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三个月后,在小腹微微隆起的林雨嫣和肖锦汉的盛大婚礼上,林雨嫣的一伙无良损友不知道被什么触发了灵感,想起了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结尾处的场景,提议到场嘉宾跟新郎肖锦汉和新娘林雨嫣,玩那个只要嘉宾能怎样亲吻新郎就可以怎样亲吻新娘的游戏。

在进行了几场波澜不惊的垫场游戏后,一向做事天马行空的胡林楠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中正式出场。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胡林楠并没有跟肖锦汉上演一场激情四射的热吻大戏,而是解开了肖锦汉衬衫上的袖扣,在其手臂上轻吻了一下。

就在所有到场嘉宾皆高呼没劲之时,作为新娘子的林雨嫣却因为胡林楠这一吻不但红了眼眶,继而转身跑了出去。

原来胡林楠亲吻肖锦汉手臂上的那块位置,竟是胡林楠当日跟林雨嫣在安曼法云一夜风流之时共同发掘出来的林雨嫣身体的敏感点。所谓敏感点,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每个人身上位置都不尽相同的快感开关。也正是因此,林雨嫣当然不敢让胡林楠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此处,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敏感点被刺激后而当众失态,所以只能暗骂一声“这男人太坏了”之后红着脸逃似的走掉了事。

就在包括肖锦汉在内的所有到场嘉宾皆为新娘林雨嫣带有强烈神秘意味的落荒而逃无比费解之时,胡林楠的手机开始不断地振动。

胡林楠发现打来电话的人是染香。

他走到一处少有人经过的僻静之处,接通了染香的电话。

“爷们儿,干吗呢?”

“嗨,肖锦汉跟林雨嫣办喜事,我过来跟着起起哄呗!”

“那就是说你现在没有什么正事儿呗?那爷们儿,咱俩聊会儿,我问你点儿事呗!”

“你问呗。”

“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我除了国际刑警这个身份外,还有其他身份的啊?”

“肯定是在桐庐酒店里你三更半夜跑我屋里那次啊!你表现得那么有风格,还能看不出你肯定是跟他们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勾结啊!”

“我呸,少在这跟老娘我放屁。说实话,你到底什么时候觉得我不对的?”

“当我从另一个女人身上闻到冷水香水味道的时候——”

“那个女人是林雨嫣对吗?我就知道你肯定跟她有一腿。”

“别逗了,如果我要算是跟她有一腿,那跟你算是有多少只腿啊?估计咱俩要是加一块儿有那么多条腿,那不就成人体蜈蚣了吗!”

“你怎么永远都是那么贫、那么讨厌啊!”

“讨厌从你这样的美女嘴里说出来,我觉得是打情骂俏的励志好词。”

“得得得,老娘我贫不过你,爷们儿,老实回答我,那会儿咱们都在超级大鳄鱼的肚子里时,你明明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可为什么还在关键时刻冒着生命危险,用郑成功的震慑海妖的宝剑拼死救了我?”

“想听假话,还是真话?”

“废话,假话我还用你说啊!”

“真话就是那时候你命悬一线,我根本都没有时间反应,等醒过味儿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手拿着郑成功的镇妖宝剑冲过去了。总而言之,就是我为你冲上去的时候其实也什么都没想,事后觉得咱俩立场差那么多,这事儿想了也只能闹心,所以我也就什么都没有再想。”

“爷们儿,你真可爱。对了,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姑娘,直到现在我不也没有问你的真实身份吗?”

“哎,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其实跟近藤弘毅真的不一样,他找宝藏是为了日本,而我找宝藏是为了自己。”

“我信。”

“爷们儿,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不是以敌人的身份。”

“姑娘,我希望哪怕我们下次见面时仍是敌人的身份,只求我们下次仍能再次相见。”

“爷们儿,你可真会聊天儿。”

染香挂断了电话。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