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最后一跃

上一章 章节列表

张顺民冲入办公楼,一眼就看到门口的警卫已经不见了踪影,大叫一声糟糕,破门而入,只见那警卫正被倒扣着绑在椅子上,手脚全部弯成一团,这种姿势,连动都不能动!张顺民大骂道:“好个张海峰,居然会绑缚地虎,小看你了!”

张顺民一把拉开警卫嘴中的布条,骂道:“人呢?”

那警卫惨兮兮地喊道:“把我打昏了,跑了!”

张顺民一巴掌抽过去,骂道:“废物!”也不给这警卫解开绳索,冲到楼门口的值班室,问道:“是不是有个犯人从这里出去?”

那警卫立即老老实实地说道:“一个多小时前,王大夫带着一个犯人,送这个犯人去里面了,是我护送的!”

张顺民骂道:“废物废物,笨蛋笨蛋!拉警报!拉警报!”说罢就冲到雨地中,边跑就边大喊着:“越狱了!越狱了!”

张顺民的怒吼冲破雨障,清晰地传到A的耳中,A这个时候正和其他犯人们将楼梯从下方拉出来,黑牙和龅牙张吓得都是一抖,险些让梯子倾倒下去。

A骂道:“不要着急!快!提起来!”

那梯子一提起,A便指挥着众人,将梯子慢慢放倒,向电网靠去。一组巡视警卫也大叫着,从发电机房前面跑过,竟没有注意到那高高竖起再放下的梯子。

梯子一接触到电网,上面的铁钉沾着雨水,噼噼啪啪电光直冒。

随即,白山馆各处的大灯全部打了开来,几乎把白山馆照得如同白昼。A见灯光亮起,从屋顶上探下头去,冲冯进军拼命挥手。冯进军一直看着,赶忙就把那闸刀放下,只听噼啪一声,闸刀处蹿出一丝电光,整个合上了。

白山馆亮起的大灯和探照灯,也顿时全部熄灭。

那电网上本来还刺激着梯子上的铁钉电光直冒,这下也平静了下来。

A对刘明义喊道:“你先走!跳下去以后,径直跑到溪边,不要停!”

其他人早就傻眼了,刘明义应了一声,从梯子上飞速爬过,这对刘明义来说,都是小儿科。刘明义爬至围墙边,向下看了一眼,下面是一个松软的土坡,只有两米多高。刘明义回头看了一眼A,A挥手让他快跳。刘明义也就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摔在土坡上,咕噜咕噜地往下滚去。

A继续拔拉着人,张庆也没犹豫,也熟练地爬了过去,一跃而下。

白山馆的警报声还是异常诡异地响了起来,震穿了重重雨幕。张顺民已经冲入第三层院子内,几乎撕心裂肺一般地怒吼着,抓住每一个身边的人:“搜查每一个角落!清点所有的犯人!”

噼噼啪啪,白山馆的大灯又开始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探照灯也再次慢慢恢复了亮度。

马三被警报声吓得从座位上跳起来,大叫着:“怎么了!怎么了!”已经有警卫跑得比张顺民还快,冲进一号楼大吼:“犯人越狱了!搜查每一个角落!清点所有犯人!”

马三吓得哇哇大叫,也不由自主地喊叫了起来,同时也向禁闭室冲了过去,使出吃奶的劲儿喊道:“冯长官!冯彪!”

冯彪也听到了警报声,他还在向牢门口移动着,他已经气得眼泪鼻涕横流了。

周八也从床上跳起来,拍了拍脑袋,猛然大喊一声:“糟了!”便拎着枪,直接往地下室冲去,刚跑到地下室就大吼道:“黑牙!龅牙张!”没有人回答他。

周八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径直冲到最尽头,果然一个人都没有了。周八看到墙边有一处地方,明显被人翻动过,过去几下拨开,就看到一个大洞呈现在墙上。周八大叫一声,吼道:“老子被骗了!”说着就往回冲去,大叫着:“犯人在院外!在院外!”

黑鱼也手忙脚乱地指挥着,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徐行良。

徐行良此时竟然挣脱了绳索,就要去阻止炸药的爆炸,可徐行良奋力踩了几脚,却眼看着前面的引线已经烧尽,顿时分出了十几根同时燃烧的引线出来。徐行良又冲到装满炸药的房间,看到插上引线的导管都深深插入炸药包中,连拔都拔不出来。

徐行良大骂一声:“张海峰,你真狠啊!”骂完却看了眼洞顶,洞顶呈现出奇怪的图案来,反而疯狂地大笑起来:“妈妈的,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知道!炸了吧,炸了吧!嘭!”

徐行良边狂笑着,边跑回通向二号楼的地道,不顾一切地向上爬去。

冯进军刚刚爬上发电机房的屋顶,却看到白山馆的灯又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眼看着就要从第三层院子中向这边漫延过来。冯进军还没来得及说话,A已经靠过来说道:“不要管我,让他们过去,找到刘明义!保护他!”冯进军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A已经纵身跳回了发电机房内。

黑牙和龅牙张也刚刚从围墙上跳了过去,豆老板正爬在中途,后面郑小眼忍不住,也跟着爬了上去,梯子顿时摇晃了起来。豆老板和郑小眼也都一跃而下,紧接着房宇也爬了上去。

A正在用力扳动着第一个闸刀,顺利放下,而第三个闸刀无论怎样也放不下去,似乎被卡住了。冯进军向下看去,见A还在扳动闸刀,大叫道:“来不及了,快走啊!”

A骂道:“你快走,别管我!快!”

冯进军咬了咬牙,只好也爬上了梯子,眼看就要爬到尽头,谁知梯子却从屋顶轰然滑落下去,冯进军抓住电网,翻身而过,看了看屋顶,心里暗念了一声保重,也跳了下去。

A终于将闸刀一脚踹了下去,这个时候,发电机房的铁门正在被人用力地撞击着,子弹也突突突突地打在门插销的地方。A飞快地爬上屋顶,屋顶已经没有人了,甚至连梯子也不见了。但灯光并没有熄灭,还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探照灯的光芒也旺盛了起来,竟也向屋顶扫来。开始有人大喊:“在屋顶!犯人在屋顶!”同时,也向A不断地射击。

孙德亮正打开办公楼的窗户,半个身子探出窗外,脸上也已经震惊到变形,大喊着:“犯人在屋顶!”手上也没有停着,不断地向A开着枪。

A四下扫视了一眼,什么想法都没有,猛然退后了两步,冲着围墙就跑了过去。

A蹬着围墙的边缘跳跃了起来,如同一道异常优美的弧线,在照射过来的探照灯光柱的映衬下,那细密的雨点从A的身上跳跃开,整个世界的时间都似乎慢了下来,子弹从A的身边划过,A的目光如此坚定,好像两颗明珠一般。

王玲雨蜷缩在床上,无声地哭泣着;孙德亮如同野兽一样狂喊着,脸上所有的肌肉都扭曲着;张顺民近乎疯狂一样,向A的方向举着枪奔跑过来;冯彪在禁闭室的门口,冲着马三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徐行良狂笑着从二号楼的地下室中跑出;黑鱼面无人色地呆站在二号楼的门口;周八端着枪正要爬上最靠近围墙外的岗楼。

这个画面就静止着,慢慢地前进着。直到整个白山馆的地下突然迸发出十万个惊雷一般的吼叫声,这画面才又运行了起来。

白山馆地下的炸药爆炸了。

A跳上了围墙,一个翻身便跳了下去。他在土坡上翻滚着,向下滚落而去。

周八举起了枪,瞄准镜中,A正翻身爬起。周八异常冷静地说道:“打你的头,打你的头!”那瞄准镜中,那十字的准星,也正跟随着A的头颅。

周八的扳机已经抠下去了一半,他正要笑起来,却感到脚下的地面翻滚起来,顿时将他从岗哨上甩将出去。周八身子一晃,还是牢牢地抓住了栏杆。

有火焰从地下喷了出来,十几丈高的火焰,掀得白山馆剧烈摇晃,正在塌陷着。

所有的灯光再次熄灭,警报声也戛然而止,但白山馆仍然被地下喷出的火焰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巨大且猛烈的爆炸声从地底下传来,轰隆隆隆隆隆,几乎像能把人都撕裂开一样。

A跑了几步,再也无法忍受大脑里剧烈的疼痛,跌倒在地。

但感觉到两只有力的胳膊将他拉了起来,冯进军和刘明义满脸是土,也满脸是血地架起了A。

A喊道:“快走吧!”

房宇、张庆、豆老板也绕了出来,他们都没有跑开,这些人互相鼓励着一前一后地向土坡下方不远处的溪水边奔了过去。

黑牙、龅牙张跑在最前面,郑小眼紧随其后,紧跟着的是张庆、豆老板、房宇,最后是冯进军、刘明义和A。

然而大家跑到溪边,却没有了前进的道路。要么蹚过这条水流湍急的小溪,要么就沿着小溪继续奔跑。

A定睛看了一看,他安排王老板让孙宏布置的船并没有在溪边藏匿着。

A笑了一下,说道:“各位弟兄,咱们各自分散吧。刘明义,冯进军,你们自己走吧,不要带着我。冯进军,无论如何,你要带刘明义找到组织!”

冯进军眼睛一红,骂道:“要死就一起死,要活就一起活!”

黑牙跺了跺脚,向龅牙张嚷道:“龅牙张,咱们的恩怨以后再说吧!后会有期!”说罢就向一侧的林中跑去,郑小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黑牙跑了去。

龅牙张错了错自己的龅牙,冲A竖了竖大拇指,嚷道:“日后能活着见到你,必和你一醉方休!”说完,也沿着溪边跑了开去。

张庆和豆老板互相看了一眼,张庆对A说道:“尽管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但谢谢你!我们就此分散吧!”说完抱了抱拳,两人也没入林中。

房宇回头说道:“让他们走吧,张海峰,你们跟我来!”便带着他们继续向前跑去。

白山馆内尽管仍然爆炸声不断,但孙德亮、张顺民已经跑出了白山馆,孙德亮恶吼着:“抓住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越来越多的警卫从白山馆路边的缓坡处滑下,向A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身后,是无数人追捕他们的喊叫声。

A、刘明义、冯进军、房宇四个人,正在极力地奔跑着。

他们的路,没有尽头,也不需要有尽头。

哪怕未来是死亡的命运,也没有意义,因为他们已经成功了!

他们终于逃出了白山馆,从这个号称没有人能跑出去的特别监狱。

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或绰号:张海峰(A),冯进军,刘明义,房宇,张庆,豆老板(老窦),郑小眼,黑牙,龅牙张。

(全书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