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61

"我让你更猛烈一点!再坚持一下就行了……没想到她不上当。"

"讨厌,我走了。"

河诗莹?郑星翰?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再坚持一下,就上当了?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们想干什么?郑星翰,原来郑星翰和河诗莹狼狈为奸。

"等一等!郑星翰!你等一会儿!"

郑星翰正往这边走过来,我应该赶紧回教室了,可是我的身体不听使唤。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所有的语言和行动原来都是假的吗?"你叫我的名字,我好开心","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你别对我说"朋友"两个字","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吗?

"哈哈哈!"

太可笑了,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傻傻地信以为真,以为他真的喜欢我……原来郑星翰一直在演戏……他和河诗莹设计好骗局,想戏弄我。我太傻了。

"郑星翰!你等我一会儿!"

"你要是再找我说这些事情,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舞蹈室的门开了,郑星翰离我大约有三步远,他转过头,对河诗莹说道。我一动也未动。

"是谁!"

"哈!"

"恩……恩雅?"

一看到我,郑星翰立刻面如死灰,他的表情好恶心。

"什么?池恩雅?郑星翰!你说什么……"

郑星翰赶紧关上了舞蹈室的门。我听不见河诗莹的声音了。

"恩雅呀,不是这样的……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

"……"

不像我想的那样?我想的是哪样?你为什么吓成这个样子?你为什么在我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我默默地盯着郑星翰,一句话也不说。郑星翰轻轻蹙起眉头,用力抓住了我的胳膊。

"他妈的,这里不行。"

"干什么!你放开我!"

"……"

"啊!疼死我了!我好疼啊,兔崽子!"

我终于掉下一滴眼泪……我绝对不是因为郑星翰而哭泣。我是因为胳膊疼才哭的,我不在乎,一点儿也不在乎。我知道郑星翰是在演戏,他在骗我,但是我没有必要为此哭泣。

"你放开我!"

郑星翰跑到楼顶,终于松开了我的胳膊。

"……"

"干什么?你想干什么?这也是……你勾引我的手段吗?"

"不是这样的,你冷静一下,听我解释。"

郑星翰盯着我,他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

"冷静?哈……冷静……郑星翰……要是换成你,你能冷静得了吗?要是你……可恶的……家伙。"

"不是这样的!绝对不像河诗莹说的那样!"

"你不用解释了。我不想知道你和河诗莹是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我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嗬嗬,可能是我的声音太大了。喊过之后,我自己都觉得喘不上气来。

"你觉得好玩儿吗?和河诗莹设计好骗局,让我上当,很好玩儿吗?"

郑星翰无言以对,只是怔怔地盯着我。

"可恶的家伙……神经病……疯子……从今以后,不许你再叫我的名字,也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我,不,你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哒!我的心里充满了对郑星翰的厌恶和憎恨,刚想转身离开。突然,我的身体倒在冰凉的地面。咣!

"你再……说一遍!"

郑星翰趴在我头上,望着我。他冰冷的眼神足以证明他也极度愤怒。你现在还有脸说这种话?你让我再说一遍?你以为我不敢说吗?

"你是人吗?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你的良心叫狗吃了吗?真是不可思议,躲开!"

"我不能躲开,你听我把话说完。"

太不可思议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听你说?你说什么?说你和河诗莹为我设计好的骗局?我不想听你解释,我也不相信你说的话。"

郑星翰更加用力地握住我的手腕。好疼啊……疼死我了!好疼啊!难道你最终……只能用这种手段对我吗?因为我是女人……没有力气……尽管极度愤怒,却也只能被男人欺负?我已经气得泪水满眶了。

"你真的太可恨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

"我为你担心,把你当做朋友,让你留在我的身边,我真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傻!"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了。

"你为什么担心我?为什么……希望把我当做朋友留在你身边?"

郑星翰突然提高了嗓门。他是贼喊捉贼……可是,在这种时候,我的嘴巴为什么要说谎呢?

"因为你是星元哥哥……的弟弟。你和星元哥哥……长得很像。"

不是的,其实我喜欢你叫我"恩雅"……的时候露出的微笑。喜欢你面带笑容的开朗和活泼。"你看看我",你总是微笑,却带着淡淡的忧伤,我真的好喜欢。因为我把你的微笑当做是你爱护我、喜欢我的证据。"星元大哥……我来保护恩雅……代替大哥",我喜欢听你这样说。你喜欢我,这事实也让我无比开心。尽管……我对你的感情和你对我的感情并不完全一样,但是你对我说,"这一切都无所谓,只要你别再提"朋友"这两个字"。我悲伤的时候,你陪伴在我身边;你温柔的声音和甜蜜的香气令我心动,这一切我都很喜欢。可是,这一切原来都是演戏。你和河诗莹一起编写了这么一部完美的剧本,我这个傻瓜陷入了你们的圈套。我的心为你动摇了。我以为郑星翰真的喜欢我,我真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

"是吗?这么说……我只不过是……郑星元的替代品罢了。"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郑星翰蓝色的眼睛剧烈地抖动。

"那么你以为我还能对你期待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你和星元哥哥长得一模一样……我早就把你一脚踢开了。"

"这么说,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下雨那天,你来到我身边,陪伴我,说我真傻,那也是对郑星元说的,不是对我?"

郑星翰对我大发雷霆,对我大声喊叫,用力抓住我的手腕,让我的血液都无法顺利流通,这都是第一次。

"不许你提到星元哥哥的名字,好肮脏。"

"他妈……的。"

"你说什么!"

郑星翰突然把头伸到我面前。他冰凉的嘴唇碰到了我的嘴唇,接着,他的舌头伸了进来……在我的嘴巴里四处游荡。这也是表演的要求吗?这也是你和河诗莹设计好了引诱我上当的话剧?别逗了,我再也不会被你们设计的肮脏陷阱所迷惑。我用尽力气,狠狠地咬了郑星翰的嘴唇。

"哦哦。"

我闻到了血腥的味道,但我还是没有停下来。

"嗒!嗒!"

终于,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于是用力摇晃着被郑星翰抓在手里的胳膊,可是我不可能抵抗他的力量。讨厌,讨厌!咣!我的手伸了出去,与此同时,郑星翰把脸扭向一旁。我看见了我给他贴的黄色创可贴。

"嗬……嗬……哈啊哈啊。"

脏死了,脏死了,好肮脏。

"疯子,你这样对我,也是你演戏的部分吧?肮脏的家伙。"

"我说过了,不是这样的。"

"我以后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我竟然把你当做星元哥哥的替代品,真是好笑。你和星元哥哥……根本就不一样。星元哥哥不会做这种恶劣的勾当。他不会骗人……更不会和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做这种把戏,绝对不会!!!"

我应该转身离开才对,如果继续和郑星翰呆下去,只会说出更多更难听的话。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一切都不可能改变。可是,我到底为什么而气愤呢?我是为郑星翰欺骗我而气愤,还是因为郑星翰不喜欢我而气愤呢?

"我不是郑星元。"

"那当然了,你不是星元哥哥。所以我现在也不需要星元哥哥的替代品了。以后请你不要再提到这个名字。"

"我为什么……要做那个家伙的替代品,我不可能成为像他那样心地善良的人,我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我就是这样的人。"

郑星翰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坐到旁边去了。可是,他的声音依然冷冰冰的。

"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可恶的家伙……可恶……的家伙。我站起来,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恐怕真的难以忍受了。

"不管你和河诗莹在一起做什么,我都不想知道,我没有兴趣……但是请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这么长时间,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因为郑星翰,我动不动就怀疑柳振赫,带给他多少痛苦……结果他只是想骗我,想玩弄我。原来是这样,我抓住门把手,想离开楼顶。突然,我听见郑星翰在后面说道。

"你给我站住!"

我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可是,他突然把我抓住了。

"啊!"

"你没听见我让你站住吗?"

"放开我!你放开我!"

楼顶的门又关上了,郑星翰把我推到墙角。他的眼睛失去焦点,变得迷离而又朦胧。

"你……真的,你真没良心。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要帮助河诗莹?"

"我和河诗莹,是表兄妹。"

"我不想知道这些……你说什么?"

"我根本不会在意河诗莹说过的话。只要能得到你,不管做什么,只要能让你喜欢我,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你……觉得你说的这些话,像话吗?"

表妹?哈……表兄妹?可是,这又怎么样?你以为一句"表兄妹"就可以把所有问题都掩盖起来吗?你想用这种话来欺骗我吗?啪!

"不许你碰我!"

郑星翰把我推到墙角,眼神空洞。他伸出手,抚摩着我的头发。我用力甩开了郑星翰的手。

"啊……放开我!"

郑星翰紧紧抓住我的手,他的手冷冰冰的。

"你干什么!我让你放开我!"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我的手放在你嘴里,讨厌……不要这样!郑星翰越是这样对我,河诗莹的那些话就越是在我脑海里闪现,我被一种难以忍受的感情所困扰,拼命推开了郑星翰。刚要下楼,身后又传来郑星翰低沉而粗重的声音。

"我们……就这么结束了吗?"

"……"

"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池恩雅,在你眼里,我就是郑星元的替代品吗?你竟然相信河诗莹的话,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在你心目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

"到底是怎么回事……事情怎么会弄到这个地步,我没有欺骗你。我只是想得到你。"

"……"

"刚才……我之所以推开你……也是因为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可是……你喜欢柳振赫,不过,你对我很好,而我最终也只能做你的朋友,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机会,所以我很气愤。"

"……"

"其实我希望你能抱抱我,希望能引起你对我的注意,希望你能关心我。我希望你不仅仅把我当成好朋友。"

"……"

他不再说话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却感觉郑星翰不像是在演戏。

"可是,你说你想和我做朋友,这些也是假的吧?因为我只是郑星元的替代品罢了。"

"……"

"那我就满足你的心愿,在你面前消失吧。"

"啊!"

郑星翰从我面前经过,下了楼。我的脚上没有力气了。我该怎么办呢?在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办呢?我应该……挽留你吗?我留住你以后……该对你说什么呢?

"呜呜。"

其实,我的内心深处一直都相信你。我相信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假的。你只是和河诗莹在一起而已,你对我说的话都不可能是假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过来呢?我知道你没有欺骗我。这时,一个人影从我面前掠过,一股陌生……却又温暖的香味扑面而来。

"不要哭了。"

62

"不要哭了。"

"宰……宰元呀。"

你就住在楼顶上了,就住在这里吧……

"你怎么了,你明明知道事实不是这样,为什么偏要说出那种话呢?"

"宰元呀,其实……其实……是这样的。"

"好吧……你先把鼻涕擦干净,再说话。"

"哦,哦……呜呜!呼呼,呼呼……哼!"

现在的问题是鼻涕吗?怎么办呢,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我总是这样,从来都不相信别人的话,动不动就怀疑。我哭了一会儿,哭累了,哭得喘不过气来了。

"你哭够了吗?"

"哦,哦。"

"……"

直到这时,我才冷静下来。往旁边一看,千宰元正面无表情地仰望天空。我真想知道……千宰元到学校来干什么?除了工地,就是楼顶,他到底有没有去过教室呢?

"你怎么了……像个傻子似的。"

"哦,哦?"

"你为什么像个傻子似的……说些言不由衷的话呢?"

"……"

原来千宰元都听到了,是啊,他当然能听到了。他就在楼顶……我们说话的声音那么大,他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其实……我也并不想说那些话的,可是一看到郑星翰,我就气得火冒三丈。"

我要是没听见河诗莹的话就好了,当时我真应该马上回教室。

"在我心底的某个角落,其实我一直都相信郑星翰对我的喜欢不是演戏,不是伪装,可是我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呢,宰元啊。"

"姐姐你刚才对星翰大哥说,他只是郑星元的替代品,这话不是真心话吗?"

"你认识星元哥哥吗?"

"啊……星翰大哥喝醉酒的时候,偶尔会提起郑星元的名字,后来我才知道郑星元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喝醉酒的时候,偶尔会提起星元哥哥的名字?其实……他心里很喜欢星元哥哥,可是他却不愿意承认自己和星元哥哥长得像。"你只是星元哥哥的替代品罢了",我真傻,为什么要说这种蠢话呢……真是可恶到了极点。

"河诗莹的确是星翰大哥的表妹,不过,她真的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垃圾……因为她,我也没少吃苦头。"

"?"

"是她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

千宰元,您老人家在说什么啊?河诗莹把你变成这个样子?河诗莹是你妈妈吗?这是什么意思?

"姐姐……你不要胡思乱想。的确是这个臭女人把我害得这么惨。她是世界上最肮脏、最丑恶的女人。"

"……"

是的,我也知道河诗莹是垃圾、败类,讨人嫌,可是你的眉头为什么皱得这么紧啊?

"疯丫头。"

我真搞不懂,千宰元到底在说什么。求求你把话说清楚些、完整些、明白些,好不好嘛?千宰元突然摆脱了满脸的冷漠,把头转向我这边。

"可是,姐姐你竟然相信河诗莹的话。星翰大哥一心只想你一个人,想了整整十年,可是你却无情地践踏他对你的真心。"

啊!"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必要听你说话……我也不会相信你,你躲开。"

"呃,我该怎么办呢,宰元呀?我怎么办才好呢,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我的身体剧烈颤抖,宰元看了看我。

"姐姐,你知道人最不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吗?那就是说谎。说谎,欺骗自己。"

"……"

"还有就是做错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不对,可是水已经泼出去,收不回来了。"

"……"

"不过,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水泼出去之后,泼水的人重新在空杯子里倒满水。"

千宰元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他的意思是让我主动去向郑星翰道歉,让我主动去找郑星翰。

"如果你不愿意把杯子重新盛满水,那么你可能失去很宝贵的东西。"

"这是你的经验之谈吗?"

千宰元的眼睛突然充满了悲伤,我也是情不自禁问出这句话来的。看来,我又一次无意中触到了别人的伤疤。

"经验之谈?不是……我从来不会说谎。喜欢,不喜欢,只有两个选择……"

"是……是吗?原来是这样。"

真是单纯的生物。

"我之所以对姐姐说这些……"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你马上去吧。"

"什么?"

他好像话里有话。千宰元的语气有些含糊,虽然只是瞬间,但是我看见他的目光骤然间变得冰冷,于是我往郑星翰离开的方向看了看。

"你快去看看星翰大哥吧,他说不定已经疯掉了。"

"什么?这是什么话?"

"……"

"我……我去看看!"

千宰元沉默片刻,不知道为什么,我从他的态度中感觉到了沉重,于是我也跟着他走了。我刚才没听清千宰元悄悄对我说的话。

"我之所以对姐姐说这些……是因为我不愿意看到自己在乎的人哭泣。而且,我不能拥抱你,我会因此而讨厌自己。"

我忙着忠实于自己的感情,努力真诚面对自己的感情,却没来得及去了解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的心情。珍惜我,爱护我的人其实就在我的身边,我太傻了,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弄清楚。哒哒哒!我从楼顶跑下来,两条腿又酸又痛,也许是因为在楼顶坐的时间太久,抽筋了。

"嗬……嗬。"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无法理解千宰元的话。怎么可能呢?就因为和我吵架,他就会疯掉……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吵?啪!啪啪!

"啊啊啊啊!"

怎么了……哎呀,发生什么事了?所有人都聚集在三楼的走廊里。我往教室那边转了个弯,整个三层走廊都挤满了人,不会吧?不会是郑星翰吧?

啪!啪!啪!

"等一等……让一让!"

我从同学们中间穿过去,继续往里走,钻进了声音最响亮的地方。千万不要是郑星翰。啪!啪啪!

"啊啊!"

同学们正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天啊!为什么只在这种时候,我的预感才出奇地准确呢?啪!啪啪!啪!啪!

"郑星翰!喂!你这个兔崽子!崔彬佑,李敏浩!你们也来拦他呀!"

"你们还不赶快住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啪啪!

"柳振赫!你也不要打了!喂!臭小子!"

"疯子……彻底疯了,喂!住手!"

"振赫呀,不要打了!郑星翰,你疯了吗?"

柳振赫和郑星翰虎视眈眈地瞪着对方,扭成一团。周围凌乱不堪。申友谦、李善宇阻挡着目光迷离的柳振赫,河俊圣和崔彬佑疯狂地抓住郑星翰的胳膊和肩膀。河诗莹在柳振赫旁边哭丧着脸。啪!啪!他们两个人的校服上都沾满了血迹。他们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架的?怎么打得这么凶啊!

"别打了!"

刹那间,我甚至不记得这声音是我自己发出来的。声音太大了,我不相信我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池恩雅。"

与此同时,柳振赫和郑星翰都望着我。还有……河诗莹。我从同学们中间穿了过去。同学们都在窃窃私语。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听说他们是因为池恩雅才打架的。"

"真是疯了……你看看柳振赫和郑星翰身上的血。"

"池恩雅也加入进去了,她不会也挨打吧?"

"这不是典型的三角恋吗?"

吵死了,吵死了,你们懂什么,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痛苦!我的身体拦在他们中间。柳振赫和郑星翰……他们两个人中间。柳振赫嘴角流着血,他抬头望着我。郑星翰把脸扭向旁边。

"池恩雅!你怎么才来?我以为你死了呢!你快把柳振赫带走吧!"——友谦

"你干什么去了,恩雅呀,赶快把这小子带走,彻底疯了。"——柔莉

"池恩雅,你快劝劝郑星翰这个兔崽子吧,拜托了。"——俊圣

"你这个兔崽子,你疯了吗?恩雅是柳振赫的女朋友!河俊圣,你脑子有问题吗?"——善宇

"你给我闭嘴!如果你不想让那张嘴巴变形的话,就赶快闭上!"——彬佑

"呃?你想较量较量吗?嘻嘻……喂!申友谦!我们好久没热身了吧?"——善宇

新一轮战争又开始了。柳振赫一直眨巴着眼睛看我,郑星翰仍然不敢正视我的眼睛。

河诗莹双眼含泪,恶狠狠地瞪着我。

"池恩雅!快过来!"——友谦

"池恩雅,拜托了!"——俊圣

吵死了,吵死了。宰元呀,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告诉我。我该何去何从?我该怎么做,才能把泼出去的水收回来?我该怎么做……才能不让别人因我而受伤,你告诉我啊,告诉我吧-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