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书版番外 秘密录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转眼间,俩人重归旧好已有大半年了,小日子过得非常甜蜜。

原炀脾气急躁、性格霸道,二十多年了,连他亲生父母都没掌握好的“原炀饲养秘诀”,居然就被顾青斐给掌握了,顾青斐驯服人的那套手腕,用在“驯夫”上依然行之有效,斜风细雨间就能把原炀火爆的脾气冲得烟消云散,因此,在原炀的人生中,只有两个人真正能跟他和谐相处,一个是彭放——不过主要是因为那小小子皮实、神经粗,还有一个就是顾青斐,总能用伶俐的口舌让他不自觉地检讨自己的错误。

最重要的是,顾青斐是原炀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唯一不敢惹的人。

俩人在一起后原炀的变化,也是有目共睹的,感受最深、受益最大的就是原炀的父母和他公司的员工。

原立江夫妻虽然表面上默许了俩人的关系,可心里的疙瘩却无法轻易抚平,白白养大的儿子跟男人在一起,哪家父母受得了?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原炀的变化让他们越来越感慨,不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而且孝顺了、懂事了,说话办事比以前成熟不少,也知道关心父母和弟妹了,越变越像他们理想中的长子。他们花了那么长时间都管不好的儿子,顾青斐几年时间就给调教得让人这么满意,除了俩人的关系让他们别扭外,顾青斐还真没辜负原立江一开始的“托付”。因此最近几次原炀带顾青斐回家,他们的态度也逐渐和缓。

至于原炀公司的员工,也是眼看着老板从狂躁症里痊愈了,以前如果不是待遇好,真没几个人受得了原炀的脾气,刚开公司那两年,底下人跟原炀说话都打哆嗦,自打原炀的“旧上司”顾总参股后,他们的老板脸上笑容多了,对人也和气不少,成天都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他们的日子也好过多了。

总之,俩人的结合,不只让他们幸福满溢,就连周围的人也跟着舒坦很多。

星期五的下午,原炀提前下班了,打算绕路去顾青斐的公司接人,路上就开始给顾青斐打电话。

电话一会儿就接通了,顾青斐情感地说:“原炀,怎么了?”

“忙什么呢?”

“看个材料。”顾青斐叹了口气,“写得什么玩意儿,跟你当初的水平差不多。”

原炀“啧”了一声,“又挤兑我,找抽呢吧。”

顾青斐笑了笑,“什么事儿啊?”

“我下班了,去接你。”

“不用,我过会儿也走了,你又不顺路。”

“不顺路能怎么样,我就想去接你,我已经在路上了。”

“行行行,你来吧。”

原炀对着电话“啵”了一口,“等我。”

路上有点塞车,原炀到了顾青斐那儿,天已经黑了,他推开了顾青斐办公室的门,顾青斐看了他一眼,“来了。我让你别来接,我要自己回去,现在咱们俩都到家了。”

原炀一屁股坐在他办公桌上,捏了捏他的下吧,“谁说我们要回家了。”

“不回家去哪儿?晚上有饭局吗?”

“没有,就咱们俩。”

顾青斐皱眉道:“那不回家干什么,我都饿了。”

原炀不满道:“就咱们俩就不能出去潇洒潇洒?”

顾青斐抱胸看着他,“你想怎么潇洒?我带原总去放松放松?”

原炀挥了挥拳头,笑骂道:“揍你啊。”

顾青斐哈哈笑道:“你这招两年前对我就不好使了,”他抓住原炀的胳膊,把人拉了过来,碰了碰嘴唇,“说吧,想去哪儿玩儿了?”

“你忘了今儿什么日子是不是?”

顾青斐眼珠子转了转,“不是你生日啊。”

原炀弹了下他的额头,“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顾青斐噗嗤笑了,“那天还值得纪念?你先是给我脸色看,然后企图弄一帮战友灌我酒给我下马威。”

“怎么说也是纪念日吧。”

“太牵强了吧。”.

原炀一瞪眼睛,“我他妈想跟你换个地方做爱,这个理由你喜欢吗。”

顾青斐笑道:“早说实话不就完了。”

原炀把他从椅子里拽了起来,“走……”

顾青斐犹豫地看着手里的材料,原炀把材料一扔,硬把他拉走了。

把人拽上车后,顾青斐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这么说,我们认识四年了?”

“是啊。”原炀笑看了他一眼,眼神深邃迷人,闪闪发亮。

顾青斐笑道:“你想说什么?”

“我说了你别记仇啊。”

“那得看你说什么。”

原炀嘴角轻扯,“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有三十二三了,现在你眼看都奔四了。”

顾青斐挑了挑眉,“是不是又想说我老?”

原炀挂职上空档,看着前面红灯正在倒数读秒,卡嚓解开安全带,倾向身过去按住了顾青斐的后脑勺,用力亲了下去。顾青斐给他吓了一跳,俩人停在停车线的第一排,眼前两米处就是熙熙攘攘过斑马线的人,他余光瞄到车外不少人匆匆经过时,对他们报以惊讶的目光。顾青斐脸皮虽然不薄,但也不想这么给人当猴儿看,可他推不开原炀,原炀固定着他的脑袋,用力亲吻着那柔软的唇,热乎乎的舌头钻进了口腔内,情色地舔弄着。顾青斐被他高壮的身体压在车门上,动弹不得,唇齿间尽是属于原炀的纯男性的味道,一个吻就让人想入非非。这个吻热烈绵长,直到后面车喇叭场声响起,原炀才放开他,催动油门开走了。

顾青斐喘了口气,“发什么神经呢你。”

原炀抓起他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我想跟你说的是,你眼看都是奔四的人了,怎么越来越损毁人了。”四年前他刚二十出头,觉得三十多岁的男人要归入叔伯一辈了,所以第一次见到顾青斐,他很意外,顾青斐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把公司各个年龄层的女同事都迷得晕头转向,最后自己也不栽了。四年过去了,顾青斐在他眼里是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猿意马,那种稳重、优雅、干练中又带着点骄傲的样子,让他总想把顾青斐扒光了,狠狠操到哭。

顾青斐得意地笑了笑,“你知道就好。”

原炀换了根手指咬了一口,“想把你关起来。”

顾青斐嗤笑道:“你怎么还这么幼稚。”

原炀把车开进了一家酒店,俩人被侍应生带到餐厅,坐在了预订好的桌前。这家西班牙餐厅装修得很有情调,热情洋溢又不失优雅,暧昧的光线把气氛烘托得刚刚好。顾青斐环顾四周,赞赏道:“挺会挑地方的吗?”

“这我一哥们儿开的。吃完饭去楼上的酒店,酒店是新装修的,今天咱们俩的套房,所有的东西都是全新的。”原炀朝他暧昧地一笑。”

顾青斐故意逗他,“可惜人是旧的,不知道有没有让原总失望。”

原炀支着下巴看着他,“我说顾总心胸也太狭窄了吧,这么记仇。”

顾青斐笑道:“原总失不失望我不知道,我是有点……”

顾青斐笑得灿烂,“新的酒店套房,我觉得我还缺个新的男朋友……”

原炀从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

“啧,我这新买的鞋。”顾青斐责怪地瞪了他一眼。

原炀忿忿道:“让你瞎说。”

“开个玩笑嘛,就你这样还敢说我心胸狭窄。”

原炀被他堵得说不出话来,他在嘴上占不了顾青斐便宜,看着顾青斐的坏笑,他狠狠地说:“一会儿床上见真功夫,我看你还想不想找新男朋友。”

顾青斐低笑不止。

美食很快就上来了。顾青斐着实饿了,俩人边吃边聊,气氛好得不得了。

就在这时,有人在背后叫了一声“顾总”。顾青斐回过头去,叫他的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人,身边跟着像是她丈夫的人,顾青斐愣了愣,反应过来,这是以前在原立江公司时的行政主管张霞。

“顾总,真的是您!”张霞高兴地走了过来。

顾青斐也站起身,客气地笑道:小张,好久不见了。”他虽然表面上坦然,心里却很是尴尬,自从他因照片的事离职后,跟那个公司的人都断了联系,也压根儿不想再有联系。

张霞笑道:“是啊,自从您……离职后,就再没见过了。”当她看到顾青斐背后的原炀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总……”

原炀脸色阴沉、心烦意乱,生怕顾青斐因为张霞的出现而想起往事。

顾青斐笑道:“今天真巧,你们没带孩子啊?’’

“孩子送他奶奶家了……”她说的时候,眼神依然在原炀身上飘忽,关于这俩人的流言蜚语,公司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有人觉得这是一桩美事,有人觉得这丟人至极,她虽然一直很敬重顾青斐,可还是免不了用世俗的目光看待他们。张霞的丈夫比张霞表现得还明显,他显然知道俩人的事儿,眼神都不太对劲,顾青斐感到很不舒服。

原炀不太客气地说:“张姐,你们吃完了吗?”

张霞听出了他的逐客令,忙尴尬地说:“吃完了,顾总,原总,我们先走了。”

顾青斐依然儒雅地笑着,“慢走,改天出来聚聚。”

张霞笑道:“好,一定。”说完拽着自己丈夫赶紧走了。

顾青斐坐回座位,表情有些僵硬,刚才和乐融融的气氛,顿时被冲得烟消云散。

原炀轻声道:“青斐,我让人把头盘撤了。”

顾青斐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吃不下了。”

“你才喝了一碗龙虾米汤,哪儿够啊。”

顾青斐用餐巾擦了擦嘴,轻叹一声,“原炀,我不想表现得太矫情,但这件事确实影响心情,你把房退了吧,我们改天再来好不好。”

原炀情绪论一下子低落下去,“好,我们回去吧。”

俩人沉默地离开了餐厅。路上,顾青斐一句话也没说,一直看着窗外,他知道张霞夫妇没有恶意,可他依然觉得堵得慌,他知道,是自己心里的障碍在作怪。

原炀心里比顾青斐还堵,他精心的浪漫周末,刚起了个头就被硬生生的打断了,那段视频是俩人心中永远的疙瘩,也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他只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顾青斐能慢慢放下。

回到家后,顾青斐洗了个澡,就继续看材料去了。临睡前,原炀走进书房,不安地看着顾青斐,“11点了,还不睡啊。”

顾青斐头也没抬,“我把材料看完,你先睡吧。”

原炀走过去把文件夹合上了,“工作的事去公司解决,家是休息的地方。”

顾青斐想去拿文件,原炀干脆把文件挪走了。顾青斐的手在半空中僵了两秒,突然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原炀心里一紧。

顾青斐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今天真浪费,我本来很开心的。”

“你要喜欢,我们随时可以去。”他顿了顿,低声道:“对不起。”

顾青斐抬头看着他,“我不想再听到你为那件事道歉了,我只想彻底忘掉,我一点都不希望以前的破事影响我们的生活,可是我他妈就是忘不掉。”

原炀低下头,唇线紧抿,心脏隐隐作痛。.

顾青斐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般说:“把那视频拿出来,我要看。”

原炀一惊,“青斐,你开玩笑吧。”

顾青斐眯着眼睛看着他,“我像开玩笑吗?我要看,我顾青斐不想一辈子像个娘们儿一样因为那段视频畏畏缩缩的。”

原炀支吾道:“已经……销毁了。”

“放屁,我还不了解你,你肯定留着呢,拿出来。”

原炀僵硬道:“我不能给你看。”

“为什么?”

“我……”原炀咬牙道:“我当时太不是东西了。”

顾青斐挑眉,“你也知道你那时候不是东西了?”

原炀点点头,“算我求你了,你饶了我吧。”

“你有这个觉悟就不错了,别废话了,拿出来,你不是东西的各个样子我都亲身体会了,还怕看吗?想要解決问题,我先要正视问题。”

原炀表情相当复杂。

顾青斐一瞪眼睛,“快呀。”

原炀叹了口气,走到装在墙上的保险柜前,用密码打开了柜子。

顾青斐皱眉道:“你就放在这里面?”那保险柜里放着俩人的重要财产,他平时很少打开,但里面有什么东西,他知道得清清楚楚。

原炀从保险柜里拿出个U盘。

顾青斐皱眉道:“你不是跟我说,这是你瑞士银行账户的密匙吗。”

原炀不太敢看他,“其实就是U盘,我特意找人弄成这样的。”

顾青斐嘲弄道:“你小子越来越聪明了啊。”

原炀抓住他的手,“你要先答应我,不管你怎么生气,你想做么都行,哪怕你想把那天晚上我对你做的事对我做一遍,我原炀吭一直声我就是孙子,但你不能离开我。”原炀眼圈有些发红,眸中闪动着强烈的不安。

顾青斐看着他的眼睛,浅笑道:“傻小子,我想看这个东西,就是希望我马把这段往事放下,跟你没有缔结地好好过。”

原炀搂住他的腰,重重吻了他一下,哑声道:“说话算话。”

俩人回到卧室,原炀把U盘插在地视上,用遥控器输入一串密码,一咬牙,按下了确认键。

50吋的超大液晶屏幕上,渐渐出现了画面。

原炀当初弄的那个微缩摄像头,是军方品质,体积小,但像素很高,加上当时酒店光线很好,所以画面很清晰。顾青斐看到了熟悉的酒店,以及画面中的自己和那个彭放雇来给他下套的MB。原炀坐在他旁边,心惊胆战。

顾青斐抢过原炀手里的遥控器,按下快进,视频快带往后跳跃起,很快,屋里就剩下他一人了,喝了下了药的酒的他,正难受地在床上翻滚,而原炀很快就出现在了画面里。顾青斐按下播放键,原炀背对着摄像头走向自己,蹲下身,嘴里吐出狂妄恶毒的嘲讽。

原炀如坐针毡,小声道:“青斐,咱们别看了吧。”

顾青斐轻声道;“闭嘴。”

视频里,原炀把他扔到了床上,充满羞辱味道地摸着他的屁股,说:“我没上过男的……是从这里进去吧。”

原炀伸手就想抢遥控器,顾青斐一把拍开他的手,厉声道:“给我老实坐着。”

电视里嚣张跋扈的原炀,电视外坐立难安的原炀,虽是同一个人,却已经千差万别。

顾青斐就那么看着原炀脱掉了衣服,露出精壮的身体和腿间的庞然大物,分开自己的大腿,把那一看就很吓人的玩意儿硬生生插进了自己体内,当视频里的自己发出痛苦的叫声时,他的心也在跟着剧烈颤抖。

原炀的动作粗暴野蛮,一看就是蓄意在整治他,嘴里说着羞辱他的下流话,用力侵犯着他的身体,当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时,他更深切地感到,那是一场多么粗野、激烈的性爱。视频里的两人,如发情的野兽般疯狂纠缠,好像没有一丝人类该有的羞耻心,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顾青斐看着视频里的那个自己,全身泛红,表情扭曲,不断发出浪荡的叫声,双腿紧紧缠着原炀的腰,搂着原炀的脖子,甚至扭动着腰渴望原炀插得更深、更狠。这是自己吗?

这会是他顾青斐?!

原炀看着那淫靡的画面,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他因为心虚,这段以前常喜欢拿来“温习”的视频,已经许久没有看过,可不管看多少次,顾青斐深陷情欲的模样,总是诱人到了极点,他看着看着,下面就硬得发痛。他看着顾青斐握紧了拳头,神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实在担心再看下去顾青斐会想杀了他,小声道:“青斐,关了吧。”

顾青斐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我当时真是这样的?”

原炀一阵头皮发麻,不知道怎么回答。

顾青斐突然扑上来,把他压倒在床上,低声道:“我当时,是那样的吗?”

原炀道:“是。”

顾青斐低下头,俩人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原炀心里相当没底,“我不知道确。

“我在想……视频里的我,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爽呢。”

原炀睁大了眼睛。

顾青斐轻扯嘴角,他在原炀耳边小声道:“干我吧,视频里的你什么时候结束,你才能结束。”

原炀愣了一秒后,猛地翻身将顾青斐压在身下,重重堵住了他的唇。顾青斐的手探进原炀的睡衣里,胡乱抚摸着那结实的胸肌,原炀肌肉的手感总是让人血脉愤张。原炀一边亲他,一边扯开他的浴袍,火热的吻从唇瓣移到下巴、再到喉结,最后,将顾青斐胸前褐色的小肉球含进了嘴里,轻轻舔弄啃咬着。顾青斐不自觉地挺起胸,每次原炀粗糙的舌苔划过乳首,他都能感到一阵战栗。原炀埋头舔了头天,把那敏感的小肉球舔得又硬又红,顾青斐难耐地扭动着身体,五指空梭在原炀的发间,不断用下腹磨蹭着原炀的性器,发出无声的邀请。

原炀把顾青斐的浴袍扔到了床上,自己也脱了个干净,当他们火热的胸膛贴到一起的时候,仿佛整个房间都被点燃了。身后那硕大的液晶屏幕上,赤裸的身体抵死缠绵,低哑的呻吟声和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比什么催情剂都要来得厉害。

原炀分开顾青斐的大腿,粗声道:“你别反悔,那天晚上我射了五次,我记得清清楚楚,你最后都被操晕过去了。”

顾青斐喘着气说:“谁怕谁啊,来。”

原炀挤了一堆润滑液在手上,尽数抹在了顾青斐的股缝间,修长的手指熟门熟路地钻进了那窄穴内。顾青斐条件反射地想并拢双腿,原炀用大腿顶着他,不让他合拢,反而将他的腿分得更开,手指在那火热的肉洞里肆意进出着。顾青斐抚弄着自己人硬挺的性器,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呻吟。那修长的手指在后穴中来回翻搅开拓着,湿润的润滑油液把顾青斐的穴口弄得一片湿糊,柔嫩的肠壁渐渐打开,媚红的小洞不自觉地收缩,紧紧吸着原炀的手指。

原炀拽了个枕头垫脚石在顾青斐腰下,将他的臀部托了起来,半跪下在床上,扶着自己的性器,挤进了那柔软紧窒的肉洞里。

顾青斐“嘶”了一声,“套子呢……”

原炀干脆地说:“不戴,我第一次就射在他的屁股里了,你记得吗?你屁股里塞得满满意的,都是我射出来的。”

“混蛋玩意儿……”

原炀把硬挺的阳物慢慢推进顾青斐湿乎乎的小穴里,每次看着自己的宝贝被顾青斐的小洞吃进去,他都有种无上的满足感,完全占用这个人,才让他觉得自己完整。

视频里,顾青斐深陷情欲,发出无法控制的浪叫声,顾青斐扭过头去,看到自己被原炀从背后进入,粗长的性器在他的后庭用力抽插着,肉体的撞击声钻进他耳朵里,让他又羞又臊,浑身发热。

原炀一个挺身,巨大的性器狠狠顶进了顾青斐肠壁深处,将那紧闭的肉穴彻底打开,顾青斐低叫一声,身体跟过电一般战栗起来。原炀哑声道:“那时候你总嫌我技术差,今天要是还输给四年前的自己,也太丢脸了,所以今晚……”他缓缓抽出自己的肉棒,再次用力贯入,一插到底,伴随着顾青斐失控的叫声,他低笑道:“所以今晚一定要把你操晕过去,让你这辈子都记着今天有多爽。”他固定住顾青斐的腰,开始由慢及快地抽插起来。

顾青斐抓着原炀的胳膊,大口喘着气,在最初的不适过后,那粗硬的性器的每一次抽动,都带给他浑身战栗的快感,他的目光无法从电视上移开,他看着视频里意乱情迷的自己,感受着原炀的肉棒在他体内翻搅、进出,时空交错,四年前的一切仿佛跟今天重叠了,猛烈的刺激袭来,他有种血液倒流的错觉。

原炀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那凶狠的冲撞顶得顾青斐的身体剧烈耸动着,他感觉自己好像坐在一匹奔腾地快马上,原炀的大力操干让他感觉自己快要被从马背上颠下来了,他不自觉地抓紧了床单,喉咙里发出颤抖的呻吟,“好快……啊啊……原炀……”

原炀就着这个面对面的体位插了几十下,就把顾青斐翻了过来,从背后顶入,将狰狞的阳物一插到底,顾青斐大叫一声,双腿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也不知道原炀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猛烈的抽插和顾青斐难耐的呻吟不知何时和视频里的画面重叠了,顾青斐扭过脸,仿佛在照镜子一般,看着画面中他们同样的体位,原炀同样粗暴的动作和他同样瘫软的身体、迷乱的表情,一切都重叠了,那一晚疯狂的快感和羞耻的记忆,全都涌上了心头,当初那让他难堪愤恨的记忆,此时回想起来,居然只有性欲的满足让他记忆犹新。男人真是好打发的动物,希望他以后的每一天,再想起这段视频,只能忆起原炀的胸膛有多热,性器有多大,动作有多快、多重、多持久,他有多迷恋原炀带给他的快感,那么他今天的目的就达到了。

原炀果然说到做到,干得顾青斐双腿发软,快感一波波地袭来,顾青斐终于控制不住,声音也带了哭腔,“行了,够了……原炀……我、我受不了……原炀……”

原炀用力撞击着寻湿软的肉洞,粗声道:“不够,还早着呢,我才射了两次。”

“原炀……唔嗯……啊啊一一”顾青斐叫得喉咙沙哑,眼角渗出了透明的泪珠,他已经被快感折磨得失去了理智,只能随着原炀的动作沉沉浮浮,他现在后悔说出刺激原炀的话了,视频里的他声音已然变了调,连哭带叫的,可原炀依然像头猛兽一般不知疲倦地侵犯着他的身体,视频外,原炀在贯彻自己说过的话,操弄得顾青斐几乎昏厥。

顾青斐也不知道在那磨人的快感中沉溺了多久,他到最后已经神志不清,身体只能任由原炀摆布,耳朵里听着自己沙哑的哭叫声,身体感受着原炀的力度,他就那么被干得彻底晕了过去。

第二天顾青斐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他睁开眼睛,前一夜的记忆涌了上来,他稍微动了动腿,就感觉下身跟被车碾过一样,酸痛不已,腰几乎无法动弹,后穴更是火辣辣地疼。

“醒了。”一只沉甸甸的胳膊压到了他腰上。

顾青斐扭过头去,看着阳光下原炀俊逸迷人的脸,眯起了眼睛。

原炀把他抱在怀里,一副稀罕得不行的表情,使劲蹭着他的脖子,“累不累?”顾青斐仿佛又看到了原炀身后摇晃的大尾巴。原炀见他没反应,摸了摸他额头,“没发烧啊。”

“王八蛋……”

原炀笑了出来,“是你说视频里不停,我也不能停的。”

“我说什么你都照办?我以前跟你说明天要上班少做一次你怎么不听呢?”顾青斐一激动,牵扯到了下身,疼得他直抽气。

原炀轻轻给他按摩着腰,“你的话得分中不中听,昨天的就特别严重中听。我看你这两天下不来床了,正好休息几天吧。”他用力亲了顾青斐一口,“我伺候你。”

顾青斐歪进他怀里,叹道:“年轻就是不一样,怪不得你嫌我老了。”

“我什么时候嫌你老了。”原炀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你在我眼里一直就这么招人,给我一万个年轻漂亮的男男女女,对我来说都比不上一个你。”

顾青斐扑哧一笑,“你小子,什么时候也会恭维人了。”

原炀笑道:“不是恭维,是实话。”

顾青斐闭上了眼睛,笑而不语。

原炀温柔亲吻他的额头,“我知道你昨天坚持要看视频的用意了,现在你心里舒服一点了吗?”

顾青斐轻声道:“反正以后再想起那视频,你昨晚对我做的事印象更深刻一些。”

原炀用力抱着他,“我希望你想起那段视频,永远想着我们在床上有多爽,忘了那些不愉快的。”

顾青斐笑道:“这就是我的目的。原炀,我说过,只要你不犯浑,我陪你走完这辈子,我是自控能力很强的人,我不会让过去破坏我们的生活。”

原炀沉默了一会儿,才哑声道:“谢谢你。”

顾青斐噗嗤笑了,“行了,这么客气肉麻一点儿都不像你。”

原炀用力亲了他好几口,“老子这辈子玩儿命对你好,报答顾总的不计前嫌。”

顾青斐哈哈笑了起来,心头一片暖意。原炀看着顾青斐,眼里的温柔和深情满得几乎溢出来。

俩人在这个星期六的早上,慵懒地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一分一秒的点滴时光,汇聚成令人惊喜的巨大幸福。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