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重拾玻璃鞋的灰姑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天是个晴朗的好日子,持续数天的连绵细雨终于停了下来,灰蒙蒙的阴云也散去了大半,虽然风仍然有点儿大,但久违的太阳总算在云后露出了一角。清澈柔和的阳光倾泻而下,轻柔地斜映着高大挺拔的法国梧桐。鸟儿在枝头蹦跳着,用清脆甜美的嗓音吟唱着婉转动听的小调。

林若若的心情也很好,昨天和林小哈冰释前嫌,今天两人终于一起上学了。不用绞尽脑汁地躲人的感觉真好!可惜,她的好心情只维持到到达德格拉布学院。前脚刚踏进高三(2)班的教室大门,林若若便立刻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旁边的林小哈也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小声地附在她的耳边问:“若若姐,你觉不觉得同学们的目光有些怪怪的?”

经林小哈这么一提醒,林若若开始朝周围观察起来。

她发现,原本喧闹嘈杂的教室,自他们出现后,就安静了不少。不少同学趁他们不注意时,悄悄地偷看他们,当目光和他们对上时,又心虚地移开,装作和邻近的同学窃窃私语着什么。还有几个女生正恶狠狠地瞪着林若若,发现林若若在看她们时,不但不避开,反而昂起下巴,轻蔑地朝她比了个“鄙视你”的手势。

看到这种情况,林若若嘴角抽搐,额角直冒冷汗。她能肯定,如果她没有提早得老年痴呆症的话,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得罪她

们呀!那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一夜之间,同学们对她的态度就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她在梦游时,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林若若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好友赵丽丽,只见赵丽丽正对她拼命地做“赶快过来”的手势。

发生什么事了?

林若若困惑地皱起眉,抬腿就要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等等!”林小哈连忙拉住她,小声地在她耳边提醒道,“若若姐,小心地雷。”

林若若立刻被他这话雷得外焦里嫩,责怪道:“你胡说什么!好好的教室,怎么会有地雷!你是警匪片看多了吧!”

林小哈委屈地低下头,低声嘀咕道:“什么嘛!这个气氛明明就和电影里布满陷阱的密室里的气氛一样嘛!”

“你还在那边叽叽咕咕地说什么!还不赶快跟上来!”

林若若充满警告意味的声音,吓得林小哈什么也不敢说了,提了提肩上的书包,连忙跟上。

林小哈跟着林若若走到了赵丽丽的座位旁,他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让一向冷静自持的赵丽丽流露出这副焦急失控的模样。

“若若,出大事儿了。”两人一走近,赵丽丽便焦急地握着林若若的手,急声说,“我们昨天在食堂和莫婉如争吵的事让训导主任知道了。”

林若若一惊,立刻明白过来:“你是说莫婉如和黄乐天,我和林小哈……”

“是的!是的!”赵丽丽忙不迭地点头,“你知道,咱们学校一直以来都是严禁早恋的。刚才训导主任来过,他说让你们一回来就去他办公室。”

“天啊!不会这么倒霉吧?”林若若哭丧着脸,头痛地抱住头。

怪不得同学们对她的态度在一夜之间会变得这么奇怪,怪不得那些女孩子要瞪她。所有人都以为她和林小哈恋爱了,所有的女生都认为她抢了她们的白马王子,她们能不瞪她吗?

“若若姐,你别害怕,我会陪着你的。”罪魁祸首一脸无辜地看着她,郑重地承诺道。

林若若无力地瞄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着反话:“呵呵,林小哈同学,还真是得谢谢你啊!”

林小哈再笨也知道她这话不是赞美,他缩了缩脖子,扁着嘴不敢再说话。

林若若看也不看他一眼,继续和赵丽丽讨论着应对方案:“丽丽,你说我等会儿见了训导主任要怎么解释?不然……”林若若说到这儿,停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伸长脖子偷听的同学连忙把脖子缩了回去。林若若这才压低声音说:“不然我直接告诉训导主任,我和林小哈根本就不是情侣,你说他会相信吗?”

德格拉布学院对于学生早恋的事是出了名的抓得严,这回的篓子捅得这么大,恐怕是难以轻易混过去了。她得好好地想个法子,不然她的英名只怕就此毁了。

_赵丽丽歪头想了想,然后分析道:“虽然你和林小哈不是真正的情侣,但是昨天在食堂里,咱们和莫婉如吵得那么大声,恐怕现在全校学生都已经知道并认定你们的关系了。你跟训导主任坦白,只怕他会认为你是为了脱罪而说谎,而且……”赵丽丽的话语一顿,凑近林若若,一脸谄笑,“若若,你要是把事情说破了,莫婉如一定会嘲笑我们的,你就别把你们是假情侣的事情说出去好不好?”

林若若被她的话气得抓狂:“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顾着面子?”

“亲爱的若若……”赵丽丽一脸期待地仰头看着她,双手抓着她的衣袖摇来摇去。

林若若被她晃得头昏脑涨,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只得没撤地妥协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大不了让训导主任训一顿好了。”

“太好了,谢谢你,若若!”赵丽丽猛地扑过去,给了林若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她又笑得一脸灿烂地看向林小哈,讨好地问:“那……亲爱的小哈,你也不会说的对不对?”

林小哈看了林若若一眼,毫不犹豫地说:“只要若若姐不说,我就不说,我一切都听若若姐的。”

“那就太好了!”赵丽丽放心地笑了。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赶忙拿过林小哈肩上的两个书包,推了推两人,催促道:“你们赶快去训导室吧!别让训导主任等得太久。”

在训导主任的办公室前,林若若抬头仰望着铁门左边的小铁牌,银色的小铁牌上清楚地写着“训导室”三个字。闪着幽暗光泽的黑色大字似乎在告诉她,等待着她的将是一场暴风雨。

在德格拉布学院就读差不多三年了,她一直是让老师放心的乖学生,面前这间训导室自然是一直和她无缘。眼看就要毕业了,没想到竟然会弄出这样的事情。更没想到的是,她头一次进训导室,竟然是为了这样的乌龙事件。

林若若无奈地叹了口气,继而看向旁边的林小哈,只见他正一脸无辜地看着她,一副不知大难即将临头的样子。说来这小子也挺倒霉的,莫名其妙地被卷入她和莫婉如的斗争中,现在还得陪她一起挨训。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除了面对,他们已别无选择。

林小哈像知道她的想法一样,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袖子,眼神温和地看着她说:“若若姐,我们进去吧!”

林若若点点头,抬手敲了敲虚掩着的铁门,说道:“主任,我是林若若。”

片刻,办公室内传出一个威严的声音:“进来吧!”

林若若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推开铁门。_

办公室里,矮矮胖胖,理着分头的训导主任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正对着大门的办公桌前,一双凌厉中带着几分狡诈的眼睛正来回地打量着面前的一对男女学生。显然,在林若若他们到来之前,训导主任已经和他们进行过一番谈话了。

从背影看,那男孩长得高高大大的,穿着也很时尚,浑身透露出一种斯文有礼的气质,想来相貌也应该长得不错。与男孩的高大相比,站在他旁边的女孩就显得特别娇小,一头粟色的及腰卷发轻易便遮盖了她半个身子。不知道训导主任对他们说了什么,男孩的脑袋垂得低低的,女孩却是昂着头,浑身散发着凌人的傲气,一副绝不屈服的样子。

林若若仔细一看,发现他们正是黄乐天和莫婉如!两人出现在这里,想必也是因为昨天的“食堂事件”。

昨天的“食堂事件”过后,她就打算以后尽量避开莫婉如,以免再引起争执,却没想到今天又在这里遇见了。真是冤家路窄啊!

林若若在心里暗叹了声,和林小哈一前一后地走进训导室,走到训导主任的办公桌前。

黄乐天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眼中先是闪过诧异的神色,然后脸上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重新低下头去。莫婉如也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发现来者是自己讨厌的人,眼中便立刻闪现幸灾乐祸的神色。

自林若若他们进来后,就一直冷眼观察着四人的训导主任见此状,神色意味不明地瞟了莫婉如一眼,才不紧不慢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刚进来的林若若和林小哈身上。他也不说话,只是悠然地靠着椅背,双手环胸,静静地盯着两人看,直看得林若若心里发毛,他才慢条斯理地说:“你们两个知道我找你们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林若若的心紧张得漏跳了一拍,下意识地看向林小哈,只见他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训导主任,眼神清澈如泉水,脸上一副无辜乖巧的表情。

“昨天在学校食堂里和莫婉如同学吵得这么热闹,今天该不会就忘记了吧?”训导主任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还不忘斜睨莫婉如一眼。

莫婉如反瞪了他一眼,冷哼着把头转到一边去,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林若若看得直咋舌,暗暗在心里想:这个莫婉如也太嚣张了吧!竟然丝毫不把训导主任看在眼里。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些事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回答才能让训导主任满意才是正事。

“怎么不说话?”训导主任的目光来回地在两人身上扫着,语气变得严厉起来,“难道你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很正确?”

林小哈悄悄地看了看旁边眉头深锁的林若若,继而乖巧地垂下头,轻声对训导主任说:“主任,请您不要责备若若姐,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林若若摇摇头,连忙说,“主任,我也有错。”

她不能让林小哈一个人承担这件事,毕竟说起来,也不是他的错。要不是她之前拒绝了莫婉如的哥哥,也不会有这一系列事情。

训导主任身体离开椅背,双手合拢放在办公桌上,紧盯着两人问:“你们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

林若若咬了咬唇,犹豫了数秒,深吸了口气,说:“我们不应该早恋。”

林小哈也跟着低声说:“我们应该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训导主任满意地点点头,起身缓缓地走到两人中间,双手分别搭在两人的肩膀上,苦口婆心地说:“我不是要责备你们,只是你们年龄太小,我怕没有大人的教导,你们会因一时的冲动而走上歧途。我问过你们的任课老师,他们对你们的评价都很高。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你们都是优秀的孩子,以你们现在的基础,只要加以努力,一定能考上优秀的大学……”

接下来的20多分钟,训导主任一直给两人说早恋的坏处。林若若和林小哈都垂着脑袋,安静地听着,表现出一副标准的虚心受教的好学生模样。

苦的是晾在一旁当摆设的黄乐天和莫婉如。黄乐天一直低头盯着自己的球鞋,不知道在想什么。莫婉如起初还安分地站着,渐渐的,她也变得越来越不耐烦起来,一会儿无聊地把玩着自己的长发,一会儿东张西望。到最后,她甚至无聊到拿鞋子的后跟摩擦水泥地板。

又一个20分钟过去了,训导主任依然滔滔不绝地说着。

莫婉如耐性全失,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他的话:“主任!”

训导主任停下来,转头看向她,有些不悦地问:“莫婉如同学,你有事吗?”

“主任,我站得腿都麻了,可以先回去了吗?”莫婉如边说,边弯腰捶着发麻的小腿。

训导主任皱起眉,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的请求:“不行!你继续站在原地,直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莫婉如鼓起腮帮子,不满地叫嚷:“我根本就没有错!我和黄乐天已经分手了,已经不是情侣了!”

莫婉如和黄乐天分手了?

林若若一惊,讶异地抬头看向黄乐天。

黄乐天却像是没有听见莫婉如的话似的,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只是放在腿侧的双手紧紧握拳,指节泛白。

看他这副样子,应该还是很喜欢莫婉如的,那么两人为什么会分手呢?难道是莫婉如不喜欢黄乐天了?可是莫婉如昨天不是还一脸幸福地抱着黄乐天的手臂吗?那么恩爱的两个人,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呢?

“你们虽然是分手了,但早恋还是不对。”训导主任洪亮的声音把林若若从胡思乱想的状态中拉回,她抬起头,正好看见训导主任指着东面的墙壁,对莫婉如命令道:“你去面对墙壁站着,好好反省反省。”

“哼!站就站呗!有什么了不起的!”莫婉如嘟哝了几句,心不甘情不愿地向东墙走去。

待莫婉如安分地站好后,训导主任才重新看向林若若和林小哈,说:“你们父母知道你们早恋的事吗?”

林若若和林小哈相继摇头。

“看在你们认错态度良好的份儿上,我可以不把这件事告诉你们的父母,也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但我希望你们能及早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断掉。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我不希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你们的学习。”

林若若虽然不太喜欢听这话,但为了早点儿离开这里,她也只得老老实实地点头答应:“是,主任,我明白了。”

“那么你呢,林小哈同学?”训导主任转头看向默不作声的林小哈。

林小哈垂着脑袋,沉默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林若若,才微微地点了点头。

刚才被莫婉如这么一打断,训导主任也没有心情再长篇大论地说下去了,只是又粗略地对两人说了几句鼓励的话,便说:“你们回去吧!好好学习,别让老师失望。”

“是,谢谢主任教导。”

两人分别向训导主任道谢后,一前一后地走出了训导室。

训导主任又看向黄乐天说:“你也回去吧!回去后好好调整心态,专心迎接高考,知道吗?”

“是,主任。”黄乐天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刚走了两步,他又回头看了莫婉如一眼,才表情复杂地离开了训导室。

室外的阳光很明媚,金灿灿的阳光晃得人眼睛微微酸痛。

黄乐天下意识地伸出手,想挡住这耀眼的光芒。

“有很多东西不是用手就能挡住的,比如,爱情。”林若若从一旁的花圃中走出,迎着灿烂的阳光,缓缓地走到他面前。

黄乐天放下手,微眯着眼睛,看着迎着阳光走向他的林若若:“若若,你还没有走?”

“嗯,我有话要对你说。”林若若在他面前站定,微微地仰头看着他,“你和莫婉如分手了?”

黄乐天垂下脑袋,喉结动了一下。过了好半晌,他才点点头,低声地应道:“嗯,是的。”

“为什么呢?”林若若紧紧地盯着他,锐利的目光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变化,“难道是因为昨天我和她吵架的事?如果是因为我的问题,我可以向她道歉。”

黄乐天苦笑着摇摇头,抱歉地看着她,说:“不,若若,你不需要道歉,应该道歉的是我和小如。小如生性冲动,昨天我应该拉着她的。给你和你的朋友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

“那你和莫婉如以后……”

黄乐天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训导室,温暖的春风中,莫婉如叫嚣的声音隐隐地传来。

一丝惆怅飞快地掠过他的眼底,黄乐天回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苦涩地说:“感情的事情无法勉强,顺其自然吧!”说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目光越过林若若的肩膀,看向不远处正朝他们这个方向张望的林小哈,淡淡地笑着说:“我看得出那个叫林小哈的男孩子很喜欢你,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林若若回头看了林小哈一眼,林小哈发现她在看他,立刻对她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林若若淡淡地笑了笑,收回目光,没有多向黄乐天解释两人的关系,只是轻轻地点点头:“嗯,我会的。”

两人站在原地,默默地对望着。一些往事片段在他们的脑海中闪过,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良久,黄乐天咽了咽唾沫,艰难地开口:“若若,那件事……对不起。”

虽然黄乐天没有点明那件事是什么事,但林若若心里清楚,他指的是当初他为了莫婉如而抛弃她的事。曾经,那件事是哽在她喉间的一根不可碰触的刺,她一度为那件事伤心、郁闷,直到遇上林小哈。她应该感谢林小哈,如果那个时候不是有他陪着她,她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地走出失恋的阴影。

想到这儿,林若若由衷地露出了一抹笑,坦然地对黄乐天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见她如此豁达,黄乐天释然地笑道:“若若,谢谢你。那……我先回去了。”

林若若点点头,微笑着向他挥手道别:“再见。”

“再见。”黄乐天也向她挥挥手,然后转身向教室的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他才转过身看着林若若说:“若若,小心婉如,她这几天情绪不太稳定,我怕她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林若若一怔,没有多想便点头道:“谢谢,我会注意的。”她朝他挥挥手,面带着春风般的微笑。清澈如水的明媚阳光洒在她的发间,荡起一圈圈的光晕。此刻的她美丽纯洁得宛如天使,站在远处的林小哈也看得失神了。

黄乐天表情复杂地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林若若默默地目送他离去,直到他的背影变成一个小小的黑影,她才吁了口气。没想到刚转过身,她就被眼前一张幽怨的脸吓得连退了两步。

“你在搞什么鬼?想要吓死我吗?”林若若没好气地瞪了林小哈一眼,毫不留情地一掌拍开他。

林小哈揉着隐隐发痛的额头,幽怨地看着她问:“若若姐,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男孩?”

“以前喜欢过,不过现在已经不喜欢了……”林若若突然意识到不对劲,立刻双手叉腰凑到他面前,“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你问这些干什么?”

林小哈看了一眼黄乐天离去的方向,脸上充满羡慕的神情说:“我觉得你对刚才的男孩子好好哦!你对他说话总是和颜悦色的,也不会对他发脾气,还会对他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大概是习惯了吧!”林若若莞尔一笑,看着黄乐天离去的方向,用一种回忆往事的口吻淡淡地说,“他是我的前男友,性格温和斯文,喜欢女孩子温柔地微笑。以前和他交往的时候,为了迎合他的喜好,我习惯了扮演那种温柔斯文的女孩。现在虽然分手了,但过去的一些小习惯还在,所以才会不自觉地在他面前露出那种笑容吧!”

林小哈看着她,委屈地扁了扁嘴,有些不高兴地说:“可是,你就从来没有那样对我笑过。”

“这重要吗?”

林小哈点点头,执拗地连声说:“重要!非常非常重要!”

林若若为他的孩子气感到好笑,随即又起了捉弄他的念头。

于是,她故意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对你笑吗?”

林小哈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她,困惑地摇摇头。

林若若伸手捏住他白白的脸颊,笑嘻嘻地说:“那是因为你这张脸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嘿嘿!”

意识到自己被捉弄了,林小哈睁着一双充满控诉的大眼睛,抗议道:“若若姐!”

“好了,别闹了,咱们回去吧!再磨下去,就要放学了。”

“嗯。”林小哈不敢再闹,乖乖地跟在林若若的身后,向教学楼走去。

对于黄乐天早上的忠告,林若若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她没想到,麻烦会如此快地找上她。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林爸爸和林妈妈留在客厅里看电视,林若若和林小哈则在卧室里复习数学。正当两人全神贯注地埋头苦学时,躺在书桌一角的手机突然响了,和弦音乐混合着手机振动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的响亮。

林若若放下手中的课本,拿起手机,按下了通话键。然后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了一眼正认真解着数学题的林小哈,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话筒说:“你好,我是林若若。”说话的同时,她的眼睛也没闲着,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桌上的数学课本,为一道复杂的三角函数题头痛着。本来她可以直接请教林小哈的,但林小哈认为,遇到这种难题,她最好先自己试着解答,实在解不出再问别人,这有助于记忆。于是她便一直坐在那儿,冥思苦想了大半个小时,还是没能找出解答的方法来。

“我是莫婉如。”话筒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虽然语气和莫婉如平常的张扬嚣张有些不一样,低沉中略带着沙哑,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冷嘲热讽,但仔细一听,还是能听出那是她的声音。

林若若一顿,有些吃惊,然后迅速地问:“请问你找我有事吗?”虽然对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手机号码的有些疑惑,但一想到她和黄乐天的关系,就明白了她想要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似乎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林若若反倒是对她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比较好奇,就凭她们之间的关系,莫婉如会打电话来,肯定是有急事吧?

电话那头的莫婉如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和黄乐天分手吗?”

林若若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跟自己说这个。回过神后,她下意识地拒绝道:“我不想知道,这和我无关。”

话筒那端的人似乎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愣怔了片刻,然后讽刺地笑道:“和你无关?是黄乐天说的?”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事情不是这样的?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林若若的心里升起。

林若若皱起眉,不安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话筒那边的莫婉如似乎知道她的想法,低低地嗤笑了几声,不紧不慢地说:“为什么要急着挂机呢?难道你害怕了?”

“莫婉如!”林若若脸色一变,警告性地对着话筒低喝了一声。

说完后,她才发现旁边的林小哈正担心地看着她。林若若表情一僵,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对他做了个“你继续”的手势后,林若若放下手中的笔,拿着手机往窗前走去。

听筒里,莫婉如的声音持续不断地传来:“你如果想知道我和黄乐天为什么分手的话,现在立刻来思仁公园,我在月亮湖前的第三棵树下等你。你可以选择不来,但日后你肯定会为此后悔。我要说的说完了,你好好想想吧!再见!”`

“等等!莫婉如!莫婉如!”林若若急促地对着话筒叫唤,可惜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单调的嘟嘟声。

“若若姐,是莫婉如吗?”一边的林小哈小心翼翼地问。

“嗯。”林若若点点头,考虑了两秒后,果断地拿起了床头的背包,“小哈,我出去一趟,你累了就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若若姐,你是要去见莫婉如吗?”

“嗯。”林若若边收拾东西边嘱咐道,“我先出去了,你出去时帮我带上房门哦!”

“若若姐!”眼看着她就要掩门离去,林小哈急忙叫了声。

“怎么了?”林若若站在门边,疑惑地看着他。

林小哈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问:“若若姐,现在……这么晚了,你,你可以不去吗?”

“小哈,我真有急事。”林若若为难地看着他。

‘那……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林若若耸耸肩,无奈地摊摊手:“小哈,你知道不可能的。”

“可是,我担心你。”林小哈皱着眉,担心地说,“黄乐天说莫婉如最近情绪不太稳定,我怕她会对你做出不好的事情来。”

“别担心,莫婉如这人虽然刁蛮了些,但她毕竟是个女生,不会对我有什么威胁的。好了,我要走了,拜拜!”林若若掩上门,隔绝了林小哈担心的目光。

思仁公园离林家不远,平时慢悠悠地步行去也不过是20分钟左右的路程。林若若此刻满怀心事,走得又急又快,只用了十多分钟便到了。

晚上的思仁公园很静,偌大的公园里只有寥寥几对情侣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低声聊天儿。沁凉的夜风吹过,郁郁葱葱的枝叶轻轻地摇曳着,发出细微的“沙沙”声。路灯光线昏暗,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几声不知名的虫子的鸣叫声。

通往月亮湖的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路面是由大小不一的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两旁伫立着两排路灯,昏黄的灯光投射在鹅卵石光滑的表面上,折射出淡淡的光泽。不远处的月亮湖平静无波,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粼粼的波光,宛如一面漂亮的镜子。

林若若借着路灯昏暗的光,在鹅卵石小道上快步走着。

往月亮湖的方向远远望去,能看见莫婉如站在湖边的第三棵柳树下,仰头遥望着远处的天。看样子,她似乎来了好一会儿了。

林若若加快脚步向她走去,胶质的鞋底敲在石子路面上发出一连串急促的沉闷声响。

莫婉如缓缓地转过身,双手环在胸前,冷眼看着快步向她走来的林若若,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看来你还是很在意黄乐天的。”

林若若自动忽略她脸上的讽刺笑容,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微微喘着气说:“我来了,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黄乐天分手了吧?”

莫婉如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倒用一种法官审视罪犯似的眼神看着她,直看得林若若心里发毛,她才不紧不慢地开口:“你还喜欢黄乐天?”

“我和他的事情与你无关,我没有义务告诉你。”

“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也不过是随便问问。”莫婉如无所谓地耸耸肩,“你为何这么想知道我为什么和黄乐天分手呢?”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

“什么意思?”

“你和黄乐天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分手了呢?我想不明白。”

莫婉如眨了眨眼,脸上的冷笑渐渐隐去。她走到湖边,背靠着柳树坐下,安静地凝视着湖面。

今晚的夜空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只有那大团大团的灰色云朵。湖面很静,湖边的昏黄灯光倒映在水中,宛如坠落水中的星星。风缓缓地吹着,一枚柳叶自纤细的枝条飘落,在平静的湖面上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其实我从来没有喜欢林若若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是因为你哥哥的事?”

“是的。”莫婉如把下巴搁在曲起的双膝上,尖尖的小脸被披散下来的长发遮挡着,看不见脸上的表情,“你抛弃了我哥哥,我也要让你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所以我才把黄乐天从你身边抢走。”

“我没有抛弃你哥哥!”林若若忍不住辩驳道,“当初你哥哥对我告白时,我觉得两人的性格不合,就直接拒绝他了。我没有和他交往,所以也谈不上抛弃。”

“这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区别。至少,你对我哥哥造成了伤害是事实。如果不是你拒绝了他,他也不会被他的朋友笑话。”

“对此我感到很抱歉,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来打扰我的生活。”林若若皱着眉,走到她身边,低头看着她。

莫婉如撇了撇嘴,理所当然地说:“为什么不可以?你让我哥哥被别人笑话,我自然也要让你被别人笑话。”说到这儿,她停下来,冷笑了声,“只是,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更没想到你会交了一个比黄乐天更棒的男朋友。”

林若若立刻意识到莫婉如说的人是林小哈,她没想到莫婉如会因为这个和黄乐天分手。她想对莫婉如解释,她想告诉莫婉如,她和林小哈并不是真正的情侣,只是,莫婉如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不等林若若开口,莫婉如便继续说下去:“既然你不喜欢黄乐天了,那他对我来说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我从不把时间浪费在没有价值的人身上。因此,昨天一出学校食堂,我就向他提出分手了。”

林若若瞪大眼睛,惊愕地盯着她追问:“你把这些都告诉他了?”

莫婉如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坦率地点头承认:“是的,我都告诉他了。”

“你好残忍!”林若若倒抽了一口凉气,指着她的手激动得直发抖,“黄乐天这么喜欢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呢?”

“我的字典里只有‘喜不喜欢’,没有‘可不可以’。”莫婉如骄傲地昂着下巴,得意地说,“只要我喜欢,我甚至可以让爸爸给我把德布拉格学院买下来!其实认真说起来,黄乐天落到今天这个下场,完全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伤害我哥哥在先,我也不会伤害他,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劝你还是赶快答应做我哥哥的女朋友,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发生在黄乐天身上的事情会不会在你现任的男友身上重演。”

“莫婉如,你别太过分!”林若若愤怒地瞪着她,因冲动向她逼近了几步。

莫婉如所站的位置离湖边很近,加上昨夜下过大雨,湖边的泥土比平日滑。林若若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失去平衡的身体直直地向湖里摔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莫婉如一时傻了眼,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眼看着林若若就要掉到湖里,一声惊慌的尖叫声在夜色中响起——

“若若姐!”

随着这声大叫,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林小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林若若。

在她即将落水的那一刻,林小哈险险地把她拉了回来,他自己却在慌乱中一脚踏空,“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惊魂末定的林若若傻傻地站在原地,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中回过神来。直到林小哈在水中扑腾着,无助地高喊着“救命”时,她才蓦地回过神来。

“小哈!”林若若惊慌地看着水中的林小哈喊道,一时六神无主。

林小哈在水中扑腾着,求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若若姐……救我……我……我不会游泳……”

怎么办?怎么办?她现在应该怎么办?要跳下湖里吗?可是她也不会游泳啊!只怕到时不但救不了他,还弄得两人同时陷入困境。或者是去找人帮忙?可是这大晚上的,周围静悄悄的,找谁去?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呢?再耽误下去,林小哈恐怕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林若若越想越慌,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不!这个时候她不能慌!林若若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林若若你要镇定!你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你不能慌!慌不能解决问题!现在只有你能救林小哈了,你必须镇定,只有镇定才能想出救林小哈的办法。

强忍着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林若若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

她先是拿出手机给120拨了急救电话,期间双手一直颤抖着,好几次都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然后她猛地摇晃着傻站在一旁的莫婉如,林若若心里清楚,现在能帮自己的人只有她了。

在林若若的剧烈摇晃下,莫婉如终于回过神来。她惊慌地盯着在湖里扑腾的林小哈,吓得脸色发白,嘴唇颤抖,语无伦次地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出人命了!”

“莫婉如,你别慌!你赶快出去找人来帮忙!快!”

“好……好的!”莫婉如慌乱地点头,急忙向来路跑去。

寂静的月亮湖畔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人,林若若压下满心的焦虑,大声地鼓励道:“小哈,你一定要坚持住,莫婉如已经去找人帮忙了。”

“若若姐……”林小哈扑腾的动作明显无力了,就连叫喊声也变得微弱下来。

恐惧感再度袭击了林若若的心,她连忙扯开喉咙对着湖里的林小哈大喊:“小哈!林小哈!你一定要坚持住!林小哈!”

林小哈低低地应了几声,便没有了声音,人也渐渐地向幽暗的湖底沉去。

“林小哈!林小哈!”林若若惊恐得瞪大眼睛,拼命地叫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再也没有回应她,僵硬的身子渐渐地消失在湖面上。

林若若的脑袋顿时蒙了,她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了,把肩上的背包扔到地上,纵身跳下湖去。

湖水很冷,虽然四月的南方已经开始回温,但晚上的气温下降很快,和白天有很大的温差,晚上泡在湖水里和泡在冰水里差不了多少。落水的那一刻,林若若只觉得一股寒气直往脑袋里冲,可是她顾不了这么多了,满脑子只有救人!救人!救人!

林若若不会游泳,她只能凭着本能划动着四肢,向林小哈落水的方向靠近。

“林小哈!林小哈!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她焦急地朝林小哈落水的方向大叫着,奋力地蹬着水中的腿。

她的挥臂幅度很大,耗力多。游了一小段,林若若就觉得四肢渐渐变得有些沉重,呼吸也渐渐地变得困难。她不得不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出的白色雾气很快便让夜风吹散了。

怎么办?这样下去她不但救不了林小哈,连她自己也会死掉的。

林若若又急又慌,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嘴唇早已冻得发紫。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放弃,现在只有她能救林小哈了,如果她逃跑的话,他会死的。她不能让他死!`

林若若深吸了一口气,使出余下的力气,使劲向他游去。

“林小哈……林小哈……你听见我的声音吗?林小哈……”她边游边大叫着他的名字,一不小心竟然喝进了两大口水。

冰冷苦涩的湖水呛得她直咳嗽,原来冻得发白的脸瞬间憋得通红。她忘记了自己正在水中,停下划水的动作,下意识地伸手捂住难受的胸口。失去浮力的身体迅速地下沉。

林若若一惊,慌乱地扑腾着,试图让身体浮起来,可惜并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很快,她的四肢变得僵硬无力,每动一下都像是灌了铅般沉重。她的动作渐渐地慢了下来,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想挣扎,她想划行,可是四肢却麻木得仿佛不再属于自己。没过多久,她便和林小哈一样,缓缓地向水底沉去。

在陷入昏迷前,她隐隐地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