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捡来的王子是白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在回家的途中,林若若剥开了巧克力的包装纸,掰了一小块正欲放进口中,却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卖巧克力的老奶奶的话……

“吃前记得许愿哦!巧克力精灵会帮你实现愿望的!在这个美好的节日里,任何不美好的事情都会消失。”

许愿后,不美好的事情真的会消失吗?

林若若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双手握着巧克力,站在空无一人的僻静小巷里,发泄般地对着天空大叫:“我希望忘记黄乐天!我希望上帝赐我一个比黄乐天好一千倍、一万倍的男朋友!”"吼完后,她顿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她呼了口气,把手中的一小块巧克力放进嘴里,甜蜜中略带苦涩的味道立刻在她的舌头上化开。林若若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着这种味道。这一瞬间,她觉得心中的苦痛好像真的减少了很多。

“姐姐,你是天使吗?”

正在林若若尝试着淡忘心中的伤痛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清脆干净的声音在这幽静的小巷里显得异常清晰,让她想装作听不见都不行。林若若咽下口中的巧克力,无奈地睁开眼睛。

灿烂的霞光,一个男孩正站在她面前。他身高看起来至少有175cm,比她高出大半个脑袋。他看起来和她年龄相仿,长的极为帅气,乌黑的头发柔顺地贴在前额,一双眼睛又圆又黑,长长翘翘的睫毛微微的垂着,在他脸上投下小小的弧形阴影。他的皮肤白皙无瑕,估计连校花莫婉如见了他也得自叹不如。他那张完美的脸,简直就像台湾偶像剧的男主角,仔细一看,真和罗志祥有几分相似。总之,他绝对是那种走在大街上,回头率达200%的俊美男孩。

不过……回头率达200%的俊美男孩会露出这么可怜兮兮的表情吗?

他看起来至少有十七八岁,可是那处处透着可怜气息的表情,那无辜纯真的大眼睛,那微微扁着的薄唇,特别是那可怜兮兮的语气,让人怎么都无法相信他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要不看他的外表,就只听声音,她还真以为他只有十岁!

林若若看着男孩和实际年龄严重不符的表情,嘴角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教堂里的天使都穿着白裙子,姐姐,你也是穿着白裙子,所以你是天使,对不对?”男孩满脸期待地看着她,黑亮的大眼睛闪着无辜的波光。

按他的逻辑,那是不是有翅膀的也都是天使?蝙蝠也有翅膀呢!难不成蝙蝠也是天使?看来这男孩的神经不太正常。

林若若决定不理他,转身就走。然而,她刚迈出一步,衣服就被人抓出了。

看来今天注定是个多事的日子。

林若若叹了口气,无奈地回过身,看着一脸可怜相的男孩问:“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天使姐姐,我肚子好饿。”男孩扁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那小狗一样的可怜眼神,仿佛在暗示,她要是不帮他,她就是天下超级无敌大坏人。

林若若不想当坏人,所以只好苦着脸,忍痛把手中剩下的巧克力全给了他:“我只有这个,你拿着。”

“谢谢天使姐姐。”男孩双手捧着巧克力,感激地看着林若若,那眼神看得林若若心里直发毛。

汗!他干吗用这种眼神看她,他以为他是在看耶酥吗?

林若若揉了揉双臂上的鸡皮疙瘩,礼貌的叮嘱了他一句:“你赶快吃,吃完了就回家。我先走了,再见!”

“天使姐姐,你等等!”

男孩焦急的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林若若只当什么也没听见,快速地往大路上跑去。

在情人节被抛弃已经很倒霉了,她可不想在这里和这个奇怪的男孩继续扯下去!林若若沿着街道飞快地跑着,可是,她突然觉得不对劲。

她明明已经跑了三条街道、四条小巷,为什么还能那么清晰地听到那个男孩的呼唤声呢?

于是,林若若停下脚步,疑惑地皱起眉头,往后一看,差点儿没背过气来——那个男孩正一脸无辜地挥着巧克力向她跑来。

“你不回家跟着我干什么?”林若若黑着脸,没好气的瞪着她面前的男孩。这小子追着她跑了这么远,竟然脸不红、气不喘,她都有点儿怀疑他是不是刘翔的弟弟了。

男孩看林若若生气了,脸上立刻露出委屈的神情:“天使姐姐,我,我忘记回家的路了。”“你忘记回家的路就去找**叔叔啊!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地图!”林若若不想再理他,转身就走。

男孩双手握着巧克力,可怜兮兮地跟在她的后头:“天使姐姐,你带我回家好不好?**局里的叔叔长得好凶,我怕。”

“你要怕就离我远一点,我凶起来比**局里的叔叔还可怕!”林若若头也不回地说着,加快了步伐。

“天使姐姐……”男孩站在原地,无助地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委屈得像是受了欺负的童养媳,声音里竟然带着哭腔。

已经走到一米开外的林若若停了下来,左脚半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里挣扎了半天,最后她还是叹了口气,无奈地折回到男孩面前说:“唉,我败给你了,你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送你回去。”“谢谢你,天使姐姐。”看到林若若重返,男孩破涕为笑。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刚舒展开来的笑脸又皱成了一团。他怯怯地看了林若若一眼,缩着脖子,惶恐地嗫嚅道:“可是,天使姐姐,我不知道我家在哪里。”

“噢,我明白了。”林若若淡淡地应了声,无以为男孩的意思是不知道家里的准确地址,“你要是不知道路名,也可以告诉我你家附近的一些标志性建筑,比如,某某餐厅、某某大厦、某某商场、某某景点之类的。”

“这些我也不知道……”男孩扁着嘴,可怜兮兮地垂下脑袋。

林若若忍着满肚子的闷气,耐着性子说:“好吧!那你把你的家人或者朋友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我,我忘记了……”男孩不安地搓着手指。

“那你告诉我,你读哪所学校?”林若若语气中开始透露不耐烦,看得出她已经濒临发飙了。

“那你妈妈叫什么?”

“我,我不太记得了……”

“臭小子,你是不是耍我?”林若若叉着腰瞪着他,乌黑的瞳仁里有火苗在跳跃,怒气全面爆发。

“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耍你……”男孩吓得倒退几步,缩着脖子,睁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林若若,神情和他的外表一点儿也不相符。看他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他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等!什么都不记得了?那,那不就是……林若若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林若若被脑子里的想法吓了一跳,抬头惊愕的瞪着他,试探着问:“你,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e!Y-H+J&n)F

男孩扁着嘴,茫然地看着她。一看到他这副表情,林若若立刻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他就说:“我,我忘记了……”

天啊!她今天为什么这么倒霉啊?失恋也就算了,还让她遇上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白痴。老天是不是觉得她不够凄惨,还想来个雪上加霜啊?

林若若无力的瘫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有气无力地说:“我看你是失忆了。”

“失忆?”男孩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两道浓密的剑眉紧紧地皱成一团。

林若若欲哭无泪地点点头:“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了。你的脑子里一丁点儿往事的记忆也没有吗?”

“我不知道!”男孩紧皱着眉头,努力地回忆着,“我只记得我昨天好像是被车撞了,醒来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你身上有没有什么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呢?”林若若急切地问,“比如身份证、学生证之类的。不然手机也行,手机里应该有你的家人和朋友的电话号码。”*?2Y$w2?8H/a-U,t

“嗯,我有手机……”

林若若大喜,连忙催促他:“赶快给我看看,我帮你联系你的家人。”

“不过现在没有了……”

“怎么会没有呢?”林若若悲愤地大叫,这一喜一悲的交替让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男孩害怕地瞄了她一眼,垂着脑袋,小声地说:“今天早上有个长胡子的叔叔说,只要我把身上的钱和值钱的东西给他,他就带我回家。”林若若瞪大眼睛,把他不敢说的话全说出来了:“所以你就给他了?”

男孩偷偷看了看了看她,然后悄悄的往外挪了好几步,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天啊!他到底遇到了一个什么让人啊?被车撞到就算了,还学人家韩剧的男主角闹失忆;闹失忆也就算了,还把最重要的手机送到骗子手里!她,她,她真不知道该说他还什么好了!算了,不管他了!反正他们本来就是没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各行其道。拿定主意,林若若招呼也不和他打一声,就起身往前走。男孩觉察出不对劲,连忙上前拉住她的衣角:“天使姐姐,你不会抛下我一个人走掉,对不对?”“不对!”林若若拍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

说她无情也好,说她铁石心肠也好,反正她打定主意不理他了。她自己的事情已经够烦了,她可不想把这个大麻烦包揽在自己身上。

“天使姐姐,你不帮我了吗?”

“你的忙我可不帮了,你去找别人吧。别跟着我!”

“我,我没有地方去了。如果,如果你不帮我找家人,我,我,我只好一直跟着你了。”

“好啊!你威胁我是不是?”林若若停了下来。

男孩反应不及,下巴撞到了她的额头,疼得立刻捂住了下巴,跳到一旁呼爹叫娘。林若若吐吐舌头,朝他做了个“活该”的表情,边走边下狠话:“那你就跟着吧!跟到累死你我也不管你!”

话虽然这么说,但当林若若绕着镇中心走了半圈,回头依然能看到身后寸步不离的男孩时,她终于抓狂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还要跟我跟到什么时候?你是不是要把我折磨疯了才开心?”

男孩被他吓得连连往后退,缩着脖子,颤抖着说:“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没有地方去。”

“你没地方去关我什么事!”

“姐姐是天使,姐姐一定有办法的。”“你,你;”林若若被他气得浑身发抖,心里直恨自己刚才把巧克力给了他。如果她不给他巧克力,说不定他就不会赖上她了。

“天使姐姐,你别生气好吗?”看到她这个样子,男孩难过地垂下头,“我,我只是想回家。晚上外面很黑,会有坏人打我,还会有奇怪的大叔摸我的脸”说到最后,男孩竟然低声地抽泣起来。

“你,你别哭啊;”林若若吓坏了,心里的;气瞬间消退了一半。她慌张地看着他,又转头看看四周,发现不少路人正驻足朝他们看来。她顿时手足无措地说:“喂,喂,你别哭啊!别人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呢!哎呀,算了算了,算我倒霉好了!你别哭,我带你走,你今晚不用睡路边,也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真的吗?”男孩抬起头,一双乌黑的眼睛含满了泪水,看起来惹人怜爱。

“哎,是啦!是啦!赶快走吧!”

“先说好哦!我不要去**局哦!那儿的大叔长得好凶,我害怕。”

“知道了,知道了!”林若若口上应着,心里却想,反正他不认识字,到时去哪儿可由不得他!

男孩不知道林若若心里的想法,快乐地跟着她往前走。

走了两步,林若若不放心,又回头问了句:“你确定你真的把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吗?”

“嗯,是的。

林若若放心地拍拍胸口说:“那就好。”

“什么?”男孩惊诧地看着她问。

“没什么,没什么,咱们赶快走吧!”幸福镇的**局坐落在镇中心,金光灿灿的夕阳下,整座建筑显得庄严肃穆。警局大门的门匾上,“为**察局”几个金色大字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林若若和男孩站在**局的大门前,仰头看着威严的门匾,表情各异。前者热泪盈眶,一副“我快要解脱了”的激动表情;后者则是一脸的疑惑不解。

“天使姐姐,这是哪里?”

“我家!”林若若撒着慌,心里却想,反正把他进去了,她就自由了!

男孩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了:“天使姐姐,你家在**局吗?”

林若若脸色一变,转头反问:“你怎么知道这里是**局?”

“这门上不是写着吗?”男孩伸手指了指那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林若若大惊,眼睛瞪得比乒乓球还大:“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认得字?”

“我是忘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但不代表我不认识字了啊!”男孩无辜地眨着眼睛。

瞧他这话,不是在耍她吗?

林若若脸色一沉,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往**局里:“你看错了,那几个字不是‘**局’。”

“那是什么?”男孩抱着大门外的圆柱,死也不愿意往前挪一步。

“那是我家春联的横批,意思是‘幸福如意’。”

“你骗人!上面明明有五个字,‘幸福如意’只有四个字!”2林若若深吸一口气,忍着把他揍一顿的冲动,耐着性子哄道:“我刚才说错了,应该是‘很幸福如意’,这回是五个字,没错了吧?赶紧跟我进去!”

“我不要!我不要!你骗人!上面明明写着‘为**察局’!”男孩紧紧地抱着柱子,脑袋扭到一边,不看她。

林若若耐性尽失,懒得跟他说了,干脆直接动手把他从柱子上拉下来,拎着他的领子就往**局里面拽。

救命啊!”

男孩的身影消失在**局大门口,徒留下一声高分贝的尖叫,惊起了路边树上的一群乌鸦'

**局内,数十个警员正在各自的办公室前忙碌着,偶尔有几个身穿便服的警员在过道上冲忙地穿梭,室内一片忙碌和谐的景象。

林若若坐在一张办公桌前,旁边站着一脸苦瓜相的失忆男孩,一位**大叔正坐在两个人对面做着笔录。

“林小姐,请问你是何时何地遇见这位同学的?”

“大概今天傍晚5点10分左右,地点是幸福镇平和小巷203号住宅前。”林若若挺直背,两手放在膝盖上,规规矩矩地回答。

“他有向你提起过什么吗?”**大叔停下笔,双手交握放在桌上。%“他说,他不知道回家的路,拜托我带他回家。我让他把地址告诉我,他却说他忘记了。他说他昨天出了车祸,醒来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根据他的情况,我猜想他是失忆了。”

“嗯,我明白了。”**大叔把林若若的话一一记录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看向男孩,问:“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男孩惊慌地看来一眼表情威严的**大叔,身体下意识地往林若若旁边靠了靠,脑袋摇得飞快。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大叔放下笔,对男孩露出亲切的笑容,“你对过去发生的事情还有印象吗?”男孩盯着**大叔的脸看了好一会,似乎在研究他是不是真的不会伤害他。

半响,他脸上的恐慌神色才稍稍缓和了些,轻声回答道:“不记得了。”

“那你身上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吗?”

“本来有一部手机和一些钱的,但是被一位大叔骗走了。”说到这,男孩委派地扭着手指,俊秀的脸硬是皱的像一团皱巴巴的咸菜。

“那你记得那个骗子的长相吗?”**大叔重新拿起笔来,重新把他的话记录下来。

闻言,男孩表情怪异地瞄了**大叔一眼,然后偏头看着林若若,扁着嘴不说话。`

林若若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瞪着他道:“喂!**大叔问你话呢!你看着我干什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骗了他的手机和钱呢!

“我,我不敢说……”男孩眨着纯真的大眼睛,害怕的瞄了**大叔一眼,又慌忙低下头。

看着他这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林若若真想一巴掌拍过去,但想到自己正身在**局,只能强忍住发飙的样子。深呼了一口气,她强迫自己挤出一抹笑容,强装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说:“你别怕,只管说,这儿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是的!放心的说!大胆的说!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揪出那个骗子,要回你的东西呢!”**大叔和蔼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鼓励道。

男孩怯怯地看看**大叔,又怯怯的看看林若若,然后小声的说:“真,真,真的可以说吗?”

“嗯,说吧!”**大叔和林若若异口同声的说。

男孩忐忑不安的瞄了两人好一会儿,才嗫嚅道:“那,那个骗子和**叔叔长得有点像。”

林若若和**大叔同时愣住了。

“你胡说什么!”反应过来后,林若若想也不想地往他头上拍了过去。清脆的响声和男孩的互痛声瞬间引起了室内所有人的注意,她这才想起自己还在**局里。

oh,mygod!

她居然在**局里当着众多**打人!

他们不会以暴力打人罪将她送进监狱吧?

她这回可被这个死小子害惨了!

林若若心里流着泪,脸上还得赔着笑,站起来一一向室内的警员点头致歉。末了,她又扯这一张笑脸,柔声问男孩:“这位同学,不好意思,我这人脾气有点大,刚才没控制好自己的手。你的头还痛吗?来来,我帮你揉揉。”

“不,不,不用了,谢谢你”男孩瑟缩着,像是怕林若若吃了他似的,飞快地躲开了。

笔记的**大叔反应过来后,赶紧招呼两人坐下,然后好奇地看着男孩问:“你说那个骗子长得像我?”

林若若误以为**大叔找追究男孩的责任,连忙帮男孩解释:“**大叔,你别怪他,他”

“没事没事,”**大叔打断林若若的话,毫不介意地摆摆手,笑呵呵地说“就让他说,说不定能找出线索来。”

“我”男孩下意识地看了林若若一眼。

林若若也提心吊胆的看着他,害怕他会说出些什么胡话来。

男孩误以为林若若这是在鼓励他于是轻声说:我记得那个骗子和**叔叔一样下巴长着一小撮很黑的胡子。

原来只是胡子长得像而已。

林若若松了口气静静地坐在一旁听他说下去。

那位骗子大叔看起来和**大叔年纪差不多皮肤很黑颈后有一个黑虎纹身。说到这男孩停了下来一脸期盼的看着**大叔**叔叔你会帮我找回手机和钱吗?天使姐姐说如果我能找回手机的话说不定就能联系上我的爸爸妈妈了。

恩我们会尽力的。**大叔笑着点头。然后他又对林若若说:林小姐关于这位男孩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谢谢你把他带来**局。联系上他的父母后我会再和你联系的。

好的那这位同学就交给您安置了。辛苦您了**大叔。林若若站起来弯腰向**大叔致谢。

**大叔也站起来礼貌的和她握手道:不辛苦为人民服务是我的职责。

那我先回家了**大叔再见。

等等!感觉不对劲的男孩连忙拉着林若若的袖子失落的看着她天使姐姐那我呢?你走了我怎么办?

林若若转过身拍掉他的手笑吟吟地说:呵呵你当然是留在这里了**大叔会安排的。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家人再见!

林若若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故意无视他可怜兮兮的目光快乐的走出了**局的大门。

谢天谢地!终于把这个缠人的小子甩掉了。

林若若走出**局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夕阳金红色的光芒给这个温馨的小镇堵上了一层瑰丽浪漫的色彩。

大街上依旧人头攒动其中还是以情侣居多。

刚刚失恋的林若若也没心情闲逛便径直回家了。

半路上她突然觉得有些口渴就停下来在路边的便利店买了一瓶果汁。

正要付钱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略显熟悉的声音。

我也要喝果汁!我要苹果味的!

奇怪这声音怎么那么像那个失忆小子的声音呢?

不过肯定不会是他他现在还在**局里呆着呢!林若若心里这么想着一回头却吓得一连倒退了三步。

你你不是在**局吗》怎么又出来了?林若若惊愕的盯着眼前的男孩表情像是见了鬼似的。

男孩无辜的眨了眨眼然后一脸纯真的说:我跟**叔叔说我不习惯和陌生人住我想去你家借住几天然后就跑出来了。你在说什么胡话?难道我就不是陌生人吗?你不一样。男孩摇着头一脸认真地说:你是天使姐姐你会给我巧克力还会帮我找家人你是好人。我不是天使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再跟着我我就把你给卖了!林若若皱了皱鼻子做了个吓人的动作。哎好好的节别的女孩都牵着男友的手享受幸福甜而她不但被男友甩了还被这个死小子缠着!真是造孽!男孩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可是很快又向林若若靠过来执着地说:我知道你是天使你不用骗我我是不会上当的。这男孩的脑子估计是被车撞傻了!林若若翻了翻白眼一边掏出钱包付果汁的钱一边好言相劝:你别疯了!在**局关门前赶快回去!我不要!**局里的叔叔都长得好凶我害怕。男孩扁着嘴委屈的垂着脑袋。再可怕也不会比我更可怕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林若若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十元的钞票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从饮品架上又拿了一瓶苹果汁然后把手中的钞票递给老板。走出便利店林若若把手中的苹果汁递给男孩然后把另一瓶果汁和附带的吸管拆下来插进吸管口畅快的吸了一大口才转头对男孩说:你认识会为**察局的路吗?男孩咬着吸管轻轻的摇头。林若若叹了口气停下脚步说:我带你回去吧!我不要!我我宁愿睡路边林若若没好气的瞪着他气呼呼地说: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固执呢?难道在**局里带着不必在外面受人欺负被夜风吹强吗?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局我讨厌**局里的大叔林若若斜看了他一眼冷风嘲讽道:我真怀疑你是前世不是和**接了什么仇不然你没事干嘛那么害怕**呢?大概是男孩不爱听林若若这话他鼓着腮果汁也不喝了静静地站在原地不说话。

“啧,还会闹脾气呢!”林若若只当他是闹别扭,心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那你就一直待在这好了,我先回家了。你要是想回**局就赶快回,不然你今晚就继续睡路边吧!”

男孩果真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当林若若走出很远又回头看时,发现他依然站在原地,就连那固执可怜的姿势也没有变。瞧那样子,似乎真的打算一直站在那儿。

太阳快落山了,他身上又没有钱,别说住店,估计连个面包都买不起。如果林若若不管他的话,说不定他真会饿晕。

可是,如果她真把他带回家的话,在联系上他父母前,她都得照顾他,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林若若心里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转身向男孩走去。

唉,她只好自认倒霉,把他带回家好了。

她要是不管他,万一他出了什么事,估计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唉,说来说去,还是她不够心狠!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