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真心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熙憎恶自己。

你母亲和敬武少爷的死

并非天瑜少爷所为那一刻,熙本来以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希望,然而所有憎恨天瑜的理由统统消失了。熙开始蔑视自己了。

“啊……”

熙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下子倒在冰凉的地上,心脏在急速跳动,呼吸都堵住了嗓子眼,脑海中再也想不到其他,只是,只是——

天瑜不该杀啊。

只有这个事实,占据了她那快要裂开的大脑。

那么,为什么?

熙的内心深处渐渐生出疑问,反反复复的疑问。

天瑜为什么说谎?明明说爱我,为什么还让我憎恨他?

熙手中的信渐渐被她揉皱了。

为什么如此残忍,所有的憎恶和怨恨都像一场梦,我……

不知不觉间,书信掉在了地上,熙抬起双手捂住了眼睛,眼前变得一片漆黑。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同样充满了黑暗。

过去的两年里,我都做了什么啊?我咬紧牙关,苦苦坚持,难道就只是为了杀死天瑜吗?!

熙已经气喘吁吁了。

不,这事无论怎样都是好事,真的,无论怎样都是好事啊。

熙把手放在了怦怦跳动的胸口。

但是天瑜……呢?他会以什么样的心情来对我呢,他会以什么样的心情来要我啊。

突然之间,心里积聚至今的怨恨消失了,天瑜所给她的一切就像一个巨大的旋涡,似乎要把她吞噬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是第一次,熙有生以来第一次哭得如此之凶,甚至连信烋丢下她走的时候,她也没有这样哭过。

至少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样的感情,所以还没有体会到这种剜心的痛,还不知道这种无助的感觉。

“呜呜……”

现在我该怎么办?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让我命运多舛的人不是天瑜,我该怎么做?

熙强忍着内心的痛苦,转过身来,猛地睁开眼睛,向外叫道:

“阿春!阿春!”

“是!小姐!”

阿春在外面犹豫着是进来还是不进来,听见喊自己,急忙跑了过来。

“我有事要问你。”

“您说吧。”

阿春悲伤地看着泪花闪闪的熙,声音颤抖地说道。熙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呼吸和早已混乱的思想平静下来。

“还记得两年前……母亲和敬武走的时候吗?”

“怎么啦?”

阿春满脸的惊讶,瞪大了眼睛,因为她突然听见了过去两年间几乎成为禁忌的名字。熙握着拳头,继续说道:

“当时,放火的人……是谁?”

阿春不知道天瑜对熙说了假话,也不知道熙因此出逃,她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更不明白熙为什么刻意重提那些痛苦的往事。阿春看着熙,说道:

“听说这件事还没有公开,火灾过后,大人进行了彻底的调查,但是由于没有明显的线索,查出凶手也不容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那分明是谁计划好的阴谋。”

“……不像话……不……像……”

“小姐!”

熙的身体好像抽筋似的向前倒去,瘦小的拳头不停地颤抖,滴落在拳头上的泪水很快掉在了地上。

熙已记不起那天是如何躺到床上的了,只记得好像是阿春把无力喊叫的自己抱上了床。

“小姐,为什么要这样,一定要振作,好吗?”

阿春毫不犹豫地握住熙的手,熙感到无限的温暖。可是现在,熙所需要的不是“这样的”温暖。

她需要被人紧紧拥抱在怀里,需要无限宽阔而柔情的温暖。她想念天瑜的体温,想念到了浑身颤抖、声音哽咽的程度。

“她详细询问了两年前的事。”

“就这些吗?”

“是的。”

“你退下吧。”

天瑜怒视着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的阿春。阿春逃也似的走出了房间,默默地站在天瑜身旁的明开口说道:

“这件事总有一天要正式宣布。”

把小包交给熙之前,明已经看见了里面的内容。

天色晚了,天瑜还在自己的卧房——现在已经是熙和天瑜两个人的卧房——外面犹豫不决,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明立刻打开了手中的扇子。

“我也知道,我很清楚,无论什么时候,总有一天,我要让她知道,这事不能隐瞒到底。”

天瑜手捂额头,闭上了眼睛。天瑜心想,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就像正在眼前燃烧的蜡烛,忽明忽暗。

“你知道会这样,为什么还说那样的话?”

“我希望她对我做出反应,无论是什么。”

天瑜的表情与现在格格不入,脸上好像露出了微笑。

“你不知道啊,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漠视自己的存在,那心情会是什么样。”

“……”

“当时为了救熙,我需要坚强,需要绝对不能跌倒的毅力。无论她做什么,我都要救她,原因就是——”

天瑜站起身来,走到窗前。

“我相信自己决心爱她了。”

天瑜打开窗子,一阵清风带着春天的气息吹进了房间。

“我也曾数千遍数万遍地盘算着放弃这段感情,如果不能放弃,也要否定它。”

明轻轻拍着天瑜因痛苦而倾斜的肩膀。

天瑜倚着窗框坐下去,明亮的月光照着他那俊秀的脸庞,投向熙的处所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了,好像沉浸到遥远的回忆里。

“起先,她是个一无所有却鼻孔朝天、桀骜不驯的小女孩,就像现在这样,比较容易冲动,敢跟我这个谁也不能小看的人对视。”

天瑜用力抓住窗框。

“从开始我就想征服她,我想占有这个视我如虫豸的小姑娘。我不想赋予这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也找了很多不像话的借口。”

天瑜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述说自己的心里话,明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明对所有的事情都很理智,但在爱情面前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他很清楚天瑜心里的痛苦,但是他不理解天瑜为什么不能果断地放弃。

“看着也痛苦,不看又让人不能呼吸,无法治愈的心病,时间越久越严重,如果可能的话,真想把这颗累赘的心脏掏出来扔掉。”

天瑜的双眸猛地一颤。

“然而,现在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不知道如何对待日渐病态的熙。”

“将军……”

“不,实际上我知道,放弃她是我最应该做的,但是为什么,我就不能有那么点贪心……我的处境真可笑。”

这时,明看见天瑜头顶的夜空里,依稀有一颗星星在闪闪发亮。明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这样?”

“没什么。”

明为了不让自己内心的震撼表现出来,连忙举起扇子挡在嘴边。天瑜分明看出了明内心深处的波动,因为他的脸上早已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只是明还不能控制自己。

如果明没有看错,刚才在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星星分明就是天堂里的敬武,他正在向天瑜和熙走来。

熙知道真相已经有十四天了。

她已经彻底虚脱了,尽管有明的照顾,但是天瑜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上朝越来越频繁了。上朝回来之后,天瑜的脸色充满愤怒和疲惫,曾经为准备婚礼而喧闹一时的金府,现在却像热风吹过似的渐渐平静下来。天瑜一句话都不说,这期间也没来找熙,好像他们两人的婚礼本来就是空穴来风。就像交织在一起没有任何头绪的线团儿,天瑜和熙之间的因缘也越来越纷乱。

乍听上去呼吸均匀,熙给人的印象是她睡得非常安心,实际上熙却是神经紧绷,根本不能入眠。

现在怎么……

寂寞的黑暗里,熙千百次地自问那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如果不是天瑜,那到底是谁?谁敢在屈指可数的名门望族庆州金府放火?

很明显,那是早已计划好的阴谋。突然放火肯定需要周密的计划,如果不是熟悉金府的人,很难想象谁能做到这样的事。

天瑜知道犯人是谁?或者,是他手下放的火?不,失火的明明是我的处所,如果是天瑜手下放的火,肯定会在敬武的处所放了,但是失火的地方却是我的房间。

熙猛地睁开眼睛。

是啊,是我的处所?……

熙好像突然明白了,一下子坐了起来。

稍等,如果是那样,那是为了害我而设计的阴谋?

环环相扣的推断让熙感到脊背发凉,理性地想想,可疑的地方不止一两处。

有什么证据能让我相信天瑜的话?稍微换个思路,也能感到这不可能,还像个傻子似的……

熙感到浑身无力,她觉得自己很无知。就在熙伸出冰冷的胳膊去拉被子的时候,房间里突然照进一线光亮。

熙不看也知道,进来的那个男人正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进她尘封的内心,而且很快就占据了她的内心的天瑜。

熙已经很久没见天瑜了,连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都想不起来了。天瑜来了,身上冒着寒气。熙立刻就明白了,这十四天来她非常想念这脚步声。

嘎吱……

天瑜在熙头边停下了脚步,身上飘出一股浓烈的酒味,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贪心不行吗,我?……”

这话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更接近于肯定,天瑜自己回答。

“我应该拼搏。”

天瑜自言自语地说道。那声音太小了,如果不集中精力,让人很难听出是什么话。

但是熙听见了,她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了温暖地抚摩着她额头的手上。

“有人想暗害我,我要保护自己,所以我要变得冷静,不能再讲人情……”

天瑜把嘴唇压在熙的额头上。

“在你看来,这个叫金天瑜的男人是不是执著得可怕?我也觉得自己很讨厌。”

天瑜停顿片刻,继续用很低沉的声音,呻吟似的说道:

“如果不这样,你就会飞走……远远地,非常遥远,飞到我够不到的地方……”

讨厌,别说这样的话,不要总是让我心软!千万……不要让我不能拒绝你……

已经明白一切的熙,现在再也无法拒绝天瑜了。天瑜的每一句话都深入她的心里,融入她的血和肉。熙现在才依稀明白,天瑜为什么故意让她憎恨自己。

是啊,我已经不知不觉地被这个男人诱惑了,被这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决不放弃自己的男人俘虏了。又是逃走,又是监视,即使没有这许多的借口,如果我想离开,无论走多远都可以。现在我已经知道真相,之所以留在这里,原因就是……

冷冰冰的月光普照大地的夜里,熙不得不承认,现在她已经无处可逃……也逃不了,逃不出那个名叫金天瑜的男人的身边。

好像早已注定了,在天瑜自然张开的怀抱里,熙闭上了眼睛。

“起来,起来。”

“啊。”

一只手在用力摇晃熙,熙想躲开,但是那手的力量太大了,她根本躲不开。熙气得浑身发抖。

没过多久,光线照了进来,熙忽然发现头顶上有个黑影,还没等她惊叫出声,一双巨手就捂住了她的嘴。

“我们要去一个地方。”

睡梦中震响惊雷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熙被猛然惊醒了,眨着迷迷糊糊的双眼。

“快穿衣服起来。”

那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天瑜。也许是刚刚洗过澡的原因,几个时辰之前还是酒气熏天,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出来了。天瑜一把抱起了懵懂的熙,不知道有什么急事,天瑜直接扯掉了熙的睡衣,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熙洁白的肩膀露了出来。熙惊吓不已,连忙蜷缩起身体。

“已经看过了,干吗还这样害羞?”

天瑜嘴上这么说,可还是被熙的反应吓了一跳,仿佛努力假装的平静被看穿了。

“放心吧,我胳膊这样,想伸手都不能,我不看,快穿衣服。”

天瑜背对着熙坐下了。熙虽然对天瑜莫名其妙的行动很不理解,却还是决定不去想那些让人头痛的问题,因为他是天瑜。一旦下定决心,无论什么事都要做到底的天瑜,跟她说有事。

“走吧。”

熙刚穿好衣服,天瑜就抱住了她的腰。现在已经很自然的身体接触仍然让熙感到不知所措。熙想努力推开天瑜,可是天瑜的手反而慢慢地伸到了她的胸部。

“没看到我在忍着吗?别动,不要挑衅。”

天瑜不着边际的话让熙茫然地张开了嘴。熙微微张开的嘴唇是那么诱人,天瑜猛地把自己的嘴唇压了上去。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刹那间,天瑜已经把她扛到了肩上。

“很特别啊,怎么这么安静啊。”

如果是平时,熙肯定会激烈地反抗,现在却一声不吭地顺从着天瑜。熙的突然改变,让天瑜觉得这好像是给一个背黑锅的罪人的奖赏。但是,天瑜同时也担心熙会不会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走出处所,周围的一切都像静止了似的,异常安静。熙看见院子里有一匹健壮的白马。

天瑜小心翼翼地把熙抱上马。由于长裙的扯绊,熙突然失去了重心,正在此时,天瑜飞身跨上白马,骑在熙的身后,紧紧地抱住了熙的腰。

“驾!”

天瑜把自己的袄披到熙身上,然后拉起缰绳,白马大叫一声,驮着主人箭一般向前跑去。

“去哪儿呀?”

熙想默默地接受天瑜的行动,许久没有呼吸到的清新空气让熙心中的乌云渐渐消散了。天瑜也感到心胸激荡。

“去了就知道了。”

天瑜的话随风飘远,故意给熙留下了疑问。熙已经越来越熟悉天瑜的心跳了,缓缓地出了口气,听着那有节奏的声音,睡意尚未完全消散的熙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足足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一座深山。深深的山谷里竟然有一座大宅院,神奇地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间。这里好像经常有人进出,有一种暖融融的感觉。

“吁,吁。”

天瑜在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前把马停住,自己先下马,然后抱住还在眨眼睛的熙,小心地把她扶了下来。

“进去吧。”

熙误以为天瑜生气了,然而天瑜却露出少见的微笑,伸手拉住了不知所措的熙。手心里突然感觉到温暖,熙的身体好像被什么拉住了,不由自主地跟在天瑜身后向前走去。

推开久经风雨的大门走进庭院,让人应接不暇的景致呈现在熙的眼前。

朝阳在山顶冉冉升起,庭院里朦朦胧胧,到处都是盛开的鲜红花朵,在清新的山风中轻轻摇曳,就像一颗颗红色的星星,熠熠生辉,美不胜收。

“这里是历代金氏家族避身的地方,也是金氏家族极少数人知道的地方。”

看着震惊于眼前的自然美景无所适从的熙,天瑜温柔地笑了。原来那个对熙既残忍又冷漠的男人好像早就消失了。

“这里景色很美,即使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也会经常来。”

不知道不久之后我会不会搬到这里来。

天瑜好不容易忍住了,没把后边这句苦涩的话说出来。看着自从相遇以来第一次没有任何怀疑的熙,天瑜感到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那不是痛苦,更不是悲伤,而是作为一个男人让自己喜欢的女人露出笑容的成就感。

熙忘了天瑜还跟在身后,情不自禁地拉起裙子,围着庭院翩翩起舞。熙觉得自己所在的地方,与梦中那开满鲜花的草地非常相似,而海莲就在花丛里挥手。熙忽然想道,难道这是人生必去的地方,不论身份高低、出身贵贱?

“真好看。”

看着熙犹如绸缎般黑亮的头发,天瑜笑着说道。这一刻,两人之间所有的怨恨和悲伤似乎彻底消失了。

我想让你一直这样。

天瑜想给熙悲伤的心灵带来快乐,想让熙痛苦的表情变得幸福。两人之间曾经琢磨不透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也在此时此刻彻底解开了,再也找不到当初的不快。所以,寻找不到的就要果敢放弃,再去创造新的目标。熙不再去想自己有多么痛苦了,她真的很想这样。

“熙呀。”

天瑜轻声的呼唤,让与花海融为一体的熙停下了脚步。天瑜向熙张开双臂,熙看着天瑜,眼神中包含了隐约的伤感。

你的心里还有向我张开双臂的空间吗?

为了不看天瑜的眼睛,熙想把头转开,但是天瑜的话却让熙的思维停顿了。

天瑜的相貌鲜明如画,美丽的风景中,他慢慢地走向熙。红红的花瓣飘落在天瑜宽阔的后背。天瑜在距熙仅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样的动作让熙的心好痛。

天瑜好像也想挪步,只是动弹不得,他的心在呼喊,乘着风,乘着浓郁的花香,一颗真诚的心在跳动。

千万不要这样。你……你不正是这样的人吗?你不是冷漠而残忍的人吗?

过了很久,天瑜又挪动了一步。黑暗之中,熙的眼神充满了胆怯,天瑜的眼神充满了对熙的渴望,两颗心在碰撞,目光在交织。

这是无法拒绝的疼痛。这种痛不同于以往,让他们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天瑜张开了紧闭的嘴唇。

“熙呀……”

熙常常想,如果那一刻天瑜没有叫她,她和天瑜的命运就不会改变吗?如果不是天瑜的声音让她的心情变得平静,她还会承认自己的内心吗?真的会这样吗?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熙已经没有记忆了。重新抖擞精神,却发现自己正被天瑜拥抱在宽厚的怀里……这不可否定的感情让她泪流满面。

“熙呀。”

第一次,熙首先拥抱了天瑜。天瑜无比紧张,身体都僵硬了。

“你好坏,真的……”

可怜的人啊。

天瑜紧紧地抱住了话都说不完整的熙。熙的身体好像酥软了,不再拒绝天瑜的怀抱。

熙就像抚摩着刚刚出生的孩子,温柔而充满深情地抚摩着天瑜,让天瑜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这个男人,这个天崩地裂色不变的男人,这个流血流汗却不会流泪的宁远将军,金天瑜。天瑜就是宁远将军,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叫金天瑜,他渴望得到熙的爱。

两人都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感情,只是谁也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们不愿徒劳地回忆痛苦,即使说出来,也不会有所改变。

熙柔情似水却又掺杂着悲伤的爱抚,让天瑜差点儿流出了眼泪。

“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天瑜努力发挥着仅剩的自制力,将身体从熙的怀抱里抽出来,然后伸长手臂,指着盛开的鲜花。熙静静地摇了摇头。

“这种花高丽没有,即使在冰天雪地里也能盛开。”

天瑜把手伸向空中,一片片花瓣从他指间滑落。

“这棵树是先父从宋朝带回来的。”

天瑜挺拔的鼻梁和棱角分明的下巴,从侧面看显得更清晰了。

“父亲非常喜欢这种树,不,是更喜欢这些花。”

天瑜沉浸在回忆之中,眼神也变得模糊了。

“每当重阳节,鲜花盛开的时候,遇事沉着冷静的父亲每天都会花几个时辰来欣赏这些花,神色之间尽显温柔。”

你的面容也一样啊!熙差点儿就说出了这句话。天瑜身边摇曳的红色花朵让熙有种神秘的感觉。月光映照之下,红红的花朵和身陷其中的天瑜,还有那双挥撒着鲜红花瓣的大手,抱过她抚摩过她的就是那双手……

咕噜。

突然,熙有一种饥渴的感觉,因为这几乎令人窒息的美景。看着已经长成男子汉大丈夫的天瑜,熙突然想起了初次见面的时候,天瑜那稚气未脱、生龙活虎的样子。

“所以我问你这是什么花?”

熙使劲摇了摇头。

“父亲……只是称它为红花。红花,红花,可是这树却没有合适的名字……”

熙根本就不知道天瑜想说什么。抛开这些不管,熙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这不知名的花香陶醉了。

“这花像你。”

刷——天瑜把头转向熙的刹那,一片红花瓣落上了熙的额头。

“美丽却让人琢磨不透的你……太像了……”

说完,天瑜的视线渐渐离开了熙,熙额头上的花瓣也随风飘走了。

“不要害怕靠近我。无论如何,我们两个都是太复杂的人。”

天瑜的声音就像咒语,反复回响,经久不散。天瑜再次向熙伸出手来,当他的手碰到熙正在犹豫的手时,刹那间,天空中划过一颗茶红色的流星,仿佛在为他们祝福。

——未完待续——《TokyoLoveStory》作者酷贝儿长篇新作红花(1)【韩】酷贝儿薛舟徐丽红译

两个人,悲伤的爱情刺痛心灵!

《TokyoLoveStory》的作者崔友利

高丽时代荡气回肠的罗曼史

——红花——

粉丝俱乐部的五万会员哭哭又笑笑!

红花之香,经久不散!

惨遭家门驱逐,命途多舛的熙。

深深爱着熙的敬武。

时时刻刻违背熙的天瑜。

三个人的爱情在红花之下展开!

残忍的命运,爱情的叙事诗——《红花》!作家的话

呵。

深吸一口气。

哈。

再把气吐出来。

每当写作新的小说,

我都以唯我独有的方式

给我自己加油、打气!

尤其是在写作《红花》的时候,

我更是经常为自己呐喊助威。

我真心希望红花的芳香经久不散,

从您翻开本书的瞬间,

直到您合上最后一页的刹那。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