑羽凉唱起了《雨下一整晚》……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电话里竟然听到了雨声。

是因为我的四周在下雨吗?还是耳朵产生了错觉?

我用手堵住了一只耳朵,想让自己听得更加仔细,可是雨声依旧在耳畔回荡着,淅淅沥沥……

“街灯下的橱窗,有一种落寞的温暖。

图贴在玻璃上,画着你的模样。

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转弯,不知要去哪个地方。

凉却的电视墙,到底有谁在看?

白杨木影子被拉长,

像我对你的思念走不完。

原来我从未习惯,你已不在我身旁。

街道的铁门被拉上,

只剩转角霓虹灯还在闪。

这城市的小巷,雨下一整晚。

你撑把小纸伞,她音韵太婉转。

雨落下雾茫茫,问天涯在何方。

午夜里,你深藏,偷偷偷透过窗。

烛台前我嘛还在想,

小舢板,划呀划,

小纸伞,遮雨也遮月光。”

这条路好像特别幽静,我坐了这么久都没有人经过……

或许累了,我整个人蜷缩在了长凳上,手依旧握着手机紧贴在耳边。电话那头是黑羽凉富有磁性的声音,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声音竟然有点儿急促。

越到后面,他竟然喘起气来。嗯,唱歌有那么累吗?可是,我好像有一点儿累了。那么我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好不好?

“小白,你在哪里?”黑羽凉急促地问道。

“嗯……我好像在‘Lovers咖啡厅’前面的长凳上……”我的眼皮开始打起架来。

“好,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来!”

“凉,你不要挂电话哦……我想听你的声音!”我孩子气地要求着。柔静淡雅

“嗯,我不挂电话……我一直跟你讲话好吗?”

“嗯……好。呜……好困啊,我休息,休息一下哦!”我疲惫地说道。我真的有一点点累了。我闭上了眼睛,在梦中对着电话呢喃着:“我睡一会儿哦……就睡一会儿……”

随后,我就沉浸在了梦乡中,或许在梦中我还保持着一分清醒,依旧维持着紧握手机的动作。

……

03

梦中,我不知道在哪里。

四周都是朦胧的一片,仿佛有雾,我看不清里面的人……

“我在哪里啊……”我摸索着前进的路,可是我就好像是在盒子里一样,四周了无生机,回应我的只有可怕的回声。

忽然眼前浮现出爸爸妈妈的身影。“小娅……”他们温柔地叫着。我伸出手,发现自己的手好小好小。我站起来,发现自己穿着公主裙。

呜……好像回到了过去。

“爸爸,妈妈……”我不由得叫出声。

随后,爸爸妈妈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我跑过去,想抓住他们,可是他们就好像是夏天的泡沫一样,一触即逝!

“不要走,不要走,爸爸妈妈!”我叫着,我发现自己哭了,有泪滴落在我的小手上。

我蜷缩起来,像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就在此刻,耳边传来了茱小悠的声音:“小白,你做我的妹妹好不好,跟我走!”

我抬起头,看着小小的茱小悠,看着她伸出一只手。我泪眼婆娑地将自己的手伸过去:“小悠……”

可是,我的手一触摸到茱小悠的手,她也变成了泡沫!

我站起来,慌张地叫道:“小悠,小悠!”

我奔跑起来,嘴里不停地叫着茱小悠的名字:“小悠,小悠,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小白,我在你身后!”

熟悉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中,我急忙转身,望着此刻的茱小悠,我不由得一喜,再看看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平日里的样子,我不由得一惊。

然而茱小悠的身后又是谁呢?哦,是茱爸爸和茱妈妈,他们手里拿着吃的东西,正一脸温和地叫着我的名字:“小白,过来!”

我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赶忙跑过去。可是当我快要触及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如同泡沫一样,顿时消失了!

“茱小悠,爸爸,妈妈!”我叫着他们,可是他们都没有响应。

“小娅……”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传来了清水言的声音。我转过头,看见亚麻色头发的清水言,在那里冲着我温柔地微笑。

这样的微笑就好像当年的清水言一样,纯粹而又干凈。这样的笑容,在如今清水言的脸上,真的很少见了。

“小娅,我喜欢你……”清水言温柔地说道。

望着曾经的清水言的笑容,听着只有现在的他才会讲的话,我的心头不由得一颤。

我想走过去,可是我又不能走过去。因为只要一走过去,清水言也会像爸爸妈妈、茱小悠、茱爸爸茱妈妈那样,离我而去的,是吗?

“小娅……”清水言始终叫着我的名字,这样的声音仿佛散发着一种魔力,吸引着我向他走去。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我渐渐向清水言的方向走去。

可是,我还没有走到他的面前,还没有伸出手触摸他,他就像水珠一般,在耀眼的阳光下变成水蒸气飞走了。

“清水言!”我大叫了一声,可是清水言也没有再回来……

我开始不知所措,一个又一个人来到我的身边又离去。是我注定没有人能够陪伴左右吗?

“小白……”就在此时,眼前浮现出黑羽凉的身影,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看着他,眼里有一点儿欣喜,可是我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赶紧往后退,不敢接近他。

如果我接近他,他也会消失不见吗?不,我不要!于是我往后退,一直往后退。

“小白,为什么你这么躲避我?”黑羽凉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委屈,让我的心底有一丝心疼。

好想往前,可是不行,不行啊!如果我往前,他也会离我而去呀……

为了不让他离我远去,于是我径直往后退。

是不是不接近你,你就会永远在我的身边,守护我?

“小白,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接近我?”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说:“不,不是的!我害怕我接近你,你会离我远去!”可是我发现,此刻我的声音竟然发不出来。

我惶恐地睁大了双眼,开始拼命地流泪,拼命地摇头。

“你真的很讨厌我吗,小白……”他忧伤地问我。

我摇头,在此时我只能无助地流泪,无助地摇头。凉,不,不是的,我不讨厌你,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黑羽凉!

“好,既然你这么不想让我靠近你,那么我走好不好?”

我慌张地瞪大双眼,看着黑羽凉越来越浅越来越透明的身影,我开始惊慌失措地向他跑去。

“不,不要!”我嘶吼着,可是我的嘶吼终究换不回他的停留。

他依旧和他们一样,离我远去。

“不,黑羽凉,你不要走!”

“不,你们不要离我远去,你们不要走啊!”

“爸爸妈妈、茱小悠、茱爸爸、茱妈妈、清水言还有黑羽凉,你们不要走啊!”

“你们不要走,好不好?”

梦中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哭泣着和嘶吼着。

他们都不会回来了,是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