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为了童天罡追到,江万里采用曲折方式后退,每退后四五尺就改变一次方向,使对方无法直线追赶。

  童天罡担心“火凤凰”的安危,没有去追江万里。

  江万里一退,他也返身奔向“火凤凰”。

  “火凤凰”是受了点轻微内伤,伤势并不重。

  因为,她自知不是江万里的对手,一开始她就没有硬拚取胜的想法。

  迎击的目的只是想都给童天罡争取一点时间而已,所以打从开始她就有见机而退的想法。

  岳尚武则是想抓住机会捡个便宜立个大功。

  以报答江万里提升他为总管的知遇之恩。

  却没想到便宜没捡到,反而遇到了扎手货。

  岳尚武单打“火凤凰”已经觉得有些相形见绌,疲于奔命。

  猛然间看到童天罡站在圈外,本能的联想到江万里遭遇不测。

  一惊之下,手脚全乱了,等江万里停住退势看到岳尚武的时候,“火凤凰”的利剑已经刺进了岳尚武陶膛里了。

  岳尚武的生命在鲜血中消失、幻灭,他只当了不到十天的江府总管,就为江万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岳尚武的死,使江万里间一次体会到他这个“川康皓月”已经不是川康地面上最强而有力的江湖统领了。

  重又转身面对着江万里。

  童天罡冰冷的道:“江万里,还还要再等下去吗?”

  心中气焰的收敛,使江万里显得有些迟纯、语拙,他怔怔的盯着童天罡,许久之后才道:“童天罡,老夫仍然不相信自己的人全败了。”

  童天罡冷笑道:“信与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

  江万里道:“信与不信,好是你自己的事。”

  江万里道:“你不想再等等看了吗?”

  童天罡冰冷的道:“让尊驾再找一次偷袭的机会。”

  瘦脸突然涨红。

  江万里暴烈的道:“童天罡,你说话的用辞最好能稍加斟酌着点,老夫可不接受你任意侮蔑。”

  耐着性子等江万里把话说完之后。

  童天罡轻蔑的冷笑道:“江万里,如果说童某还有心情侮蔑你,你也未必太抬举你自己了。”

  气往上一冲,江万里大吼一声,双掌齐出,飞身扑向童天罡。

  人未到,锐利如刃的罡猛掌风,挟着排山倒海这势涌向童天罡。

  从方才的照面中,童天罡对江万里摧功已多少有点了解。

  因此,童天罡没有用剑,安椿立马,以双掌迎击江万里。

  轰然一声震天大响声中。

  江万里急如强弩般凌空射来的身体,突然向后反弹回七八步远。响中气血翻腾,双臂酸麻难举。

  童天罡向后滑退了近丈无,也是气血翻涌,双臂也同样的无力举动。

  江万虽然对童天罡摧力震惊不已,但他仍然不相信童天罡的内功能与他匹敌。

  因此,人才落地,目光便紧盯着童天罡不放。

  童天罡泰然的神色使江万里大失所望。

  强烈的失望随后带来的是更大的震悚。

  直到此刻,江万里才知道当时过份的托大而轻视了童天罡,自己犯的错误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重又抽出了“天地双令。”

  童天罡冷酷的盯着江万里,道:“江万里,你‘川康皑月’的武功也下过如此,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

  也许是内心有了潜意识的恐惧,江万里竟然下意识的向后退下两步。

  跟着欺进两步,童天罡森冷的道:“江万里。”

  定了定神。

  江万里突然扬声大笑道:“童天罡,你是老夫此生所见到的年轻人中,武功最突出的一个。

  如果假以时日,你不难统领江湖,号令武林,可惜你锋芒露得太早了,更不幸的是你遇上了老夫,哈哈……”

  童天罡冷漠的道:“攻心为上,攻城次之,江万里,你想用心攻,对吗?”

  江万里笑容一收,正色道:“也许是,也许不是,童天罡,随你怎么想,老夫是下定决心要除掉你了。”

  再向前欺进一步。

  童天罡逼问道:“很好,请吧?”

  恰在此刻,“虎钩神”应敬天冲进场来,跃落在江万里身边,一条右臂全被鲜血染红了,平日不离身的虎头钩也只剩下了左手中的一把了,状至困乏狼狈。

  连连吸了好几口大气之后,应敬天扭头望着江万里道:“老爷子,他们……”

  抬臂做了个阻止“虎钩神”说话的手势。

  江万里生硬的道:“不用说了。”

  “水火神”雷开天的声音划空而至,道:“谁说不是的呢?‘寒江门’江门主在川康地面是何等光鲜显赫的人物,几曾碰过这种灰头土脸的事情呢?”

  声落人已站在童天罡身边了。

  江万里狠狠的瞪了雷开天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水火神”雷开天嘻皮笑睑的望着江万里道:“江门主,如果当日您江老爷子别那么心急,容不下人,等我雷开天糊里糊涂的把童令主沉到扬子江底之后。

  您江老哥再破点费,为我雷开天举行个庆功宴,等我喝得昏天暗地的时候,您在轻而易举的把我送上黄泉路上,又那会有今天这个局面呢?”

  江万里脸色先是一沉,突然又缓和下来。

  平和的望着雷开天道:“老弟,老哥哥我平日待你如何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你想我会做那种事吗?”

  “水火神”雷开天笑道:“江老哥,说良心话,我直到现在还不怎么十分相信,不过……”

  江万里忙插嘴道:“老弟,只要你对老哥哥我有这份信心,老哥哥我就算是为老弟你送掉这条命,我也觉得心安理得,死而无怨。”

  “水火神”雷开天肃容道:“老哥哥,听了你这番话,做兄弟的我实在太感动了,也太觉得无地自容了。”

  江万里长叹一声道:“唉,老弟,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交人本来就是交心的呀!”

  “水火神”雷开天猛点着头,道:“对对对,老哥哥,您的话真是至理名言,不过,老哥哥,有些事情我还是不怎么敢完全肯定。”

  江万里脱口道:“什么事?”

  “水火神”雷开天道:“老哥哥,您为我死,真会觉得心安理得,死而无怨吗?”

  心头微微一动。

  江万里道:“老弟,你的意思是?”

  “水火神”雷开天道:“老哥哥,像您这么讲义气的人,说什么我也舍不得要您死,因此,我只想要您一条左臂,您肯给我吗?”

  精眸中冷电一闪,瞬即消失。

  长叹一声道:“老弟,你真的想要吗?”

  “水火神”雷开天凝重的道:“老哥哥,我怎么敢跟您开玩笑呢?”

  又长叹了一声。

  江万里缓缓闭上眼睛,道:“老弟,你自己来取吧?”

  “水火神”雷开天道:“老哥哥,您忍着点。”

  话声才落,一道红光突然射向江万里。

  双目暴睁,江万里闪电挥出右掌,一道罡风把红光反逼向童天罡这边。

  挺身上前接住红光。

  雷开天顺手把接住的红光投在地上,豁然是块红色石子。

  “江万里,这就是你交我交心的明证吧?”

  怒目盯着雷开天,江万里道:“雷开天,你没有亲自上来取老夫这条膀子,算你聪明。”

  “水火神”雷开天阴冷的道:“江万里,我希望你能把这些东西全都替我送回来。”

  话落从身边革囊中掏出一把“开天雷”数目有七八颗之多。

  江万里瘦脸一凛,立刻做出戒备之势,显然他很了解这些东西的威力。

  “老夫决不令你失望。”

  扭间望着“水火神”雷开天。

  童天罡道:“雷兄……”

  雷开天当然明白童天罡叫他的意思,淡然一笑。

  收起“开天雷”道:“令主,我只是吓吓他而已,您放心,我在还没有得到您的同意之前,不会擅自作主杀他的。”

  言辞之间,自然的流露出一股对童天罡的潜在的敬意。

  江万里冷言讽刺道:“雷开天,你活到这个年岁,才找到这么个年轻的主子,老夫真该向你道贺呀。”

  雷开天面无愧色的冷笑道:“江万里,我是找到了个年轻的主人,可是你呢?你能找到一个可以拿性命相托的主人吗?”

  主仆尊卑虽然不同,但要找个自己认为可以为其拚命,卖命的主人,也的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江万里想骂“无耻”这两个字。

  但他骂不出口,雷开天的坦荡使他自觉惭愧。

  因为,他虽然统领着川康地面,绕在他身边的人不下千百,他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人。

  童天罡望着发怔的江万里,冷声道:“江万里,是时候了吧?”

  江万里突然改变口气道:“童天罡,老夫今天不想跟你分高下,三天之内,老夫将通知你见面的地方。”

  童天罡一怔,脱口道:“江万里,你……”

  江万里坚决的道:“随你怎么想,老夫已经这么决定了,你不会打算强留老夫吧?”

  以江万里的武功,如果他真的不打算拚的话,没有人能留得住他,除非是联手包围。

  “水火神”雷开天冷笑一声道:“江万里,你不要过份托大,要强留你也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

  江万里道:“各位如果联手,应该可以留得住老夫。”

  童天罡思索片刻,沉声道:“三天之内?”

  江万里点头道:“三天之内。”

  童天罡点头道:“好,童某在嘉定等你的通知。”

  江万里沉声道:“好,老夫告辞了。”

  话落转向“虎钩神”应敬天道:“应老弟,咱们走!”

  话落拉着应敬天就往来路上来。

  应敬天脱口道:“老爷子,毛兄他……”

  “毛祖荣已经被峨嵋的和尚们送上西天去了。”

  说话的是缓步走过来的“神环飞虹”闻世雄。

  江万里与应敬天看到跟在闻世雄后面不远处的那一群和尚,心知毛祖荣是真完了,彼此互望一眼,黯然向来路上走去。

  “神环飞虹”闻世雄急步赶到童天罡面前道:“令主,放了江万里岂不等于是纵虎归山?”

  童天罡淡淡的道:“我要叫江万里亲眼看到他毕生经营的基业毁灭在他面前。”

  “神环飞虹”闻世雄道:“江万里阴狠毒辣,只怕他不会光明磊落的与令主您比斗。”

  “水火神”雷开天不耐烦的道:“闻老儿,你怕是不是?”

  “神环飞虹”闻世雄一怔道:“谁说的?”

  “水火神”雷开天道:“不怕你就别罗嗦了,行吗?”

  闻世雄一窒,自言自语的道:“不说就不说,我也是一番好意嘛。”

  圆净大师这时领着峨嵋近百弟子来到茶棚前,他笔直走到童天罡面前,合什恭敬的行礼道:“童小檀越,峨嵋数百年基业,全仗小檀越援手才得以保存,老衲身为峨嵋掌门僧,不敢在小檀越面前提‘报答’二字。

  老衲将把小檀越大名记于敝寺大事录上,使敝寺世世代代的弟子,永远感念檀越的大德。”

  童天罡淡然一笑道:“掌门人言重了,童某今夜所为,纯为解决自身恩怨,并非存心要援助贵寺,掌门人大可不必为此耿耿于怀。”

  圆净大师沉声的道:“小檀越莫非对以往敝寺对您的错待,仍旧不能释怀?”

  童天罡笑笑道:“掌门人太多心了。”

  原先缩成一团圆觉此时勉强挣扎着坐了起来,颤声叫道,“掌门人,童天罡不能释怀的是因为弟子与他之间的一笔旧账至今仍未结清。”

  众人的目光全都转移到这个新的焦点上。

  此刻的圆觉脸色柴黑,嘴唇发青,全身颤抖得非常厉害,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像圆觉本人了。

  自年轻时同门习艺,中间虽因圆觉的叛逆而令峨嵋众僧恨他入骨。

  但是,目睹此时圆觉的凄惨境况,众僧心中的恨意已因怜悯与同情而全消,同门手足之情随之油然而生。

  圆净大师急步奔到圆觉面前,双手按在他肩头上,脱口道:“师弟,你……”

  圆觉的痛苦的一笑道:“师兄,我是自作孽,死不足惜,在我临死之前,我希望我能化解本门与童天罡之间因我而起的恩怨。

  师兄,答应我,破例一次,把我交给童天罡处置。”

  圆净大师焦燥的道:“师弟,现在先不要谈这些……”

  圆觉咬牙忍住锥心的痛楚,急声道:“师兄,江万里的独门点穴手法无人能解,师兄,注意悟缘,他是江万里派在峨嵋卧底的人。”

  圆净大师一怔道:“谁?悟缘?”

  圆觉大师点点头,突然转向童天罡道:“童天罡,现……现在,你可以快……快意亲仇了。”

  童天罡冰冷的道:“佛驾希望童某此刻下手,对吗?”

  圆觉苦笑道:“你……你该不会因为可怜我而忘了亲仇吧?”

  只冷眼望着圆觉,童天罡没有开口。

  圆觉烦躁的大吼道:“童天罡……”

  童天罡右掌突然挥出,轰然一声,圆觉应声倒地,七孔流血而亡。

  峨嵋的僧侣全都闭上了眼睛。

  圆净大师深深的望了童天罡一眼。

  突然转身面向峨嵋僧侣,沉声道:“监寺何在?”

  五短身材,精明干练的监寺“圆悟大师”从众僧中走出来,他手中提着童天罡遣落在峨嵋大雄宝殿上的包袱。

  缓步走到童天罡面前,圆悟大师将包袱高举齐额,递到童天罡面前道:“小檀越,原物壁还。”

  童天罡伸手接过,没有开口。

  圆净大师沉声道:“回寺!”

  四个年轻和尚出来抬起圆觉的尸体,众僧缓慢的列队回峨嵋去了。

  “神环飞虹”闻世雄渐去渐远的僧队,迷惑的自语道:“连句场面话都没交待,这是那一门子规矩呢?”

  “水火神”雷开天凝重的道:“令主替峨嵋保全了数百年基业。

  但也同时僭越了峨嵋处置本门犯戒弟子的主权,圆净这么默默离开,也许是最好的善后方法。”

  “神环飞虹”闻世雄道:“但是衡量轻重,恩毕竟大于怨呀?”

  童天罡淡然一笑道:“我们又不寄望于峨嵋报答,又何必去理会什么恩恩怨怨的大小呢?”

  闻世雄笑道:“说的也是!”

  童天罡转向“火凤凰”道:“你的伤要不要紧?”

  “火凤凰”甜甜一笑道:“一点轻伤不碍事,到了嘉定之后,请鲁东岳配点伤药吃吃就没事了。”

  童天罡点点头道:“那咱们就先回嘉定去吧!”

  口口口口口口

  在药定的三天期限的头一天昏日落之后,江万里派人送来了会面地点。

  送通知的人不是从成都赶来的,而是江万里路经嘉定的时候就安排好了的。

  江万里叫他在头一天完毕之后才送到,目的无非是想叫童天罡觉得时间匆促。

  因为,他约定的地点是成都西北方的青城山东北方向的灰石绝岭。

  从嘉定赶到此地,常人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而江万时却要童天罡在第三天日出之前赶到,过时不候。

  就算童天罡从接到帖子就动身,也只有两夜一天的时间,时间的迫促可想而知。

  江万里是料定了童天罡一定会准时赶到,因为他急于报仇。

  童天罡到达的时间比江万里预料的时刻早了半夜。因为童天罡走的是山路而非官道。

  而且,也没有跟其他的人一起走。

  童天罡到达灰石绝岭的时间虽然比江万里约定的时间早了半夜,但却没有准时到岭上赴约。

  “川康皓月”江万里在日出之前准时到达灰石岭的右岭上。

  左岭与右岭是因为二岭中间的一道二十来丈长的连接石梁来划分的。

  面向右岭,石梁的左面下临数十丈深岷江,右边则是乱石绝谷,此处的地形,就如江万里心地一样的险恶

  江万里在左岭上直到到日近中天,仍未见童天罡人影。

  心中不免有些怀疑起来,正当他心中思索着去留的问题的时候,突然听到岭下传来打斗声。

  江万里在岭下伏着三个人,他们是应敬天、阴积德与“金面尊看”杜心宇。

  其中阴积德与杜心宇是在他独门点穴手法的控制下替他卖命,截击雷开天、闻世雄与“火凤凰”的。

  如今他们出动了,足证雷开天等人到了。

  但是,童天罡并不在他们之中。

  因为,他曾与吩咐过他们,如果童天罡在内,他们不要出面,等他按下童天罡之后,他们再现身对付其他的人。

  江万里虽然明知道童天罡不可能在岭下的打斗行列之中

  但他仍然身不由己的跃身左岭边缘向下探视了-遍。

  岭下的人确实是雷开天、“火凤凰”与闻世雄,童天罡果然不在他们之中。

  江万里相信童天罡不可能没来,如果童天罡来了,他在那里呢?

  他会不来找他吗?

  突然,江万里心头一动,脸上神色也跟着起了变化,急忙回身跃回岭中央,迅速的向四周打量着,显然,他认为童天罡就在附近。

  江万里寻找的重点放在向成都的方方位。

  因为,童天罡如果真在附近的话,他应该在来的方向才对。

  “江万里,你在找童某吗?”

  霍然转身。

  童天罡果然在他前面一丈开外,他身后七八尺处就是那道石梁。

  脸色一沉。

  江万里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条墨黑的长鞭,鞭的色泽与长度看起来与江起峰的完全一模一样。

  “童天罡,你失约迟到了。”

  童天罡冰冷的道:“童某到达时,尊驾也不过刚到而已。”

  江万里冷峻的道:“你为什么没出来?”

  童天罡以同样的语气道:“如果尊驾能说出来为什么要选这个约会地点的话,童某就会口诉你为什么当时没现身的原因。”

  江万里冷笑道:“童天罡,你知道‘客随主便’做何解释吗?”

  童天罡不答反问道:“尊驾知道‘死约会’做何解释吗?”

  江万里一怔,脱口吼道:“狡辩!”

  童天罡冷冷的道:“你阴险!”

  心头一震。

  江万里脱口道:“老夫什么事做得阴险了?”

  话出口之后,江万里又觉得有语病。

  童天罡双目冷电般的盯着江万里道:“尊驾自己心里不是很明白吗?”

  由童天罡的反问中,江万里断定他还不知道自己的阴谋安排。

  脸色-沉,移步走向童天罡,森冷的道:“童天罡,不管老夫心中是否明白,今天。你是死定了。”

  抽出“天地双令”。

  童天罡冷峻的道:“不管是谁,今天你我总得有一个留在此地。”话落也移步走向江万里。

  童天罡只挪动了两步,江万里的长鞭就挥动了。

  他鞭上的变化看起来比江起峰简单鞭势也比较柔软,但柔软中蕴藏的劲力却比江起峰大得多。

  童天罡曾与江起峰对过招。

  江万里的招式与他儿子是同一个数。

  以“天煞令”应敌,“地煞令”自保,童天罡正面迎着江万时的长鞭进攻。

  江万里的长鞭突破了“天煞令”的银网,但被“地煞令”截住了,等于是平分秋色。

  江万里并没有抽回攻出去的鞭,钢腕一旋,鞭招突变,抖起一圈圈罗纹,犹如巨蟒盘空般的压向童天罡。

  童天罡挥动双令,布起一团银芒罩住全身,涌向江万里。

  一连串的鞭剑碰击声中,童天罡突破了一圈圈鞭影滚向江万里。

  似乎惊讶于自己的大意,江万里轻“咦”一声,突然收鞭作势欲退。”

  这是个良机,在江万里攻势刚刚一转,童无罡剑势一变,“天地双令”一齐对准了江万里心窝。

  恰在此时。

  江万里肩头上的金丝猿,突然跃离肩头,化成一道金光,射向童天罡。

  由于金丝猿目光锐利,行动如风,童天罡的“天煞令”只斩断它一条左臂,“地煞令”才把它挥为两段。

  而“天地双令”的进击招式也完全被化解掉了。

  江万里回收的长鞭适时卷住童天罡的双腿,显然,这不是江万里大意轻敌,而是他有意的安排。

  长鞭刚缠住童天罡的双腿。

  江万里立即吐气开声,抖臂向怀内猛拉,以江万里的功力,猛力一拉,力道足够把童天罡双腿绞断。

  顺着江万里一拉之力。童天罡冲向江万里,同时,两道寒芒一上一下的挥洒出来。

  血光飞扬中,江万里向后倒射出五尺多远,一条左臂只剩下一块皮连着,手中长鞭已被童天罡的“地煞令”切断,只剩下三尺多长。

  童天罡双腿外侧,也被长鞭粗出两道深槽,鲜血立时染红了两条裤管。

  江万里躲过童天罡置命的一剑之后,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左臂,落地一停,纵身凌空扑向童天罡身后的石梁。

  几乎连想都没想,童天罡倏然转身,随后追赶过去。

  因为,童天罡直觉的认为,如果今天让江万里逃脱了,只怕今生今世再也无处能找他了。

  当童天罡赶到石梁左端的时候,江万里已经快要奔到别一端了,在童天罡踏上石梁的时候,江万里已经到了另一端的尽头了。

  江万里到了石梁尽头,突然停步转过身来,此时,童天罡正好凌空跃起,落向石梁中间。

  江万时突然残毒的狂笑起来,狂笑声中,霍然蹲下身去,从脚前的石梁下拉起一根牛筋绳索。

  一面得意的狠声道:“童天罡,你认命吧!”

  在江万里的狂笑声中童天罡提心吊阻的落足在石梁中间,足尖一点,重又凌空跃起,射向江万里。

  江万里预期的结果并没有发生。

  而他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这个预期的交果上,失望、惊讶之余,他脑海里一片空白,童在罡就在这个时候,飘落在江万里面前。

  一掌把江万里震出七八尺远,童天罡落在江万里原先停身的位置,他本来可以一剑杀了江万里的,但他没有这么做。

  在地上滚了两三个滚,江万里才吃力的爬了起来,他手中还抓住那截牛盘绳子,一张瘦脸已经没有一点血色,嘴角上鲜血不停的奔流着。

  目光呆滞的盯着童天罡。

  江万里愕然的道;“童天罡,死在此地的应该是你,不是我,商无华出卖了我。”

  从江万里身后六尺处的一块灰白色的大石后面,“巧手阎罗”商无华满脸病容的转了出来。

  阴毒的道:“江万里,你以为让我尝了近半个月的你那种独门的点穴手法之后,我一定不敢背叛你是吗?”

  霍地转向商无华。

  江万里抬起唯一的右臂,指着商无华道:“你……你真敢……”

  商无华阴冷的道:“江万里,牵动引信的牛筋是我切断的。

  江万里,我恨透了你,我一直梦想有一天我能亲眼看到目空天下的‘川康皓月’江万里,孤独、无助、挣扎于死亡边缘的那付尊容。

  现在,哈哈……我终于看到了。”

  “了”字拖着一道长长尾巴,落向岭下岷江中去了。

  站在岭边,江万里面向着童天罡,

  从岭左到岭右,在这短短不到四十丈距离的移动中,江万里已经变成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

  “童天罡,如果你一入川老夫就……唉,这也许是天数。”

  脸色冷如寒霜。

  童天罡冷酷的道:“江万里,你后悔?”

  江万里倔强的望着童天罡沉沉的道:“童天罡,老夫做事一向不后悔,今天,老夫虽然已无力与你一拚,但你也休想亲手杀了我。”

  童天罡冰冷的道:“江万里,你以为自己真的能死得那么洒脱吗?”

  江万里冷笑道:“你以为老夫应该有什么牵挂……”

  江万里的话只说了一半使无法说下去了。

  童天罡冷酷的道:“江万里,当你活着的时候,在你心目中或许只有一个儿子,可是,现在呢?”

  江万里全身开始颤抖,直到此刻才想到自己还没有要。

  “童天罡,一人做事一人当。”

  童天罡森冷的道:“江万里,你当年指挥手下四处追杀童某的时候,你这么想过吗?”

  江万里茫茫然的望了童天罡许久,然后洒脱的一笑道:“童天罡,你的说法很公平,你看着办吧?”

  江万里不愧是一代盖世枭雄,陷于这种完全无助的情况下,他仍然能坚守他不求人的原则。

  “童天罡,二十年后,老夫会再来找你结清今天这笔账。”

  话落竭尽全力向后一跃,身子如殒星般的直向岭下湍急的江面落下去。

  等童天罡缓步走到岭边向下望时,正好看到江万时落入水中,忽隐忽现的随波逐流而去。

  “川康皓月”终于坠落了,坠落于童天罡面前。

  太阳正挂中天,灰石岭仍如平昔一样寂静,唯一与往昔不同的是,半天之中。这里又添了五条孤魂。

  顶着当头烈日,“火凤凰”正惶急的向灰石岭上飞跃着,在她身后,雷开天与闻世雄也在全速向上赶,“神针”鲁东岳远远的落在最后面。

  因为,他才刚刚赶到岭下,要不是担心着童天罡的安危,他只怕早已经躺在岭下喘息了。

  童天罡把“天地双令”归入鞘中,转身走向石梁。

  另一边的左岭上。红影一闪,涌现了“火凤凰”。

  川康皓月已落,川康却将更加光明。

上一章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