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番外

时光倒回到桑无焉和苏念衾结婚以前。

这天,苏念衾从书房走出来,“无焉,我有一个长假,我们出去旅行。”

桑无焉吃惊:苏念衾也会想要出去度假,在他心中一直视外出为受罪。

“医生不是说我应该休息吗?公司的事有小璐在,她也说没有问题。”苏念衾神态自若地解释自己反常的行动。

“想去哪儿?”苏念衾问。

他好不容易养成了询问对方意见的习惯,但是桑无焉却让他的耐心几乎无法良好地持续下去。

她拿着地理杂志和旅游书到处翻,一会大叫:“念衾,我们去埃及。”

在苏念衾关小收音机音量还来不及表态时,便听见她说:“不行,那里的局势不好。”

苏念衾说:“无焉,你是不是套听听我的意见。”但是女人恍若未闻。

男人闭上嘴,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地继续将注意力放在他听的新闻上。

过了半个小时,桑无焉大嚷,“去香港好了。香港好,又可以购物。”她一个人自言自语,又摇头,“还是不行,人太多而且你很不喜欢逛街。”仍掉手中的书,又去翻另一本。

再过了半个小时,又听见她大叫,“我们去西藏。”

这回,苏念衾连头都懒得抬,将收音机换了一个频道。果然在他的预料之中,不出一分钟她又自我否定,“万一有高原反应可不好。”

于是,如此这般那般,苏念衾和整个地球一同都被桑无焉折腾了一翻

他竭力按耐住自己早就耗尽的耐心,一次又一次地对自己说:苏念衾,你要忍耐,不可以发火,不然苦果还是得你自己吃。

突然,桑无焉第N次抱着书兴奋地跑来,“念衾,我们去秦朝!”

这回,苏念衾决定让她没有回旋的余地,连忙果断地说:“好!”快刀斩乱麻,不使她再有折腾彼此的机会。

一秒钟后,男人回过神来,习惯性地半眯眼睛有点不可思议地问:“你刚才说我们要去哪儿?”这个女人明摆着在第N+1次地忽悠他。

桑无焉眼见苏念衾脸色不对,即将发飙,她急忙象只八爪鱼一样地缠过去。

“我这不是在和你商量嘛。”她有点虚心地撒娇。

“那‘我们’商量出什么结果来了?”他在那两个字上下了重音。但是只要她一开始死皮赖脸地撒娇,他的脸就怎么也垮不下来了。

“秦朝啊。我们可以去看秦陵地宫还有兵马俑。”

说到这里,苏念衾才总算明白她口中的秦朝指的是西安。

女人思维的跳跃性实在很强,苏念衾总结。

自从下了决心订了机票以后,桑无焉每天会接到至少十个以上来自余小璐的电话。

“爬山的时候,你要稍微走他前面一点,好让念衾感觉到你的反应。”

“让他把手机和零钱随身携带,以免你们走失。”

“光线强的时候,强迫他带太阳镜。”

“消毒喷雾和创可贴不要忘了,他容易跌跤,常常擦伤。”

“选择安静一点的酒店,还有床一定要舒适,他的背不太好。”

桑无焉把注意事项一一归类整理记录在记事本里,她这才知道和原来苏念衾身上的这么多事情是她时常忽视的。第39章

临行的头一天,余小璐再次来电话,“念衾,你确定不用通知那边的分公司,派车接送你们。”

“我确定!”苏念衾不太好脾气地回答。

不到十点,苏念衾便卧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了。他为了将公司的事情打点好转交给余小璐,忙活了好几天,几乎没睡。

桑无焉卷缩在他身,肩上是他搭过来的左手。

她忽然想起余微澜的叮嘱。她说:“念衾从没有这样单独和人出过远门,请你好好照顾他。

结果,和很多人的想象完全相反。

完全是苏念衾在照顾她。旅行包由苏念衾负责,零钱和手机是苏念衾反复强调要桑无焉随身携带的东西。

下了飞机,桑无焉拿着旅行指南,为的是先坐什么车子进城,然后要在哪一站下再乘哪一路公交才能到他们预定的酒店。琢磨了半天也没找到头绪。

“念衾,你去问问。”二人组的旅行团团长为副团长下达指示。

“不去。”他从不知道“询问”为何物。

“那怎么办?”团长没有办法。

“可以听我的吗?”副团长隐忍够了。

“怎么?”

“你招一个出租车,然后我们就可以走了。”苏念衾没好气地说。

“……你怎么这么聪明。”

出租车上,桑无焉看着计价表心疼地惊呼,“怎么跳的这么快,司机师傅你没作手脚吧?”

司机与苏念衾同时气结。

第二天,他们租车去了临潼,让酒店在旅行社请了一名随行的导游。这在预计之外,因为苏念衾不敢保证,桑无焉会不会把他一起给带丢。

在秦陵,听导游小雷介绍完地宫的情况。

“你说,我们要看到地宫还要一百年?”

“恩,因为现在的技术无法保证我们打开以后能完好地保存它。”小雷解释。

“那蒙毅呢?他不是发现了地宫,进去了以后还在里面飞呀飞的。”

“哪个蒙毅?”导游小雷不太明白。

“电影里面的秦……”她还没表达完,就被苏念衾捂住嘴,“呜……呜……”的叫。

“你有点历史常识好不好!”苏念衾顿觉得丢脸。

过了一会,桑无焉又抓紧机会说:“就是成龙演的那个将军啊。”

“……”导游小雷。

“…………”苏念衾。

难道她一时兴起要来这里就是为了那部电影,苏念衾想。

去兵马俑,小雷遇到一批熟人,桑无焉喜欢热闹就答应和他们一起坐大车,苏念衾也不好拂了她的兴致。

车上,苏念衾的残障和他的外表依然引的人频频侧目。

但是无论桑无焉嚷嚷什么,苏念衾一直闭目养神不说话。他实在为有这样一个老婆而感到惭愧。

“苏念衾,你再这样不理我,我可不高兴了。”

苏念衾闭目,沉默。

“咳,咳,”桑无焉清嗓子,“信不信,我当然给你唱一首。”她下绝招。

苏念衾开口,“要是再不安静点,你信不信我也当着他们的面堵住你的嘴。”

这一手对付桑无焉屡试不爽。

果然,桑无焉急忙遮住唇。

进了兵马俑巨大的展览厅,只听桑无焉“哇——”了一声。

“好伟大!”她的声音掩不住激动。

“这是我们中国人民智慧的伟大结晶。”小雷自豪地说。

“秦始皇的军队里怎么会全是这么英俊威武的小伙子。”桑无焉说出她感慨的原因。“真不可思议,大概有多少个?”

她一边问小雷,一边在心里做着帅哥大盘点。

小雷诧异,苏念衾早就习以为常。

小雷一面解说一面带领他们参观完几个展览坑和文物展览馆,出大门的时候,桑无焉拉着苏念衾说:“念衾,我还想回去看看。”

于是苏念衾又陪着她回去。

那个时候不是旅行季节,参观的外国人比中国人还多,加上已经下午,人烟更加稀少。桑无焉在一个僻静的地方,隔着栏杆面对着那些整齐排列的兵马俑突然就蹲下来,撑着下巴,“念衾,我不想走了。”

苏念衾也陪着她席地而坐。

桑无焉轻轻用用她做能说出的最详细的语言为他描述着兵马俑的每一个细节:盔甲,衣饰,发形,神采,五官……

苏念衾带着幸福的微笑听着。

“他们真的是两千年以前的人吗?”她问。

“又不是真实的人,只是做出来的俑。”

“我的意思是,他们当年是照着真实的人物做出来的。”

“也许吧……”苏念衾也不清楚。

“念衾,你若看的到他们的话,你也会被感动的。”

“从你的描述里,我已经看到了。”苏念衾微笑。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后,桑无焉发现了什么事情,带着苏念衾走到一处停下,迅速张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发现的时候,她才让苏念衾与她一同蹲下。

接着,引着苏念衾的手伸到栏杆里面。

手臂一点一点地伸过去,然后,突然,苏念衾的手指触摸到什么东西。

“念衾,你感觉到了吗?这是两千年前秦朝的泥土,它们是这个样子的。”

“谢谢你,无焉。”苏念衾嘴角上扬,泛起了微笑。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