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正邪对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丽嘉的美目在黑漆的梯阶闪著奇异的光芒。
    石阶下是另一条地道,尽处是一道大铁门,门旁亮著了两盏红灯,诡异难言。
    铁门上有个大铁锁,丽嘉伸手拉扯了几下,铁锁撞著铁门,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在地下通道鸣叫回响。
    丽嘉感到一阵软弱,无力跪坐地上,望著大铁门。
    里面会是甚么?她不知道,但却知道叫唤她的声音是来自门内。
    “噔噔噔!”
    大门锁摇晃起来。
    这奇异的怪事落在丽嘉的眼里,却一点也引不起她的惊奇,她像是知道这会发生,缓缓站了起来。
    “啪”!
    门锁断开掉下。
    大门像给一对无形的手推著,向内掩了进去。
    门内赫然是囚困魔刀的地殿,殿壁亮著了与殿门旁同款式的一排红灯,将地殿沐浴在令人恐怖的红光里。
    丽嘉将失去了魂魄的躯壳,茫然步入地殿,通过往坛城核心的走道,来至大日如来像下,眼光望向大日如来像手中托著的水晶罩子,和内里的魔刀。
    一看见魔刀,她的眼光再也移不开。
    魔刀颤动起来,发出一下接一下清响。
    丽嘉感到燥热在心中膨湃著,一股强烈的渴望涌流全身每一条神经。
    她要将魔刀拿在手中。
    龙飞沉吟片晌,道:“魔王的左手变成蚩尤时,拇指变成头颅,食指是右脚,中指是左脚,无名指是右手,尾指是左手,掌心变成蚩尤的身体。所以当五马分尸时,头、四肢和裂跌的身体残余共变成六个魔头,但无论怎样轮回,他们的身体都有一个胎印,就是左手相应的手指有一道绕指而过的红线……”
    龙飞脸色忽地刷白,他想到一个很可怖的可能性。
    众人愕然望向他。
    小活佛道:“甚么事?”
    丽嘉伸手拿著压在水晶罩上的羊皮血符,内心翻起滔天巨浪。
    魔刀在罩内动得更厉害了,鼓舞欢欣。
    一个庞大的声音在丽嘉的心灵内叫著:“揭开它!揭开它!”
    另一些影像在心中闪过,是兰修女和龙飞,他们都在恳求她不要这样做,这个世界需要的是爱,而不是仇恨。
    丽嘉尖叫一声,一把揭下了血符,小活佛拚却十世修行施下的血符。
    同一时间活佛惨叫一声,整个人抛跌向后,在空中已喷出了一口鲜血。
    众人骇然大震。
    龙飞扑上前去。
    小活佛脸如金纸,沙哑著声音叫道:“快!到地殿去,有人揭开了血符。”
    丽嘉不断将贴在罩上的历代符咒揭起撕下,魔刀动得更厉害了。
    “轰”!
    水晶单子爆成一天碎粉。
    魔刀发出万道红光,缓缓升起。
    丽嘉如被催眠,跪了下来,脱下左手尾指的戒指,露出血线胎印。
    她一对清澈的美目,如今却被血光代替。
    “蓬”!
    木盖子弹上半空,炸成碎粉。
    武则天升了起来,两眼变成血红,接著缓缓移向大日如来宫。
    在木箱旁武夫等四魔的眼睛也转成闪闪红芒,追著武则天而去。
    魔王的左手终于复合,没有人可以估测到会发生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众喇嘛一齐用力,要将殿门推开,但却似乎有股相反的力量,将门顶住。
    龙飞排开众人,来至门前。
    连上智等也加进推门的大队里。
    殿门一寸才地移开。
    “呼”!狂风卷进,将众喇嘛吹得衣衫腊腊,眼目难睁,烛火熄灭。
    风沙夹在狂风中打来,使人呼吸不畅。
    有人骇然叫道:“发生了甚么事?”
    殿门在千辛万苦下,露出了可容人过的空隙。
    龙飞一个闪身出去。
    “轰”!惊人的狂风将门再次合上。
    龙飞逆著卷人欲去、狂无定向的暴风,往中殿挤去。
    “砰”!
    一幅大横匾受不住风,掉了下来,在龙飞左侧炸成碎片。
    天上乌云密布。
    龙飞历尽艰辛,终于来至中殿。
    通往地殿的地道毫无保留地开著。
    龙飞扑进地道,抢入地殿,才进殿门,立时止住身形。
    眼前的情景令他的心直往下沉,他已再无选择,就像千万年前,龙神对著魔王时的别无选择。
    这是注定了的生死决斗。
    若他胜了,人类便可继续在这宇宙生存下去,反之就是灭绝的厄运。
    卓立殿心是六个人,武夫、金指三、黑煞、武则天、木深和他至爱的丽嘉。
    他们的眼是深不见底的血红,魔刀握在丽嘉的手里,十二道红光集中在他身上,那是无穷世也不能解的血仇。
    “轰”!
    魔刀爆起一朵血云,将六人笼罩在内,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血云旋动起来。
    先是丽嘉随著魔刀转动起来,跟著其他五魔也一齐转动起来,速度快至肉眼已看不到他们原来的身形,只像六股旋风在随著血云旋转。
    一股强大的压力迫向站在殿门的龙飞,令他口鼻难以呼吸。

    狂风卷舞狂飚。
    龙飞衣衫给压贴身体,随风向不同方向颤动。
    龙飞低吟一声,左右手拇指作半圆状,慢慢合起来。
    血云中的五股旋风逐渐融合,变成一整团大旋风,血云开始被吸进旋风里,魔王的左手开始结合和演化的过程。
    空气中充斥著尖啸,庞大的能量在交换流动激擦。
    龙飞的左右手间闪烁著刺目的激电,像一道道闪电在红光里别树一帜。
    “蓬隆”!“啪喇”!
    在殿心顶天立地的大日如来像,像体受不住惊人的压力,不断碎裂,一块块石碎掉到地上,发出混乱之极的声响。
    殿壁的表面碎粉般剥落,被狂风一卷,一时间尘土满天,旋风夹著碎块石粉,转舞狂飞。
    红云和六股旋风终于变成一股单独的红旋,在红旋中隐约可见一只黑色的大手,提著魔刀,张牙舞爪的若现若隐。
    龙飞左右手的两半终于合在一起。
    分裂了的龙神再次化而为一。
    四道火光分从大地的东南西北延伸往龙飞的脚下。
    光龙绕体而上。
    女娲应召而来,为人类的命运作最后一战。
    新的硬甲从衣服皮肤以惊人的速度茁长出来。
    另一面的红旋亦开始露出人的形态。
    硕大的头颅,浑身有若鳗鱼甲的身体,粗壮若大树的四肢,逐渐成形。
    每一下扩展和成形,都会发出轰雷的闷响,就像敲响著战鼓。
    龙飞长啸一声,转化为龙神的过程完毕,庞大的能量在体内激涌,不过他知道能量是有限的,他一定要在那到来之前毁掉眼前这魔王左手化成的异物。
    前生的回忆使他认得眼前异物,他们并非第一次交手,在数千年前他们已作了生死决战,那次他是胜利者,所以将魔王的回来推辞了数千年。
    那时龙飞是黄帝。
    魔手是蚩尤。
    “呵”!
    蚩尤仰天枭叫,手中魔刀在空中转了一圈,一股狂风刮起。
    “哗啦哗啦”!
    大日如来像的残体不堪摧残,整个掉了下来,当压往蚩尤时,蓦地爆成一夭碎粉,加入旋风的舞动,大殿里视野不清,睁目如盲。
    龙神长啸一声,箭矢般往蚩尤冲去。
    蚩尤小灯笼般大的一对巨目探射灯般射出两道红芒,照在龙神的脸上,手中魔刀一挥,扫向龙神的颈侧。
    这对生死大敌,终于对上了手。
    “劈啦”!能量在激溅著。
    龙神手掌撮合成刀,硬劈在魔刀锋上。
    “铿锵”!
    一下金属交撞的轰鸣,龙神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回到原先站立的地方,魔手化成的蚩尤向后跄踉退了几步,才站定身形。
    旋风倏地消去。
    满天木屑石尘缓缓降下,冰雪般飘往地上。
    地殿由至混乱嘈吵的场面,变为死般的寂静和没有动态。
    蚩尤眼中红光,与龙神眼中射出的青电,交锁在一道。
    龙神心中升起一股明悟,明白到他与魔王斗争的远因和根源。
    龙神是创生和创造的生物,而魔王却是破坏和毁灭的凶灵。
    打一开始他们便势难两立。
    高达十五尺的蚩尤左脚提高踏前。
    “轰”!
    整个地殿晃动了一下。
    “轰”!
    第二步。
    蚩尤口中发出嚎叫,手中魔刀一挥,一道电光越过地殿的虚空,劈往龙神。
    龙神双手一架,电光给挡在身外。
    “蓬”!
    爆炸起来。
    电光激射往殿壁,墙上的浮雕石像崩裂碎倒。
    “蓬”!
    第二道电光从魔刀击至。
    龙神再挡一下,身形跄踉后退。
    这复生的蚩尤,比之昔年威力强大了数倍。
    龙神知道再不能如此被动,一旋身,背后披风飘前,刚好挡著第三道击电。

    “蓬”!
    电光反射回去,正中蚩尤的胸前。
    蚩尤狂嘶一声,跄踉倒退,轰的一声,撞在殿壁,石粉激飞,整个地殿摇震欲堕。
    龙神一声尖啸,在气机牵引下,迅速移前,两手撮指成刀,一刺一劈,向蚩尤攻去。
    蚩尤狂吼一声,魔刀上下闪动,堪堪挡住龙神排山倒海的攻势,他的背脊和石壁磨擦,每一下都弄得砂石脱落,若非洞壁是厚重的花冈岩石,又受地底的泥土化去压力,早已整幅坍塌下来。
    每当手刀碰上魔刀,都会发出铿锵的金属撞击声,就像龙神的手已变成真正的锋刃。
    电花激芒在交击中激溅弹射,千百道电光镭射在地殿里织成绚丽无匹的图案。
    龙神每一手刀挥出,或刺或劈,或扫或挡,都生出一种惨厉之极的气魄,虽是两人交战,却若千军万马对仗沙场,使人血脉沸腾。
    这时龙神刚好将蚩尤的魔刀荡开,蚩尤胸前空门大开,龙神厉叱一声,右手闪电般刺去,眼看得手,忽地全身掠过一阵剧痛。
    这是能量用尽的先兆。
    女娲的力量虽大,但注进龙飞身体的能量却是有限,在这般毫无转圜的消耗下,他的力量接近油尽灯枯。
    龙神身形不由一滞,此消彼长,蚩尤的魔刀已回扫而至。
    龙神无奈下放弃主攻的优势,猛然抽身退后,回到早先殿门前的原处。
    蚩尤并不追赶,只是缓缓举起魔刀,两眼射出血殷红芒。
    龙神守心摄神,他知道蚩尤将施展全力的一击。
    蚩尤手中魔刀逐渐高起过脸,举往头顶。
    一股股气流在地殿虚广的空间里盘旋,龙神感到强大的气压,随著蚩尤这一刀四方八面向自己压来,连动也动不了,换言之,除了硬接蚩尤这一刀外,再无他法。
    蚩尤左手执刀,缓缓提升,彷佛那刀重逾万斤。
    气流更厚更急了,对龙神的压力不断增强。
    一声厉啸自蚩尤口中响起,眼中光芒一闪,魔刀似由九天之外疾劈而下,向龙神当头劈至,同时间蚩尤急步奔前,每一步也像轰雷般令地殿颤动。
    龙神双手架成十字,准备硬挡蚩尤这无坚不摧的一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龙神的脑际。
    他真的明白了。
    在人类出现前那超宇宙的大决战里,龙神并不是给魔王破开成两半,而是蓄意分裂。只有分裂时所释放的能量精华“五色石”,才能将魔王打回原先的宇宙去,同时封补了贯通宇宙和宇宙间的通道。亦只有分裂所释放的能量,才能抵挡魔王那必杀的一刀。
    龙神分裂后立即引起一连串连他自己也想不到的连锁反应,就像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而八卦化生出各种生命。
    可是现在他龙飞变成的龙神能量已有限,即管分裂开来也不可能有足够的能量去化解这一刀。
    这必杀的一刀,这在昔日也不能抵挡的一刀。
    若让这一刀劈中龙神,女娲和伏羲转生的龙飞将会灰飞烟灭,而他们元神毁去时释出的能量,加上魔刀的力量,将能破开时空,造成贯通宇宙的通道,让魔王回来。
    人类将陷进无可抗拒的厄运。
    这些念头闪电般掠过龙神心头,他已有了决定。
    蓦地里压力全消,气流被魔刀吸纳。
    魔刀浑体发出红光,照得地殿血红一片。
    当头劈下。
    龙神厉啸一声,做了个不啻自杀的动作,放下了高架的双手。
    四道雷火从龙飞脚下向外延伸开去,刹那间龙飞身上鳞甲空气般溶解。
    龙神变回龙飞,站在狰狞威猛,持刀下劈的蚩尤前。
    这一刀虽可干掉龙飞,却不能伤害女娲,亦不会释出足够的能量去破开宇宙间的通道。
    不过龙飞却是死定了。
    魔刀劈下。
    龙飞昂然就死,心中一片安详。
    魔刀劈至离他头上六尺。
    五尺。
    四尺。
    魔刀蓦地定止,就像电影里的凝镜。
    蚩尤两眼射出古怪的光芒,愕然望向左手的魔刀,两脚欲要冲前,左手硬是不动。
    这情景非常奇怪,蚩尤浑身上下都在暴跳如雷,剩是左手不听指挥。泪水从龙飞眼角泻下。
    他明白了。
    丽嘉变成了蚩尤的左手不想杀他。
    她对龙神恨之刺骨,但对龙飞却只有爱。
    这是破天荒的爱恨交集。
    蚩尤暴喝一声,没有持刀的右手一拳向龙飞照脸打来。
    龙飞暗叹一声,自知必死。
    刀光一闪。
    蚩尤惨叫一声,踉跄退后。
    原来左手的刀,竟硬生生将右手斩断下来。
    右手在地上滚动,仍向龙飞爬来,爬至两尺许处,蓦地化回人形,只见武则天一身鲜血,软躺身前。
    “吼”!
    蚩尤一口咬在自己持刀的左臂上,鲜血溅射。
    龙飞热血上涌,狂叫“丽嘉”,抢上前去。
    蚩尤左手掉转刀头,闪电般反刺入自己心窝里。
    “呀……”
    另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来自蚩尤口中。
    一团红光爆起,蚩尤积木般碎下,变成在地上滚动的武夫、木深、黑煞、金指三和丽嘉。
    在红光中魔刀冲天而起,“轰”!一声撞破殿顶,直飞而上,转眼不见。
    龙飞扑前,一把将丽嘉搂在怀里。
    丽嘉气若柔丝道:“看!天是多美丽。”
    龙飞顺著她眼光望向上,在魔刀破开的殿顶可见白云飘舞,适才的乌云狂风,已无影无踪。
    当他低头再看时,丽嘉已玉殒香消,一股悲愤狂涌上来。
    木深、武夫、黑煞、金指三和武则天躺在地上均已气绝,魔刀的能量,令他们元神俱灭。
    可是魔刀却逃遁了。
    地殿外人声传来,喇嘛蜂涌而入。
    龙飞将脸贴在丽嘉冰冷的脸上,知道她死亡在他心灵造成的伤痕,即使千百世后也不能缝补。
   
    --《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